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扬州 > 要闻 >正文

记江苏“时代楷模”李树干:情暖万民担使命

来源: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作者:张晨  2019-01-02 06:43:59

  从警28年来,李树干始终记着“穿上警服不忘自己是农民,脱下警服不忘自己是警察”。在1.4万名氾光湖百姓心中,他既是能解决一切麻烦的警察大老李,也是个忠厚善良、有情有义的农家汉。

  家中时常不见人,接警必定随时到

  李树干的家离警务室也就300多米,可在爱人华占莹眼里,在300米的两头,她的丈夫就是两个人。

  每天上午,华占莹最忙。她站在灶台前,左脚搁在板凳上,这样8个月大的孙女就可用左膀搂着坐在腿上,方便腾出右手帮着切菜。农家土灶要生火做饭,华占莹蹲在灶膛前,一手抱娃,一手添柴火。“平时就我一人,习惯了。”华占莹这段时间对李树干有些“不满意”,在外打工的儿子媳妇把孙女儿留给他们带,可这爷爷成天不着家。

  堂屋里到处散落着玩具、尿不湿,除了衣架上有一套警服警帽,在这个家里就很难找到属于李树干的东西了。“他把家当宾馆,回来吃个饭,睡个觉。回家也没准点,有时夜里来了电话,就又出门了。”华占莹说,一天下来,夫妻俩说不到几句话,现在就盼着老李明年退休,到时就有人帮着带孩子。

  不着家的大老李,乡亲们却能随叫随到。他的手机从不离身,电话响铃一声必定接通,夜里也一样。村民们都说:“大老李睡觉也睁着眼呢。”2003年的一个冬夜,李树干在家接到电话,南运西闸渡口有个外地老板因被骗要跳河自杀。李树干跨上摩托就出了门。一路十多公里,寒风直往骨头里钻。路上他还重重摔了一跤,手有点疼,但也顾不上了。赶到渡口时他没见着人,于是又去另外几个渡口排查,终于在京杭村渡口找着了。得知对方果真有轻生念头,李树干再三劝说,又找了个食宿地把人先安顿下来。第二天早上,李树干请他吃了早饭,又给了50元路费,直到看他坐上回家的汽车,这才放了心。这时,他觉着右手小拇指钻心疼,到医院一查,竟是那一摔摔成了骨折。

  “报警必接警,接警必出警,出警必摆平。”李树干说起自己的工作原则,斩钉截铁。他说,父亲从小教育他,男人做事要对得起“上中下”。上,要对得起组织,完成好组织交给的任务;下,要对得起百姓,绝不干让老百姓吃亏的事;中,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从警28年,李树干一直把父亲的话当作工作的底线。如今就快退休了,他说,可以告慰父亲了,儿子没有辜负教诲。

  宁可愧对家人,不能亏待百姓

  李树干在百姓面前有威信,因为他说话一言九鼎,答应的事肯定办成。而且,村里人都夸他会处世,尤其调解纠纷,很多年轻民警都服他“脑子快、办法多”。李树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善于观察总结:“对要面子争口气的人,就给他戴上几顶高帽子;对耍无赖不讲理的人,就要用法律义正辞严地说教;对绝大部分人,都要合情合理地劝说疏导。”为此,他还总结出“腿长一些、嘴勤一些、耳朵灵一些、眼睛尖一些、脑子反应快一些”的工作法。

  但李树干处理家事似乎办法不多,以至于心里还积了很多愧疚。2011年9月16日一大早,李树干突然接到女儿同事的电话,说女儿出了车祸,正在上海医院抢救。女儿是李树干的心头肉,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决定暂时丢下工作。他从警以来第一次请了一个星期的长假。走进女儿病房的那一刻,李树干心如刀绞。女儿躺在病床上,一头长发不见了,漂亮的脸蛋被缝了48针,头上缠满纱布只露出一只眼睛。李树干强忍泪水,双手紧紧抓着女儿的手,来回地抚摸。

