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常州 >正文

是讨薪,还是讨其他债务?农民工讨薪维权出现新情况

来源: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作者:记者 杨昉 黄勇  2019-02-12 07:21:46

  春节前通常是农民工讨薪高峰期。近年来,伴随政府对农民工欠薪问题的高度重视,农民工讨薪投诉明显减少。但名为讨薪实为讨债、或者讨薪与讨债混杂的投诉却有所增加,记者最近就遇到这么一例。

  1月28日下午,本报读者热线(025-84701119)接到安徽人董某投诉,说2012年6月至2013年2月间,他与21名工友跟随溧阳市江苏圣丰建设有限公司,到该公司承包的丹阳市王府酒店三期工程施工。工程完工后,由于甲方王府酒店钱没付足,乙方工地负责人马某便代表溧阳圣丰公司,向董某等22人打下包含工程款和工资的43万元欠条。

  此后5年间,溧阳圣丰公司和丹阳王府酒店一直打经济官司。2018年3月,马某得知工程款已被法院强制执行到圣丰公司,便带着董某等人前往圣丰公司讨薪,但该公司认为欠条是马某写的,与公司无关。董某等人又于今年1月16日来到溧阳市清欠办,要求圣丰公司偿还“农民工工资”。多天未果,才向本报求助。

  1月29日下午,记者同董某等6人来到溧阳市清欠办。面对董某半个多小时的质问,溧阳市住建委建管科科长蔡煜一言不发,只是电话叫来圣丰公司两位工作人员,让双方对账。可双方一见面就争吵。

  见事态愈演愈烈,记者问蔡煜:“这个欠薪投诉为什么拖这么久?”蔡煜认为,他们既不是农民工,讨要的也不是工钱,可能是工程款纠纷。“如果他们恶意讨薪,你们为什么不报警?”记者又问。“好像构不成恶意讨薪吧。”蔡煜含糊道。

  见他态度模棱两可,记者将情况反映给溧阳住建委副主任黄翔勇。黄翔勇叫来双方询问情况,发现董某手中没有劳动合同、工人考勤表和生活费发放记录,仅凭一张欠条,很难确认就是农民工工资。见天色已晚,黄翔勇要求双方“明天早上8:30,带上所有工人和证明材料,到圣丰公司。我们和公安也到场会办”。

  1月30日早上,到场依旧是董某等6人。“其他人还在工地,等确认能拿到钱,我再叫他们过来。”董某解释。

  核对中,马某坚称考勤表、生活费发放记录等在工程结束后遗失在王府酒店,董某等也拿不出新的证明材料。黄翔勇建议先解决马某和圣丰公司之间的账务纠纷,再由马某偿还董某等人的欠款。经过一天对账,双方仍就3笔账目争执不下。考虑到临近春节,黄翔勇要求圣丰公司先拿出10万元,让董某等人回家过年。

  “他们的目的就是借政府向圣丰公司施压,解决马某和圣丰间的经济纠纷,再向马某讨要其他方面的欠款。”黄翔勇说,欠款中可能包含工资,但大部分应是工程款、材料款。

  但按2016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农民工工资与工程款实行“分账管理”,两者不可混淆。“我们在信访中发现,少数人或公司故意将债务说成是欠薪,甚至不积极发放农民工工资,鼓动农民工向政府部门‘讨薪’,以达到其讨要工程款或者解决其他经济纠纷目的。”溧阳市信访局接访科长顾和庆说,这种鱼龙混杂的讨薪行为,最近有增多趋势,值得警惕。

  省清欠办工作人员提醒,在多部门协作查处拖欠工资行为、切实维护农民工权利的同时,要注意甄别分辨“打包讨薪”或恶意讨薪行为。

  记者 杨昉 黄勇

原标题:是讨薪,还是讨其他债务?农民工讨薪维权出现新情况

标签:

编辑:金勇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