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舆情聚焦|村企合作改造危房,谁为破坏集体资产背锅

来源: 新华报业网   作者:丁亚鹏  2019-03-29 17:28:42

  最近,南通安顺特种设备安装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秀彬有点郁闷,本来想给村里做点好事,结果把自己陷入进退两难境地:危房拆了,新房却不让盖,自己投入的资金难道要付之东流?

  迟迟未获批,村企合作改造危房被搁置

  吴秀彬的老家如东县掘港街道三桥村是经济薄弱村,老村部旁的冬瓜酱厂有三排平房已闲置多年。门前杂草丛生、房屋破败不堪的样子,让吴秀彬心里不是滋味,他一心想找个机会帮帮村里,增加一些集体收入。

  随着事业的发展壮大,吴秀彬的企业——南通安顺特种设备安装有限公司急需找寻设备仓储用房。他便想到老家村里闲置的几间厂房。经洽谈,村里认为既可以盘活闲置资产,又能增加村里集体收入,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去年9月13日,吴秀彬以公司名义与三桥村经济合作社签订合同,租用该村老冬瓜酱厂的厂房,作为公司设备存放的仓库,租期三年,租金15万元,每年5万元。该合同经如东高新区农村产权交易服务中心鉴证。

  租下房子后,吴秀彬发现厂房年久失修,属于危房,本着企业长远发展之需,便再跟村里商议,以投资的方式实施厂房改造。三桥村召集两委成员集体讨论,一致通过厂房改造事宜,并形成会议纪要。

  此后,双方又签订补充协议,即投资协议。根据协议,三桥村将该土地租赁给南通安顺公司使用,安顺公司拆除原冬瓜酱厂厂房,投资150万元建设仓储设施,建设后的房屋产权仍属村集体所有,安顺公司使用年限不少于20年。到期后安顺公司享有优先承租权。

  去年国庆节期间,吴秀彬雇来挖掘机,用了两天时间,花了4万多元,拆除了村里原冬瓜酱厂的老厂房。按照他的计划,公司将在平整的土地上,建设与原厂房面积相等的钢结构厂房。但意想不到的是,村里和公司均把建房报告呈给了街道办,却迟迟未有回音。

  三桥村老冬瓜酱厂拆除前原貌

  厂房拆除后,只剩下老村部楼房孤零零伫立着

  好事没办成,反背上破坏集体资产恶名

  三个多月后,依然没等来结果,吴秀彬有点急了。“第一年的5万元房租已经交了,房屋没用上,还白白浪费了几个月。”吴秀彬懊恼地说,如果村里不同意,自己哪敢擅自作主把危房拆了?何况房子建好后,产权仍归村集体,自己只是承租而已。“如果新房建不了,村里要把我已交的5万元租金和4万多元拆房费用还给我。”

  3月7日,交汇点记者到实地探访,发现紧临掘兵公路边的三桥村老冬瓜酱厂已被拆得只剩下一幢老村部两层楼房孤零零地伫立在路边,原有地块已经平整,找不到一点老厂的痕迹。

  “现在我们也尴尬了。”三桥村总支书记高金泉和村委会主任姜勇对此都很无奈。被拆掉的地方属省里划定的如泰运河生态控制红线范围,即500米范围内不允许新建建筑,而老冬瓜酱厂地块即包括在内。此外,村里也暂时还没有地方给安顺公司建房。按照村里这一说法,吴秀彬与三桥村签订的投资协议也成了一纸空文。

  “咱村是经济薄弱村,没有集体收入,安顺公司要求还钱和支付拆房费用,村里哪来这笔钱?再说租金还在交易平台上,没转到村里呢。”3月27日下午,高金泉告诉交汇点记者,自己刚从街道办开会回来,街道办分管领导对村里擅自同意拆除厂房的行为非常不满,声称未经批准拆掉老房子,是集体资产流失行为,要追究相关责任人的经济责任和法律责任,情况比预想中的严重和复杂。

  吴秀彬闻听后直叫屈,明明自己帮村里做好事,拆掉危房,建设新房,增加集体收入。不料却落个破坏集体资产的恶名,这个锅他背不起。

  房屋租赁协议

  事情太复杂,目前还没有一个万全之策

  “现在这个问题让人很为难,也感到头疼。”在分管农业农村工作的如东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兼农业园区管委会主任邵亚红看来,吴秀彬本意想为村里做好事,为村集体增加些村营收入,但有点心急,绕过了一些必要的审批程序,把事情搞复杂了。

  邵亚红说,现在这件事面临两个问题。一是资产问题。厂房属村集体资产,集体资产处置应由村民代表大会决定,然后报街道办党委会批准方可实施,这才是合乎程序的。去年街道对村集体资产组织清产核资,全部录入到全国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管理系统。现在资产突然没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是要被问责的。当时三排平房连同一幢村部老楼在系统里价值20多万元,现在拆得只剩下一幢村部老楼,拆掉的最起码也值十来万。

  投资协议

  “高新区纪委和法律顾问都认为安顺公司和村里申请建房的报告不能批。批了就意味着20多万元的集体资产灭失掉了。”邵亚红说,程序上要合规合法,即使要处置,也要一步步来,不能跳步。

  “当初安顺公司给村里的5万元只是租房保证金,还没转为租金。”邵亚红解释说,合同批准后才能转为租金,房子才正式租赁给你。再说,本身合同签的是房屋租赁,安顺公司无权进行处置,更不好把它拆掉。结果第一个合同还没履行,吴秀彬和村里又签了一个投资协议,然后就把要租赁的房子扒掉了。当然其中村里也有一定责任。

  另一个就是生态红线问题。根据省政府发布的《江苏省国家级生态保护红线规划》,如泰运河500米范围内属生态控制红线,已暂停建房审批。“下一步,怎么来处理这件事,将找一些专业人士来会商,目前暂时还没有一个万全之策。”邵亚红表示。

  来源:新华传媒智库

  作者: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丁亚鹏 文/图

标签:

编辑: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