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新春走基层】归心切切,听返乡农民工吐心声:团圆的酒,让我醉倒在家门口

来源: 新华报业网   作者:卞小燕  2019-01-29 10:06:00

  交汇点讯 结束一年的辛劳,在外漂泊的农民工陆续踏上归程,家的方向牵引着他们的脚步。回家过年,无论多远。1月26日,记者走进南京的地铁和车站,与他们面对面,倾听他们的打工故事。

  2018年的酸甜苦辣,随着团聚时刻的到来皆成过往,留下的是对新一年的希望和憧憬。只要肯奋斗,每个追梦人都值得尊敬。

车站内,随处可见返乡农民工。

  拿到工资,才能安心过年

  凌晨5点多,南京地铁二号线元通站。56岁的夏前山背着背包,左手抱一只蛇皮袋,右手拎着塞满生活用品的红色塑料桶。城市还未醒来,地铁站通道上没什么人。夏前山放下蛇皮袋,按按里面裹成一团的棉被,坐下,紧了紧领口。

  “今年火车票不好买,汽车票应该不太紧张。”侧过头,夏前山像对同伴刘立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从南京回到老家泗洪太平镇许台村,对夏前山来说只是短途,但如果买不到票,短途也是远方。

  地铁到站,夏前山跨进车厢,和同伴把一大堆行李归整到角落里。“今年工资应该能拿到,前天刚把银行卡卡号交给公司,估计年前能到。”夏前山在南京一处建筑工地做木工,每天工资“起步”300元,这比宿迁当地的木工至少要高出20元。“每天干活10个小时,累一点不怕,说句实在话,就为多挣点。”老夏几年前跟着一个老板打工,后来老板出事,老夏的三四万元工资至今也没拿到,这笔钱是他一年的收入。“拿到工资,才能安心过年。”

  要去南京汽车客运站,老夏得在新街口转1号线,因为怕坐过了,他不时地抬起头来朝着地铁车门上看,看小小的灯闪到哪个站。

  宿迁离南京不算太远,但夏前山一年仅回家3趟。“家里承包了60亩地,稻麦两季,一年能挣六万块……现在有机器,种地省力,但两季最忙时我还得回家,看收成怎样,价格如何,卖还是囤,我要拿个主意。”农忙时回家帮忙,空闲时出来打工,加上春节这一趟,夏前山说,许多农民工的返乡日子都是这样“踩着点”。

  修索道十多年,想带妻儿坐一回

  上午9点,南京汽车客运站2楼一间餐厅内,李希收拧开矿泉水瓶,白酒的醇香立即飘散开。拿出3只塑料杯,47岁的李希收倒上酒,递给张卫东、王爱民。自带的酱鸭腿、咸鸭蛋、火腿肠便是下酒菜,服务员端来热气腾腾的水饺,气氛顿时热闹起来。

李希收(右)倒上酒,和张卫东对饮。

  李希收来自山东新泰市禹村镇西寨村,因为说一口浓重的山东方言,李希收的每句话只有经王爱民翻译后,记者才能听懂。

  “我们在离地五六十米高的地方工作,有恐高症的人根本干不了。”三人都从事索道安装维修。这两天,南京紫金山索道检修一结束,他们便踏上返乡的归程。2005年,李希收从家乡出来打工,在这之前他是一名煤矿工人,在井下工作了15年。“以前是为井下拉煤的小车挂钩摘钩,现在是从地下转战到空中,都是危险的活儿。”

  “这一年不是又干下来了嘛?钱虽不多,但平安就好,回家就好。”端着酒杯,张卫东满脸笑容,“一杯下肚,一觉睡到家。”记者接过张卫东的汽车票,11点发车,南京到徐州125元。“从徐州到山东,只要能买到高铁票,两个小时就能到家。”王爱民没喝酒,捧着手机看视频,津津有味。行李堆中有棵一人高的桂花树,李希收说树是他从一处工地上“救”下来的,带回去栽在家门口,以后也能闻到桂花香。

  “工资180元一天,做一天得一天。”李希收最大的愿望就是多挣钱,把孩子培养好,把日子过好。公司已提前把他们的行李送回家,李希收捎回去4只南京盐水鸭。“检修了十多年的索道,我就想把老婆、孩子也带到景区来逛逛,坐一回索道。”

  一杯纯酿,告别孤独迎团圆

  在南京汽车客运站候车室,山东菏泽市鄄城县农民孙孝印也想“喝一口”,因为“旅途太孤单”。拧开一小瓶“小纯酿”,就着拇指大小的瓶盖,50岁的孙孝印和老乡高健轮着喝。

“开山”很辛苦,在山脚下工作的孙孝印(左)感觉很孤独,回家是最开心的事。

  “太孤单”是孙孝印说得最多的话。他和高健在福建屏南县修高铁隧道,每天都在开山、打混凝土、绑钢筋,繁重的体力活结束后,晚上能喝点酒是件很惬意的事。“工地就在山里,四周都是山,很难‘走出去’。”开山辛苦,不过看到大山脚下被“掏”出一个个“大抽屉”,孙孝印内心欣慰,因为以后这里就通上路了,开的还是高铁。

  两个孩子,五六亩地,种植小麦、玉米、大豆,一年最多只挣四五千块钱。为了生计,孙孝印说自己必须“出来干活”,每年只有靠打工的四五万元收入才能支撑起这个家。同时,他又心疼妻子,“她一人种地,过得也不轻松。”

  过年,归心切切。“25日下午1点从屏南出发,倒3次车,站了11小时才到南京。”从南京到菏泽,孙孝印希望能顺利买到票,那样,27日9点就可以到家。“那时,我还要和亲朋好友喝几杯,不是孤独的闷酒,而是重逢的酒、团圆的酒,是让我醉倒在家门口的幸福的酒。”

  交汇点记者 卞小燕

标签:

编辑:王瑶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