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连云港 > 要闻 >正文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一个人的警务室 一辈子的“孤岛”情

来源: 扬州发布   作者:  2018-12-29 17:52:05

  12月27日15时,江苏警官学院,江苏“时代楷模”颁奖典礼隆重举行。

  在接过全国“时代楷模”、连云港灌云县开山岛民兵哨所名誉所长王仕花递过来的荣誉证书后,宝应县公安局氾水派出所氾光湖警务区民警李树干站在舞台中央认真地敬了个礼。

  李树干的足迹遍布这座“孤岛”。庄文斌摄

  那一瞬间,记者有种时光穿越的感觉。

  2011年9月,记者来到氾光湖,第一次见到了村民口中的“大老李”,推出了报道《一个人的警务室》,让广大读者知道了,宝应有一座“孤岛”,叫氾光湖,岛上只有一名警察,叫李树干。此后,越来越多的媒体关注“大老李”。七年多来,记者一路见证了“大老李”从默默无闻的守岛警察到荣获“时代楷模”称号。

  “大老李”再有不到一年就要退休了,59岁的他白发多了,荣誉也多了,不变的是一名人民警察坚守“孤岛”的信念和情怀。

  “只要老百姓需要,作为一名党员、人民警察,我就必须留下来“

  12月24日,记者再次来到氾光湖。

  说起从警经历,“大老李”来了劲,搬把椅子坐了下来。眉宇间,能感受到28年前他如愿当上警察时的兴奋样子。

  掰着手指,“大老李”给自己的工龄算了一笔账:“在北京当兵6年,在氾光湖当治调主任6年,再加上28年的警营生涯,我的工龄正好与改革开放同岁。”说完,又连声感叹,现在的日子翻天覆地,出门方便多了。

  氾光湖地区位于宝应县城西南角,西靠宝应湖,南接高邮湖,东为大运河,三面环水,交通闭塞,被当地人称为“孤岛”。2014年12月19日,宝应氾水大桥正式通车,氾光湖地区的1万4千余名群众结束了靠摆渡进镇的生活。

  在这之前的20多年里,“大老李”几乎每天早晨都要来到渡口,推车、搀扶老人、帮着卸货……分内分外的事,他全管,因为那里只有他一名警察。

  1999年,氾光湖撤乡并镇后,相关工作人员跟着撤走,但要留下一名警察继续坚守。留不留?“大老李”没有和家人商量,打报告要求留下。

  进镇区、到县城,多好!为啥他不走?

  氾光湖地区有七个行政村,其中一个村叫牌坊村,李树干和妻子华占莹是这个村子土生土长的人。“比我年长的是看着我长大的,和我同龄的是一起长大的。”李树干觉得,这乡情,丢不下!

  听到丈夫这些话,大字不识几个的华占莹觉得李树干不是憨厚,而是真的傻。

  “进了城,儿女的学习和生活环境咋也比待在‘孤岛’强。”华占莹撒了几天的怨气,李树干一声没吭。气消了,华占莹就没再说离岛的事,一边照顾一家老小,一边种着田,跟着丈夫留了下来。

  打那以后,李树干作为警察,一个人驻守在氾光湖。

  这一干,又是20年。

  李树干走访渔民,了解社情民意。庄文斌摄

  “不是穿上警服自然就有威望了,要真心为乡亲们服务,他们才给你面子”

  李树干是个“农民警察”。农忙时,天刚蒙蒙亮,他就下地干活,七点前忙完,洗个澡,站在镜子前,端端正正穿上警服,戴上警帽。

  别人经常用“鱼和水”比喻和谐的警民关系,李树干却说他和老百姓的关系就像“水和水”一样。他时刻牢记这样一句话:穿上警服不忘自己是农民,脱下警服不忘自己是警察;心里装着大伙儿,乡亲们就不拿我当“外人”。

  作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李树干的“五个一工作法”广泛推广,即“腿长一些、嘴勤一些、耳朵灵一些、眼睛尖一点、脑子反应快一些”。归根结底,“五个一工作法”就是处处想在群众前面、事事做在群众前面。

