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淮安 > 要闻 >正文

【寻找英雄】车桥战役53位烈士: 战友没有忘记你们 人民没有忘记你们

来源: 淮安新闻网   作者:  2019-04-02 17:16:43

  清明节前,淮安市淮安区车桥战役红军小学会发给学生们一份特殊的试卷,考察的内容是车桥战役的历史知识。据了解,该校每年都会组织这样的“车桥战役知多少”知识竞赛活动。

车桥战役纪念碑

  距离学校不远,车桥战役纪念广场庄严肃穆。1944年3月5日、6日,新四军第一师在车桥对日伪军展开了一场歼灭战,以少胜多,揭开了华中地区战略反攻的序幕,在中华民族的抗战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车桥战役陈列室

车桥战役烈士名单碑亭

车桥战役纪念广场

  从1994年开始,车桥镇工作人员曹晓平就兼职车桥战役纪念广场的讲解员。25年来,她一遍遍讲述车桥战役的壮烈故事,接待了一位位车桥战役烈士的战友和后人,一次又一次与参观者一起被烈士为国牺牲的高尚感染。

  与平型关大捷齐名的经典战役

  3月28日,记者来到千年古镇车桥。车桥战役纪念广场在镇子的东北角,广场两旁松柏葱茏。高耸的纪念碑上面镌刻着开国上将叶飞亲笔题写的“车桥战役英烈永垂不朽”十个大字。

1985年8月29日的人民日报

  车桥战役陈列室在在广场北侧,里面展有车桥战役中使用过的迫击炮弹头、水壶、大锹、铲、砍刀等实物。记者注意到其中一份实物展品——1985年8月29日的《人民日报》,第五版上刊登着2篇文章,分别是《车桥之战》和《首战平型关》。

  “这是人民日报为纪念抗日抗争胜利四十周年刊发的文章,平型关大捷很多人在历史书上都学习过相关的历史知识,但知道车桥战役的人相对较少,其实这两场战役分别是八路军、新四军在抗战中的典型战例。”曹晓平指着这份报纸说,从两篇文章的位置来看,两场战役的历史意义不相伯仲。

  据曹晓平介绍,车桥是一座坐落在涧河两岸的千年古镇。1943年2月,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不战而溃后,车桥陷入日寇之手。经过敌伪顽军多年经营,车桥碉堡林立、固若金汤。“车桥据点东西约2华里,南北约1.5华里。在很小范围内,敌人修了53座碉堡,相互间的距离只有200米左右。日军曾狂言,若新四军能攻下车桥,他们就撤出苏中。”

  在与日军的较量过程中,新四军一直在忍耐、等待,等待奋起决战的那一天。直到1944年3月5日凌晨1时50分,进攻的命令终于发出,粟裕、叶飞率领的1师第7团长途奔袭,直插车桥据点。“车桥战役采取‘围点打援’的掏心战术,一部分兵力在车桥据点采取偷袭、强攻,另外两路纵队在援军可能到来的芦家滩一带阻击。 ”曹晓平说,车桥战役以我军大胜告终,共歼灭日寇大佐以下465人,其中俘虏少尉以下24人、伪军483人。日寇慑于我军声威,仓皇从泾口、曹甸、塔儿头等12个据点撤退。此战的获胜,打通了苏中与苏北、淮南、淮北根据地的战略联系,巩固和扩大了苏中抗日根据地,为苏中部队开展整风运动提供了安定的环境。

  53名烈士中10人叫“无名”

  在激烈的战斗中,新四军牺牲了53位同志,另有185位同志光荣负伤。“在这场战役中,我军用最小的代价取得了最大的胜利。”曹晓平说。

车桥战役红军小学学生为烈士献花

  据了解,每年3月5日,车桥战役红军小学组织学生开展“我为烈士献朵花”的主题教育实践活动。在纪念碑前,同学们敬献自己手工制作的53朵花,镶嵌在红色的心形图案上,表达对革命烈士哀思之情。

