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无锡 >正文

人文周刊 | “企二代”的“江湖” ——来自江阴民营企业二代接班的调查

来源: 交汇点   作者:李春夏 新炯  2018-12-20 20:16:46

  一件白衬衫,一双黑布鞋,一早就在村里和企业转上一圈,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培训班学员授课,一天不缺收看新闻联播……这是华西村新书记吴协恩的日常。随便找一位华西人,问他们对吴协恩的印象,回答肯定是:“跟老书记像极了!”吴协恩也从不讳言自己“学老书记”。

  吴协恩

  老书记吴仁宝喜欢看新闻,吴协恩也是每天必看,从中发现转型新机遇;老书记给游客作报告是华西旅游“一景”,吴协恩同样给来自各地的党员干部讲“共富经”;老书记“不住最好房子、不拿最高奖金”,吴协恩从2013年起不拿奖金,每个月只领3500元基本工资。他说,“学老书记,从最容易学的地方学起。”

  1998年,已在江阴海关捧了多年“金饭碗”的周江,最终离开了公务员岗位,回到了他既熟悉又陌生的法尔胜集团。对他来说,这一切,关乎父亲的嘱托和期待,也意味着自己的人生从此将更努力、更辛苦,更要负起一份责任。

  2008年,38岁的周江郑重地从父亲的手中接过了执掌法尔胜的帅印,升任法尔胜集团党委书记、总裁。年逾花甲的周建松送给儿子三句话:“传承责任,励志创新,百年长兴”,做好三件事:“交好税,养好人,发展好。”

  周江

  一条绳,串起两代法尔胜人的实业兴邦之梦。周江延续着父亲的“大桥情结”,那就是打造法尔胜路桥产业的“千桥梦”。2008年6月30日,苏通长江公路大桥建成通车,这座世界第一大跨径、第一斜拉索长度的斜拉桥全部缆索都是由法尔胜提供的;2015年,“法尔胜”中标当时国内主跨排名第一的公路悬索桥——广东虎门二桥;2016年,中标全球主跨排名第一的公铁两用斜拉桥——沪通长江大桥……2018年10月23日通车的港珠澳大桥,这是周江领导下的团队整整“跟踪”了10年、跨时最长一个项目。至今,法尔胜缆索结构产品已经应用于国内外900座桥梁,这离周江提出的“千桥梦”计划越来越近了。

  而对从美国西雅图城市大学成硕士毕业的缪文彬来说,2004年回到双良集团是缘于父亲缪双大的召唤。

  尽管拥有光鲜的学历、不凡的背景,但缪文彬在接受父亲第一次“面试”时就被狠狠“打击”了。“去掉光环,从头干起。”父亲近乎冷酷的话语深深刺激了缪文彬。

  他的第一个岗位是集团销售公司一名普通销售员。在这里,他必须直面复杂多变的市场,应对各式各样的客户,真实的市场数据也开始让他认真思考企业未来的转型方向:必须“调结构”,培植新兴产业,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将优质项目“嫁接”过来;“走出去”,将更多产能释放到国外市场;“转模式”,以“制造服务化”战略为企业打开更广阔的上升空间。

  缪文彬

  2017年1月,缪文彬接掌双良集团董事长。双良进入了求变智造的“三次创业”新时代。

  “每一分钟,双良的节能设备可以节约72吨标煤,减排190吨二氧化碳,相当于再建51公亩森林。”缪文彬看到了国家生态战略背后巨大的市场,果断出手,带领双良打响“三大绿色战役”:治气,打赢蓝天保卫战;治水,让碧波荡漾重现身边;治土,跨界布局打响净土保卫战。

  和改革开放同龄的缪文彬,他的梦想是带领双良“胸怀天下,纵横全球”。

  与父辈相比,江阴“企二代”更有文化学识,更能迸发智慧的锋芒。

  2003年,吴协恩接任华西村党委书记。站在吴仁宝这个“巨人”的肩膀上,倍感压力的吴协恩决定转型,先试水金融业,却没想到,吴仁宝老书记第一个投了反对票,一句话:“金融业看不见、摸不着,不靠谱。”

  吴协恩表面上服从了老书记的决定,实际上,却走了一条迂回路线。喜剧的是,30多年前老书记搞了个地下工厂,30多年后,新书记悄悄地开起了“地下公司”!