  每天清晨,他要疏导摊贩、指挥交通;大桥未通时,上午8点,还要准时出现在渡口;随后,赶到警务室处理各种矛盾纠纷;下午,走访各家各户,在拉家常中发现问题和隐患,光记录社情民意的笔记就用了80多本……一天24小时,只要派出所一个指令,李树干就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事发现场。

  28年间,李树干骑坏了5辆自行车、2辆摩托车,腿上留下了9处伤疤。

  水网密布的氾光湖地区,有些地方骑车无法通行,李树干只能用腿去跑。

  2008年1月19日,雪夜。养猪场两名职工和九名手持木棍的山东猪贩子发生冲突,殴斗一触即发。“大老李”接警后,从床上爬起来,这才发现大雪已经封路,他只能迈开双腿拼命跑向猪场。看着浑身雪水、摔了跟头的警察,猪贩子愣住了,赶紧放下手中木棍。

  “一个人的警务室”,意味着李树干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只要手机一响,他就得随时出发。

  李树干说,母亲生前最牵挂他深夜处警的安全。只要摩托车一响,母亲就开着灯不睡觉,直到他回来,听到摩托车进了院子,老人家连忙推开门说:“乖乖,你回来了!”

  说起昔日娘等儿的场景,“大老李”连连摆手说,不提了,不提了。

  有这样一个故事,让记者听了动容。

  去年冬天,患有精神疾病的村民老潘跑到了60公里外的江都区,家人急得不得了。十天里,连自己姓名都说不出来的老潘,让无数热心群众欲帮无门。直到看见处警民警穿的那身熟悉的警服,老潘蹭地跳了起来,拼命喊“大老李,大老李”。处警民警笑了,终于有线索了。

  李树干赶到江都接回老潘。老潘拉着他的手,一路上没有撒开。

  李树干和记者张玉峰合影▲

  “化解基层矛盾纠纷最简单的办法,是帮理不帮亲、一碗水端平”

  氾光湖百姓遇到矛盾和冲突,总会说:“请‘大老李’来评评理。”

  当下,土地承包、农田调整等事务,因牵动千家万户的利益,被称为难啃的“硬骨头”。这些工作与警察职责没有多少联系,可每到关键时候,村干部都要把李树干请到现场。

  去年5月,牌坊村华继才和李同如为了农田界址互不相让,便找来“大老李”。“事情看着小,解决不好就可能导致两家人关系破裂。”李树干跑到村里,找来农田原始记录,用尺子重新一点点丈量,自己动手打下界桩,最终平息了一场风波。

  “大老李”说,公安,心中有“公”,人民才能安;警察,前面为什么加“人民”二字?就是让我们时刻牢记自己是人民的警察。

  为啥他总能把矛盾化解?一段民谣道出缘由:“氾光湖,‘大老李’,帮理不帮亲,一碗水端平。”李树干坚守“孤岛”28年间,没在村民家吃过一顿饭,没有收过老百姓一份礼。

  乡亲们说:“信这个人,信他说的法和理。”

  前几年,氾光湖闹水灾,排涝抢田片刻不能耽搁。牌坊村两个组因排涝的先后次序发生矛盾,上百名村民手持铁锹、锄头对峙,随时可能发生械斗,李树干急奔田头,大声喊道:“五组地势低洼,先排水,六组后排水。”李树干自己家的口粮田就在六组,先人后己的决断,令在场群众心悦诚服。

  李树干讲理更讲法,也会怒发冲冠、拍案而起。

  牌坊村一位90岁老太有三个儿子,他们相互推诿不愿赡养老人。闻听此事,李树干气得拍桌子,指着他们痛斥:“你们不养老母亲,就是犯法。你们要是都死了,老人家我来养!”

  ……

  这28年来,氾光湖未发生过一起恶性案件,刑事发案率也是全市最低。在旁人看来,这都是因为群众信得过“大老李”。

  李树干说,这辈子,值了!

标签:

编辑: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