  在陈列馆里、广场的烈士名单碑上,记者只看到43位烈士的姓名。“还有10名烈士的姓名无法确认,不想这些烈士‘无名’,需要我们社会各界共同去努力。”曹晓平感慨道。

  即使是有姓名的烈士,曹晓平也直言不知道他们的详细事迹,有的是从来参观的烈士生前战友及其后人处才得知一二。“这位名叫倪吉寿的烈士,之前我们只知道是丹阳人。后来他的一位战友告诉我们,倪吉寿当时是排长,人称‘倪麻子’。在车桥战役中,他带领小分队完成了艰苦的任务后,回到指挥所汇报工作。这时,前方来报,一队鬼子正朝车桥方向来了。首长对倪吉寿说,‘倪麻子,你去’。倪吉寿二话没说,带着小分队奔向敌人。在与敌人面对面的交锋中,倪吉寿英勇牺牲。战友们高喊着倪吉寿的名字,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战斗,最终将数十名敌人全部消灭。”

  在烈士名单上,还有一个日本人的名字:松野觉。陈列馆里有一张他的照片,瘦长脸,头上戴着西式的礼帽,身上穿着中式的对襟衫。曹晓平说,这是新四军一师政治部敌工部长陈超寰当年保留下来的。

  据了解,松野觉本是一名日军“模范士兵”。1941年底,在如东境内的一场战斗中,被新四军俘虏。在和新四军部队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后,松野觉逐渐认清了日本侵华战争的罪恶,并主动以新四军一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久,鉴于松野觉的优秀表现,组织上批准他为一名真正的新四军战士。在车桥战役中,他随突击队前往日军碉堡群的周边地区散传单,用日语喊话。他一喊,日军就向他射击。松野觉十分恼火,拿过一支枪,干脆直接参加战斗,不幸被日军射来的一颗子弹击中头部,当场牺牲,年仅26岁。

  八旬老兵重回车桥看战友

  在车桥战役纪念广场接待了很多参观者,其中一名叫封光的老人让曹晓平至今记忆犹新。

封光在烈士名单碑前敬礼

  那一天是2015年4月23日,上午8点多钟,曹晓平接到在纪念广场工作的同事打来电话,说一位车桥战役的老兵来寻访。她赶到纪念碑下,看到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询问得知,老人名叫封光,1928年出生,1942年入伍,参加车桥战役时才15岁。

  “老人走进陈列馆后,很是激动,不停地说着当时的战斗情景。我赶紧倒杯水,让他慢慢讲。”曹晓平回忆说,老人对车桥战役中攻点、打援的情况都很熟悉,特别是对打援战斗的情况如数家珍。

  原来,封光当时是三分区特务营一连的战士,参加了车桥战役中的芦家滩打援战斗。据老人说,新四军的武器和日军相比较,还是有差距的,但是新四军利用巧妙的布防、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战士们奋勇杀敌,最终取得了战役的胜利。

  “当我们问他,为什么新四军战士打仗那么勇敢?封光老人激动地告诉我们,日本鬼子侵略我们国家,打着共荣的旗号,却干着烧杀抢掠的勾当,日本鬼子在我们家乡泰兴清乡、扫荡时,让当地的很多家庭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大家对日本鬼子痛恨到了极点。”曹晓平回忆说,老人还指着陈列馆中的地图激动地说“就是在这击毙三泽大佐的”。

  老人口中的“三泽”全名三泽金夫,是在我军围点打援过程中被击毙的救援部队的指挥官,他在芦家滩阻击战中于韩庄被击毙。“他矮矮的,胖胖的,身上穿着一件呢子大衣。”

  据了解,三泽金夫是车桥战役中被击毙的日军最高军衔军官,死后被日军追晋为少将。

  那天,在烈士纪念墙前,老人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烈士的名字;在纪念碑前,老人深情地鞠躬,敬礼,口中喃喃念着,“战友们,我来看你们了!我没有忘记你们,人们都不会忘记你们……”

  是的,人们没有忘记他们。据了解,每年逾万人次到车桥战役纪念广场开展主题活动,弘扬抗战精神,激发爱国热情,汲取追梦的磅礴力量。

标签:

编辑: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