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我的足迹我的年丨大年初三,揣摩城市里的年味儿

来源: 新华报业网   作者:李睿哲  2019-02-07 21:07:37

  南京,在这座笔者生活过二十多年的城市里,正月场景的变化牵动的是记忆深处一根根敏锐的神经,每每置身安静之处便尤其如此。

  鞭炮的响声没有了,锅炉房顶升腾的蒸汽没有了,捧着脸盆排队挤社区大澡堂子的画面也早已尘封。寻找年味,开始具有别样的意味,几乎足以左右饭桌上几代人的话题。

  印象中北崮山路一直都不好走,从细长的坡道一侧下来便直冲横贯眼前的中央北路。左手不远处是汽轮电机厂,认得这个地标的人若不是开出租的,便多少也对老下关有些了解。

  事实上别说二十年前,就回翻十四五年,每到正月这里都一如小县城般热闹。

  路边儿堆的是成箱成箱,半人或一人高的烟花爆竹,箱子上喜庆地糊着大红纸,贴着粗制的宣传画,上面写“节节高升开门红”之类的广告语。没有吆喝与叫卖,停下光顾的却不少。

北崮山路和中央北路交叉口。李睿哲摄

  近二十年过去,同样在正月里,大年初三上午10:08的北崮山路与中央北路交叉口,没有了卖烟花的人,也没有了串门前驻足买烟花的人。宽敞的马路略显空寂,一两个上着锁,贴了告示,告知“回家过年”的报亭外,写满房源信息的小黑板并没擦拭清洗的痕迹,似乎坚持诉说年前这一地段火热的租房需求。

  从路边儿的马路牙上下来,“早起”的老人把缩在大衣领子里的脖颈往外一伸,向街对过张望。

  我无从得知他在想什么,但四下的安静倒与过年的闹腾貌似不在“一个调”上。

  过年应是一幅怎样的景象,我曾问过一个家里真住小县城的兄弟。“出来混迹这么久,城乡过年差异还大不?”“大,车到县城的感觉还是不一样。”“那不一样在哪儿?”“嗯……乱……”这老兄憋了半晌就拧巴出一个字儿。显然,这么描述也不确切,后来他告诉我说不具体是因为表达不出那层含义,而非不关注。“总之心里肯定知道。”呵,人就这么嘿嘿一笑向我解释。

  中央北路一侧,仍有城市精细化施工的印记。初三的日子,开工倒不至于,但原先一片坑洼小路配上小店小厂的景象确实少了,与之相随的是小区出新。

  10:18,出门上街的人仍然出奇的少,于是一路往南走到小市地铁口。

  果不其然,还是地铁人多。

小市站的地铁车厢。李睿哲摄

  从江北驶来往城南开去的这段路程,令人诧异得拥挤,挤到几乎到没有转身的空间。这放平日里纯属正常的状态,却在正月里进而延续。

  车厢里,人们招呼同伴下车,招呼同伴看好小孩,招呼同伴别落行李……就单节车厢打我眼前滑过的拉杆箱,四站之内便来回不下五六只。

  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小女孩骑在拉杆箱上,人群里跟我对瞅。拉杆箱的两头,一前一后站着孩子的父母,两人把兜里的火车票掏出来对时刻。女的问:“你姐姐家联系好没有?”男的点头:“说了,中饭应该能在她家吃。”

  正月初三带着行李的,不再只有出去旅游、出去玩的人,如今坐趟半小时一小时的高铁临时走个亲戚,或许比平日在城里上下班还快。

武定门站过后的地铁车厢。李睿哲摄

  地铁到站夫子庙,人如潮水般涌出;到站武定门,潮水便再涌一次。我用手机镜头简单记录了一下:前前后后两拨子,下空了车厢内四分之三的人。一位外国小哥满脸惊讶地跟着我一道举着手机向下45度狂拍。不同的是,他拍他自己,而背景是人群。

