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女主角嗓子无法发声,放录音合适吗?中国音乐剧才立“风口”又遇“浪尖”

来源: 新华报业网   作者:陈洁  2019-04-24 16:05:46

  女主角在嗓子无法发声时,所有的唱段放录音合适吗?4月,一场“假唱事件”登上新浪热搜,让刚刚迎来发展“风口”的中国音乐剧行业又遇“浪尖”。守住行业“底线”,中国的音乐剧市场才真正有希望。

  “假唱事件”触及底线

  4月20日,音乐剧《白夜行》宁波站。女主角患上急性声带炎导致无法现场演唱,所有她的唱段全部使用录音。虽然事发突然,主办方和演员也都在尽力挽救无果后表达了歉意,但临开场才通知观众可以退票、没有可以出演的替补等,都暴露出目前国内音乐剧行业的不规范、不专业,尤其是最终选择了以“假唱”形式呈现舞台,更被指突破了音乐剧的底线。

  “明明有很多种处理方式,主办方却选了最烂的一种。”网友们列举了过往演出中的种种突发事件,来解释什么是舞台上的专业素养。从高烧不退的陈道明到突然失声的余少群,从重感冒的张学友到喉咙发炎的刘德华,都选择了先取消再补演的方式来解决。

  “无论怎么样放录音都是下下策!”80后南京设计师萧怡是音乐剧粉丝,同一部《白夜行》,她买了三次票,先是在江苏大剧院看了第一遍,五天后又追到宁波看了第二遍,马上还要赶去上海继续看第三遍。在她看来,音乐剧的“硬核”魅力正体现在这种珍贵的不可复制的现场感。虽然情节、唱段、台词、走位都一样,但是每一次演员的演出状态、感受和面对突发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因此在过去的音乐剧演出中,嗓子出状况的演员,轻者继续带病演出,严重的换角或者停演,日本还出现过编剧兼导演临时上台代演的情形。

  “两个为中国音乐剧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爷们儿,一个做剧砸上全部身家差点跳楼都没哭,一个写剧写进重症监护室好悬把命搭上也没哭,却在这个深夜抱头痛哭……”事件发生后,音乐剧的另一家出品公司盛世缤纷在其官微晒出了被称为中国音乐剧第一人的制作人李盾和著名音乐人三宝的微信对话截屏。十三年前,李盾、三宝曾联手创作了一部史诗级的原创音乐剧《蝶》惊艳世界。粉丝纷纷留言:别哭,音乐剧的路还长着呢,大家一起加油!

  22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在其公众号上刊文指出,不能假唱,是《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里的明确要求。演出巡演场次多、压力大,演员身体临时出现状况在所难免,但如何妥善解决不仅考验着演出团队的业务能力,也体现着相关从业人员的职业操守。守住行业“底线”,中国的音乐剧市场才真正有希望。

  阿云嘎和郑云龙(右)

  “风口”一等就是十年

  看上去专业性极强的音乐剧,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不专业的操作?事实上,一档综艺节目,加快了中国音乐剧市场的发展速度,但却没法一下子解决所有经年积累的问题。

  “这几天每天谢幕,当场灯亮起的那一刻,座无虚席。感谢你们,这是我最珍惜的时刻。……一切都在心里,你们愿意走进剧场,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4月中旬,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在演完《信》后发布的这条微博,转发量1.9万,阅读量2.5万,点赞7.5万。谁也想不到,这位几个月前微博粉丝数不过2000人的小众演员,因为一档名为《声入人心》的综艺节目爆红,如今的微博粉丝数已高达83万。

  《声入人心》是湖南卫视的一档全新唱歌类节目,阿云噶、郑云龙等音乐剧专业演员抱着推广音乐剧的初心来到这个舞台时,没想到产生的涟漪会如此之大。从找不到观众到音乐剧门票一分钟售罄,苦苦坚守在这个行业的郑云龙在走红后感叹:“这一分钟,我等了十年”。

  此前,常规音乐剧演员一场演出的酬劳仅有七八百块。在《摇滚学校》演出制作人赵晨琳看来,这种“低性价比”是中国音乐剧产业链上所有从业者的生存现状。据统计,2017年中国音乐剧市场的总票房收入2.17亿元,只有电影市场的300分之一。坚持下来的都是真爱,但创作人才欠缺、好作品的难产以及从业人员的艰苦,形成了一个“闭环”,让中国音乐剧市场发展缓慢,规范性不足。

