·慈善很受伤

   

  滢光棒

  这个夏天NBA的巨星们似乎吃定了中国,从科比到霍华德甚至二三流的兰德里们,纷纷把中国作为自己的休假目的地,粗粗算来,到中国淘金的NBA球员已经不下二十个。一路走来疯狂吸金多少有些令人眼红,但更令人不爽的是他们的慈善名头。

  上个周末兰德里来到了泉州的SOS儿童村,和孩子们亲密接触的同时,当然也不会忘了派发礼品,尽管孩子们可能大都不认识这个黑大个儿,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收获快乐。还有些球员去了汶川,去了希望小学,甚至去了老区,所到之处,媒体蜂拥而至。

  NBA球员们的中国之行确实也能给弱势群体一定的帮助,但这就算慈善吗?我们不妨算一笔简单的经济账,SOS儿童村的孩子们获得了小礼品,汶川的学生们拿到了新书包,贫困地区收获了希望小学,可为NBA球员们买单的是中国企业,不仅如此,NBA球员们的中国之行带走的红包大都在百万美元之上!这样的慈善活动,分明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如果球员们真想到中国做慈善,应该带钱来而不是带钱走;如果企业真想做慈善,给NBA球员的巨额报酬和公关、宣传费用可以帮助更多的孩子,可以建更多的希望小学。

  很显然,慈善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可是为什么偏偏要扯上慈善的旗号?答案很简单,打着慈善的旗号能够吸引更多的关注。这些所谓慈善活动赢家很多:NBA在中国得到了推广,赞助企业的品牌得到了提升,NBA球员们赚得盆满钵满,唯独慈善本身受到伤害,一个美好和温暖的词汇成了商业活动的道具。球员们的走秀对企业来说是一次成功的策划,对于慈善来说,却无疑是一次亵渎。

    这是一个商业的社会,空气中满是金钱的味道。在商言商,NBA的巨星们来中国参加商业活动,拿应得的报酬无可厚非,令人生厌的是那些所谓的企划专家,他们非要以慈善的名义进行品牌推广。娱乐界曾经有过各种各样关于慈善的丑闻,比如拍卖所谓明星的胸毛,体育界不能效仿,NBA的球员们更不能以慈善的名义堕落。汪滢
·中超版“官逼民反”

   

  “如果退役能够唤醒中国足球的话,我愿意选择退役。”这是年逾而立的孙继海接到足协的处罚决定之后的心声。这个处罚并不重,停赛三场,罚款15000元,但孙继海的反应却似乎有些过激。

  孙继海在英国踢了好几年,没有听说他与裁判交过手,坏孩子李玮峰在韩国的K联赛成为不折不扣的劳模,难道真的有所谓橘生淮南的问题?如果是那样,我们就应该对球员和俱乐部的生态环境、特别是裁判争议的处理机制进行反思。中国足协的裁判争议处理机制有没有问题,我不敢妄下断言,但自家人断自家案,胳膊肘总是不会往外拐的,医患纠纷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以往医患之间发生是否构成医疗事故的纠纷,鉴定的人员几乎全部是同样来自医疗机构的医生,这样的鉴定结果不言自明——不构成医疗事故。可是当鉴定小组的成员换成了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和媒体从业人员时,结论立刻会大变样。球员、俱乐部与裁判之间的矛盾同样如此,如果换成了足协之外的人来评判,受处罚的会不会还只是球员和俱乐部?

  布拉特站出来向墨西哥队道歉,说明他已经意识到了误判对球队的伤害。中国足协一张接一张地向俱乐部和球员开着罚单,说明完成了打黑的中国足协依然在全力维护着裁判的权威,中国的联赛赛场上难道真的就没有误判吗?让那些遭受了误判伤害的球队再接受足协的罚单,无疑有伤口上撒盐的味道,韦迪至今有没有一次因为裁判误判向俱乐部道歉?无能为力的小民面对横加的压迫,除了“以头抢地”,大概就只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了,这就是所谓的官逼民反,也是中国足球场上针对裁判的暴力越来越多的原因。

    孙继海要退役,说明他寒心了。无独有偶,前两天,有一家俱乐部也曾因为裁判问题公开宣布考虑退出。无论是官逼民反还是官逼民退,最终受伤害的都是中国足球,难道我们就不能革新我们的裁判争议体制,让俱乐部、球员也有个说理的地儿吗?

      汪滢

   1999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同年于新华日报就职。在科教部、综合新闻部、文体部、记者通联部辗转至今。热爱一切与人文沾边的东西,喜欢用文字讲故事。同时热爱体育,偶尔愿意把体育和人文一起拉扯拉扯。

寄语:用轻松的形式表达真诚的态度
  体育归根结底是让人放松的,成败得失转眼烟云,喜怒哀乐挥洒一生。“滢光棒”,用轻松的形式表达真诚的态度,在严肃的语境里中找一方自由快乐的青草地。
 电子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