  年终盘点时,这家仅有十多人的金融公司赢利3000万元。实笃笃的报表前,吴协恩的“地下公司”浮出水面,开明的老书记笑了,拍着吴协恩的肩膀说:“阿四,你就放手去做吧!”

  金融产业一马当先,拉开了华西转型的大戏。在吴协恩的心里,“百亿企业”和“百年企业”的权重已经分清:不再看重体量的扩张,而是关心质量的提升;不盲目求大,而是求好求强。

  2001年7月,有着15年德国留学经历的曹克波,从父亲曹明芳手中接过了江阴模塑集团的航舵。

  曹克波

  也许是从小被熏陶的缘故,曹克波非常喜欢德国啤酒和德国文化。2003年,他提出要在江阴投资3000万元修建一座德国巴伐利亚风格的“新茉莉花”啤酒城,不料父子俩因此爆发了激烈争吵。“你现在顶多算是汽车零部件行业的一名专家,贸然跨行业很冒进。你没有经历资本的原始积累,你不懂得珍惜!””曹克波不愿伤害父亲,更不愿放弃坚持,他坚信这个项目的商业价值。那场争论之后,父亲送了一件特殊的礼物给儿子:一对POLO车的前后保险杠。曹克波知道父亲的用意:他是在提醒自己,这是他们的主业,永远要努力去做。

  “新茉莉花”啤酒城开业那天,曹明芳没去参加剪彩,而是选择了在来福岛大酒店20楼的办公室内静静地看着楼下开业的喜庆。时间证明了曹克波的判断。现在,这家啤酒城生意兴隆,俨然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场所,国际化和全球化正是曹克波接班后的主攻方向,在这位“企二代”手上,模塑已成为全球豪华车外饰系统细分市场的领跑者。

  清华大学金融专业毕业的海澜少帅周立宸不仅仅是学霸,还是一名文艺范,在大学里就摘得“校园十佳歌手”的名号。这位少帅长得也特别帅,只要他到厂区走一圈,会吸引无数少男少女的目光。

  1988年出生的他,自有着年轻人的时尚和创意。2013年,浙江卫视推介了一个新节目《奔跑吧兄弟》,考虑到这个节目的年轻化和时尚化,周立宸果断投入了5000万元。节目第一期播出后,没有出现想像中的高收视率。不仅如此,“撕名牌”游戏环节导致赞助服装被撕坏,甚至传出“海澜之家的衣服是纸做的吗”之类质疑。父亲周建平接到了很多朋友的电话,认为这个广告投放失败。父子俩一度出现意见分歧。“但父亲并没有责怪我,也没有责令我立即叫停这个项目。通过对互联网的判断与理解,我们做了长时间沟通,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周立宸回忆当年的那次投资,十分感慨父亲的包容。

  之后,《奔跑吧兄弟》收视率一路走高,掀起收视狂潮,海澜之家作为服装赞助商实现了预期效益,成为了幕后大赢家之一。

  周立宸说:“两代之间在发展理念上肯定会有冲突,但冲突也意味着二代超越一代的种种可能性。”

  家族企业的传承,并非是传统的“守业”,而是“持续创业”,这也是江阴“企二代”的共识。

  在跨进华宏集团大门之前,胡品贤任职江阴徐霞客镇副镇长,仕途一片光明。父亲胡士勇看着宝贝女儿生活安逸幸福,并不想打扰她。

  尽管华宏集团已经迈入中国企业500强,但家族企业的烙印依然深深地流淌在华宏的血液里。“华宏的起家领头人是父亲,是父亲五兄弟一起创业才发展到了今天的规模。五兄弟的子女都在企业的重要岗位任职,如何避免家族企业的近亲繁殖?如何突破‘富不过三代’的坎?”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胡品贤的脑海中。

  胡品贤

  2015年,胡品贤主动终结13年的机关生活,出任集团总经理一职。胡品贤对父亲毫不讳言:改革其实就是革自己的命,要想持续创业,就得改一改华宏集团的“家族味”。

  “我的原则性比较强,有些事情在我这里通不过,但在我父亲那里,碍于情面就可能打个‘擦边球’。而一个企业能走长远,必须要建立一套一以贯之的现代企业制度。”胡品贤以“黑脸”的角色坚持制度的刚性执行。

  与父亲相比,胡品贤更加习惯利用现代的管理模式,调动每个人、每个团队的积极性,在企业,没有亲戚,只有员工,胡品贤说,“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华宏集团打造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现代企业。”