  “饭圈”文化带来的“青春痘”

  走上发展轨道的中国音乐剧行业,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或许比“假唱事件”更为复杂。

  《声入人心》无疑起到了导流作用,但突然涌入的大流量,却也让还在“发育期”的中国音乐剧市场,爆出了一颗颗恼人的“青春痘”。

  首当其冲的是票价。作为流量的变现,大批粉丝涌入音乐剧场,让遇冷多年的原创音乐剧破天荒地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火爆。在300元的票黄牛能炒到3000元的情况下,主办方竟也跟着坐地起价,以郑云龙主演的小成本音乐剧《谋杀歌谣》为例,该剧在上海演出时,票价分别是100元、180元和260元,到了北京站立刻变成380、480、680、880元。如此“割韭菜”的做法,不仅引发了粉丝的不满,也让郑云龙本人在微博出离愤怒。

  新涌入的“饭圈文化”(粉丝圈文化),也在改变音乐剧的生态环境和生存法则。一方面,“爱豆”(偶像)怎样都是好,容不得半点讨论。另一个方面,有些短视的制作人,不再通过面试严格挑选音乐剧主演,而是想法设法找有流量的选手刺激票房,让音乐剧舞台多年来形成的凭业务能力说话的规则发生了改变。

  “中国音乐剧市场有了不一样的趋势是好事,但是不能盲目追星。”江苏京剧院青年演员高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提醒。2013年跨界出演中文版《妈妈咪呀》的Donna一角之后,高飞曾专门到韩国接受了近两个月的系统培训,并在当地边看音乐剧边学习。她发现,光首尔一个城市,每天至少有20部音乐剧同时上演,有的戏甚至一演就是10年以上,而能成为集唱、演、跳于一体的音乐剧演员,也是韩国检验艺人水平的一个标准,不少当红明星更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来到音乐剧舞台。她建议,新入“坑”的观众,可以从《猫》、《妈妈咪呀》、《歌剧魅影》、《悲惨世界》等音乐剧入手,不断提高鉴赏水平,从而获得更丰富的艺术体验。

  “梅派青衣”高飞跨界音乐剧《妈妈咪呀!》

  跟着音乐剧一起摇滚

  “不管怎样,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打开音乐剧的大门。”在赵晨琳看来,虽然眼下的中国音乐剧还没能到“破圈”的程度,但起码它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知。在被误读为“高雅”的歌剧很多年后,不少人终于恍然大悟:原来,音乐剧是“流行”的艺术!

  口碑爆棚的《摇滚学校》5月将在江苏大剧院上演

  近年来,国内音乐剧市场的发展已向前迈出一大步。不仅原版引进国外优质音乐剧应接不暇,国外音乐剧“中文版”和本土制作的原创音乐剧也不断涌现。“欢迎便装出席,看剧期间请勿正襟危坐,建议摇摆!”尽管五月就将在江苏大剧院上演,但是高飞最近还是专程去上海提前看了百老汇原版音乐剧《摇滚学校》。2月开启全国巡演以来,《摇滚学校》取得了很好的口碑,但是《摇滚学校》演出制作人赵晨琳坦言在引进之前也有过纠结。因为过去,在中国市场上,像《猫》《妈妈咪呀》这样的大IP才有一定的票房号召力,其他不少剧目引进来都遭遇滑铁卢。但事实证明,担心是多余的。音乐剧亲子教育、梦想的话题,也让中国观众产生了共鸣。

  上海音乐学院今年艺考音乐剧专业报名人数增长了46%,也从一个侧面说明随着关注度的增加,音乐剧的人才储备将有所提升。但是作为一个在2018年花了上万元在音乐剧上的“剧粉”来说,萧怡还盼望今后行业春风能催生更多的好作品。在她看来,简单粗暴地多排水平不高的原创剧场次,只为趁热打铁捞快钱,是对中国音乐剧发展的不负责任。“好不容易有了‘带票’能力强的音乐剧演员,没有好作品,观众进来了也留不住!”

  交汇点记者 陈洁

标签:

编辑: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