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家庭作业成为家长作业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9-03-03 07:08:38
         分享到: 更多

  禁止老师用微信和QQ布置作业引关注——

  近日,一则“教育部将禁止老师用微信和QQ布置作业”的新闻上了微博热搜,并在线上线下引发家长、教师等多方关注,赞同、支持者有之,吐槽、叫屈者有之。

  对微信QQ布置作业说“不”

  有一位全国政协委员提出提案,要求停止小学老师用手机微信和QQ对学生及家长布置作业。教育部近日在回应该提案时明确,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将批改作业的任务交给家长。

  教育部的禁令传出后,老师们开始付诸行动。“新学期,老师不再在QQ群里布置作业,让孩子在校记录好,我家小迷糊常年抄不全作业,和几位妈妈一合计,干脆另建了一个微信群,每天放学后,请‘好孩子’家长在群内拍照发作业。”南师附小一年级学生家长陈女士告诉记者,新建的微信群里没有老师。

  南京某小学三年级学生家长陈女士觉得,老师通过微信、QQ布置作业,实际上给家长也下达了任务。“如果家长不检查,孩子作业错误多,老师就会认为你不负责任,这是不是把家长当成助教?”

  孩子上小学四年级的刘女士说,微信、QQ等即时工具虽然增加了沟通的便利性,但上班的时候手机里时不时蹦出家长群的信息,很难做到工作不分心。“家长白天上班,晚上改作业,改得还不一定正确。再说了,家长把作业批改好了,老师怎么知道孩子哪些知识点没有掌握呢?”

  既是家长又是教师的网友happy认为,用微信、QQ布置作业弱化了学生自主学习的意识和能力。南京新城小学南校区副校长叶微向记者表示,不主张家长让孩子订正错误作业后再给老师批改,这样不利于老师了解孩子作业真实状况。“学校鼓励老师做好学生作业情况记录和分析,特别是作业中出现具有代表性的错误或独特性见解的应予详细记录,作为老师讲评和辅导的依据。”

  “我女儿有一个周记本,每天专门用来记作业,一年级的小朋友图片加文字,已经可以记得很清楚了。”南外仙林分校小学部的一位家长向记者透露。“挺好的呀!可以培养我们及时记录作业的习惯。”对于新学期的小变化,南京长江路小学的周同学这样说。

  “一刀切”老师家长也有烦恼

  对禁令表示异议的也不乏其人。

  好几位老师对记者直言,在微信、QQ家长群里发布作业的初衷,只是让家长监督孩子作业是否完成,也让家长大致了解一下学校的学习进度。“老师当然要对孩子的学习、作业负责,但家长一点都不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合适吗?”扬州某小学教数学的王老师反问。还有老师诉苦,如果不在群里统一告知作业,晚上就会经常收到家长们的私信,基本都是问作业的,一个个回复很费时间。

  南京某小学班主任李老师说,自己除了上课批改作业,还要写各种活动教案、简报、论文,做个人成长记录、家校联系记录、教研记录、听课记录等,经常下了班之后在家上班。“我不要求家长批改作业,但还是希望家长能够多关注孩子学习。”

  苏州市姑苏区小学生家长陈凡凡认为,对微信、QQ布置作业不应搞“一刀切”。在她看来,微信、QQ很普及,沟通起来比较方便,孩子的需求也有区别,尤其是低年级的孩子,即便老师已经在群里发布了作业,班级群里每天还是有人问这问那。“‘一刀切’后群里看不到老师的‘官宣’了,家长有疑问只能私下讨论,实在把握不准的还得小窗问老师,反而增加了双方负担。”

  “是禁用微信、QQ布置作业了,但我们还得下载一个APP随时查看通知,换汤不换药啊!”网友“阿初妈”无奈地说。

  减少“代劳式”作业是关键

  多位业内外人士向记者表示,老师布置作业的方式需要关注,但更应该关注所布置作业的内容,尤其要减少“代劳式”作业。

  南京市鼓楼区一位小学生家长感言,孩子的每次实践作业都会让她发愁。“这类作业需要做调查并用PPT呈现,或者要做成小视频,不但超出孩子能力范围,还考验家长的写作、编辑、美术、电脑技术水平。”

  三年级学生家长陈女士说,现在一家三代都围着孩子的作业转,老师布置在APP里读英语,有时候还要录视频提交,计时写口算需要批改后再拍照上传,有的作业直接发文件在群里,需要打印出来给孩子写。“等我们下班回来再辅导这些作业就太迟了,不得已培训爷爷学会了下载文件打印、作业上传等。”

  针对学生作业布置中存在的问题,多地出台了相关规定。如浙江省教育厅印发《关于改进与加强中小学作业管理的指导意见》,规定不得布置超越学生能力的作业,不得布置要求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作业,不得要求家长批改教师布置的作业或纠正孩子的作业错误,不得要求家长通过网络下载并打印作业。我省也有相关规定,如省教育厅《关于进一步规范学校管理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意见》要求,根据学生学业基础布置作业,不布置超越课程标准规定和学生学力要求的作业,杜绝耗时长、动手难做、材料难找、过程繁杂的作业,不得将家庭作业变成家长作业。

  有关专家指出,“代劳式”家庭作业,对家长来说是个负担,对孩子能力长进也没有任何好处,应该坚决制止。相关部门除了说“不”,还应注重后续落实,出台惩戒性措施,避免禁令落空。

  本报记者蒋廷玉蔡姝雯葛灵丹

编辑:王瑶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