  澄星集团的“企二代”李岐霞从美国南加州大学国际金融专业毕业后,并没有立即回国参与澄星集团的事业,而是留在了美国一家世界500强企业从事金融工作。某种程度上,她有点抗拒父亲的事业,在她记忆中,是这份事业夺取了父母对她的关怀。“那时,他们太忙顾不上我,每天早晨,我就站在小板凳上自己烧早饭,吃完了自己步行一个多小时去上学。“

  李岐霞

  然而,经不住父母的再三劝说,李岐霞最终选择了回国。“当时我和父亲有个一年之约,我不急着去公司,自己先找点喜欢的事情做做,看能不能适应。”就这样,李岐霞和几个同学一起开办了韦博国际英语江阴中心。

  正是这一段独自创业的经历,让李岐霞深深体会到了创业的艰辛与不易,也让她从企业发展的角度开始主动思考澄星的未来。自己能够给澄星带去什么?能为澄星做些什么?“我有国外留学7年的经历,还有属于年轻人所特有的冲劲和闯劲,我想给澄星带去不一样的色彩。”2007年,80后李岐霞正式加盟澄星集团。

  澄星的国际化是她的主攻方向。她所带领的5人团队也充满了国际化元素。“我们参加一个国际会议,一个团队总共5个人,有讲英语的美国人、有讲韩语的韩国人、还有讲西班牙语的巴拿马人,这让很多老外看不明白,一个来自中国的民营企业,开会全程都是英语交流,而老板居然是团队中最年轻的小丫头!”

  今年是李岐霞到澄星工作的第十二个年头,她终于有了一种归属感,把澄星这个中国500强企业扛下去,这不仅是父亲的事业,也是她的事业。

  现任江阴贝德集团董事长蒋忠伟从小就看着父亲蒋云南在粗加工的路上艰难前行,虽说市场平稳,却难有大的发展。蒋忠伟常常想,长大后,要走一条与父亲不一样的创业路,实现他心中的“桃花源”。

  蒋忠伟

  2000年的一天,即将大学毕业的蒋忠伟周末回家,郑重其事地对父亲说:“我想创业。”面对儿子突如其来的想法,蒋云南没有马上答应下来,他说需要一周时间来考虑。

  一周过去了。周末,蒋忠伟回到家,父子俩第一次端起酒杯碰了杯,蒋云南只有一个要求,“我支持你创业,但必须先到我的飞燕公司锻炼。”

  蒋忠伟二话没说,穿上工作服,一心一意泡在厂里,每天进车间徒手搬运半成品,开车去给江浙沪客户送货,尽管起早贪黑、又脏又累,他没向父亲有过一句抱怨。

  两个月后,蒋云南把蒋忠伟叫到身边,给了他5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祝塘是服装小镇,你可以选择创业做服装,希望你能养活自己,记得要对员工负责、对社会负责。”

  租厂房,添设备,招工人,靠着车间仅有的2条生产线,2001年3月,蒋忠伟的贝德服装开工了。

  2005年除夕,朋友介绍来一笔外贸订单——为德国最大的连锁店之一TCM制作150万件成衣。蒋忠伟快速心算了一下,这个订单总金额高达500多万美元,超过贝德上一年的销售总额,然而,为最严苛的品牌商加工服装,工作难度和强度可想而知。接下这个大单后,蒋忠伟几乎每天24小时都待在车间里,从布料选购到剪裁,从人员配备到管理,都亲自把关。他知道,一旦失败,所有努力都付之东流。从流水线下来的成衣,蒋忠伟甚至拿着放大镜一件一件核查,不允许有任何一个小疵点。破釜沉舟的勇气,换来的不仅是顺利通过了德国TCM的严苛检验,更让贝德在业内名声大噪。

  2012年,贝德创立自主品牌“softlove”,从事设计、生产和销售中高端婴童装,此后成功登陆上海、成都、重庆以及苏锡常地区的中高档商场。目前,贝德服装已拥有9家子公司,2017年销售总额突破10亿元。“路要靠自己去走,才能越走越宽。”让父亲蒋云南感到欣慰和自豪的是,儿子已经完全超越了自己。

  李春夏 新炯

原标题:人文周刊 | “企二代”的“江湖” ——来自江阴民营企业二代接班的调查

标签:

编辑:金勇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