  不用避讳,人多,年味确实足。

  人声鼎沸,脚下迈不开步子,抬头又差点撞着前面骑在大人肩上的孩子。镜头里,群像丰富。

  提这么多次“镜头”,其实,我倒并非是个多懂摄影的人。

  报社部门里有个兄弟,我俩时常不懂装懂掰扯业务。一年多前和他拍“元旦节日经济”图集,洪武路上的电玩城挤满了蹦啊跳的年轻人,就他一个努力收着肚子,在角落里两手举得高高的端着单反往下对焦。为了“蹲”组好镜头,这老弟算较上劲了。

  “虽然很好,但有必要这么较真儿吗?”我问。

  “你对采访啥追求,我对摄影就啥追求。”他喘着气往下拽衣角。服了。

  由此我也更坚信,真实是无意识流露出来的。这些瞬间,无论眼下美丑都重要。

武定门站地铁口附近。李睿哲摄

  10:47从地铁里出来,直愣愣在眼前立着块路牌儿——“老门东800米”。在东西南北并不能完全分清的地铁口,顺着路牌上的箭头望去,沿街一侧已是一长溜的“行军”队伍,三人五人一组,断断续续往前,仪式感分明。

  对像我这样生活并不精致的南京人来说,夫子庙和老门东这些地方,要说完全陌生很难做到,但因闲得无事便想光顾一下的雅兴,似乎也不多。于是介乎熟悉与陌生之间徘徊不定的心境,反倒催生了一探究竟的兴致。

  “赶集”,无疑是顺道走着走着,便打心底蹦出来的一个非常贴切的词儿了,尤其还用在这大城市的主城区里。

老门东街区。李睿哲摄

  从武定门地铁口一直延伸至南北向的箍桶巷,人流最终汇集一处。这里立着老门东的牌坊。就在几天前,“老门东”仨字儿正下方装上一行“第33届中国·秦淮灯会”的标语。

  11:12,走进街区,身边不仅充斥着普通话和南京话,省内方言、上海话、安徽话、山东话、河南话和英语还混杂着分不清属地的语言,在耳畔此起彼伏。你得留意着听,总有惊喜藏于其中。

老门东街区。李睿哲摄

  纸包着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灯,分散在沿街的路边。扛着“长枪短炮”的老年人、询问商铺老板兔子灯和金鱼灯多少钱一盏的年轻父母、手里攥着我们小时候非常熟悉的糖画的小孩子、身穿戏服走过场的演员、举着手机做直播的民间网红,还有被那火红的唇和瓷白的牙一张一合即刻咬成两半的冰糖葫芦……群像汇聚的镜头里蓦然没有了一小时前安静——

  人呐,原来不是集中连片地返乡,不在家里猫着,不在地铁或高铁串门拜年的路上,不在收割院线票房的前沿“阵地”,就在这儿!

  虽然此处同样没有儿时常常能听到的爆竹声与鞭炮声,但热闹的氛围仍然把年味烘托得淋漓尽致。

  在老门东街区里走上一遭,你得适应放缓脚步,你可慢慢品尝过年的味道。

紧邻老门东的双塘园。李睿哲摄

  这一氛围,从步行街区一直向外延伸到隔壁双塘园一处面朝“积善里”的小巷口上。稀稀拉拉从老门东逛出来的游客在这里歇脚,坐下来一点便是一碗两碗“又见炊烟”柴火混沌。吃完摸着肚子,冲同伴来一句:“不急,刚吃完,坐坐再走。”

  再往双塘园朝转龙巷的深处走,不出一分半钟,人便又浸入一片静谧之中。偶尔路过一户开着门的屋子,里面靠门摆着两桌麻将,一个中年女子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自顾自地抓牌。偶尔又走过一位大爷,左手揣在兜里,兜里传出手掌心转动健身球的吱吱声……

  12:15,手机电量报警,整个人猛然从“由静至闹”再“复而返静”的都市年味咂摸中被拉扯回来。有那么一瞬,竟开始对县城兄弟拧巴着回答的那个“乱”字儿有所感悟——

  嘶,具体确实说不上来,但此中的“乱”,当然不是真的杂然无序。

  稿件来源: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李睿哲

  编辑:王建朋

  策划:杭春燕


  新华日报社全媒体经济新闻部出品

  欢迎加入我们的“369伙伴群”,

  投资、理财、点题、发问……

  专业小编期待您的加入!

  qq群号????209575056

  欢迎转发转发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标签:

编辑: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