  照顾女儿才两天,李树干接到村里一通电话,南水北调工程施工现场发生阻工纠纷,大家希望大老李能主持局面。李树干拿着电话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怎么向爱人、女儿开这个口啊?“爸爸,你要回去?”女儿看出他的心思,发出虚弱的声音,“爸爸,家里就没有其他警察了吗?你就不能再多陪我几天吗?”李树干知道,女儿此刻最需要他照护。“孩子,家里是有警察,可他们没有我熟悉情况。等爸爸回去把事情处理结束,就立即回来陪你,你看行不行?”他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狠心话。一个人坐在回家的汽车上,李树干终于忍不住,眼泪哗哗地流下来。

  参与阻工的村民听说大老李抛下重伤的女儿回来,心里都很不过意,一切让大老李做主,纠纷因此很快平息。但李树干说:“这辈子都没法弥补对女儿的愧疚了。”

  弥补不了的,还有对母亲的愧疚。李树干是母亲的“老来子”,对三四十岁的儿子,老人家依然亲昵地喊“乖乖”。李树干也是孝子,成家后没按当地习俗让老人住厢房,而是同住大房。老人生前最牵挂儿子深夜处警的安全。只要摩托车一响,她就开着灯不睡觉等儿子回家。如今母亲已去世12年。每次深夜处警回来,李树干多希望母亲那屋的灯还亮着,再听她一句问候。想起这,李树干就红了眼眶:“妈,儿不孝,让您操太多的心了!”

  “个人、家里的事再大,也要服从工作的需要,要服从百姓的需要。”这是李树干心中的“一把尺”。

  粗枝大叶待己,细致入微为民

  在家人眼里,李树干是个忠厚善良,但过得有些马虎的人。让华占莹给丈夫打分,她勉强给了及格分。“说他合格,他确实一辈子都遵守我婆婆的遗言,从来不在外面吃饭,虽然不按点,但肯定回家吃我做的饭,那怕一天三顿菜泡饭,也没怨言。说他勉强及格,是因为这么多年,家里大小事他没怎么问过,家里人有事找他也打马虎眼。”

  华占莹说了件小事。她的原名其实叫华占云,因为在换身份证时把名字登记错了,她就让李树干给改回去。本来改名这事就是李树干职责内的事,当时改户籍错字的村民也不少,他都帮着办了。可他却对爱人说:“改名字多麻烦,我看这名字听上去蛮好,别改了吧。”华占莹拗不过他,只得将错就错一直用到今天。

  扬州市公安局宣传干事王向明曾在李树干家体验生活。他有个发现:生活中大老李粗枝大叶,吃穿不考究,但面对百姓时却细心周到。李树干平时不抽烟,可如果去村民家走访,他对村民递来的烟都是“来者不拒”。李树干对王向明说:“在农村,老百姓给烟,无论好丑都得接着,要不他会觉得你看不起他。”李树干还说,老百姓的饭不能吃,但水得喝。王向明亲眼看到,在一个大娘家里,老人端碗时大拇指直接插进碗里,水面飘起油花,可李树干端过来咕嘟就喝下半碗,完了一抹嘴还很满足的样子。

  新入职民警樊良跟着李树干学习,他对李树干的细心更是佩服。有次出警,七八个外地农民工向老板讨工钱,李树干一番调解后,老板同意几天后支付。学法律出身的樊良想,这事交给劳动争议调解就成了。“没想到师傅竟自掏4000元交给农民工,让他们先拿着回家。”事后,樊良问李树干为何这么做,李树干幽默地说:“在外打工不容易,拖一天就要多花一天钱,他们拖不起。我先垫上,不怕老板不还,就怕你告诉嫂子。”

  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全国优秀人民警察……李树干这些年获得了不少荣誉,可他却说:“走下领奖台,我还是一名普通民警,还是氾光湖的一个农民。明年我要退休了,但我也还是个退休警察,只要百姓有事交给我办,我还是要继续为他们服务。”本报记者张晨

标签:

编辑:莫小羽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