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今天|他是童心未泯的思想者,也是敢于直言的孩子王!他的名字还有这层含义

来源: 新华报业网   作者:  2018-10-14 10:19:04

  今天,世界标准日。

  世界标准日(World Standards Day),是国际标准组织(ISO)成立纪念日。10月14日这一天被选定为世界标准日,并且每年世界标准日都有会有不同的主题。世界标准日的目的是提高对国际标准化在世界经济活动中重要性的认识,以促进国际标准化工作适应世界范围内的商业、工业、政府和消费者的需要。孟子云:“不以规矩,无能成方圆;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如果没有标准,没有秩序,我们生活的世界肯定就乱了。

  走进历史上的今天一一

  他是一位热情的爱国主义者。以杂文为武器,在烽火滚滚的年代,发表了大量短小锋利,尖锐泼辣,抨击旧社会黑暗统治,呼吁抗击日寇侵略的战斗杂文,参加抗战宣传。

  他是杰出的文学“多面手”,熟练驾驭几副笔墨。一会儿写散文,“热情如火,柔情如水”,一会儿写杂文,“冷静如铁,锐利如刀”,一会儿写小说,像“世事洞明,人情达练的老人”,一会儿写儿童文学,“像个睁圆好奇眼睛,跑跑跳跳的娃娃”一一他“以多种多样手法”写着表现大千世界的文学作品。

  他还是个“零食王”,妻子紫风常常说他像个孩子般的喜欢吃零食,口袋里总装着一些,成为邻家孩子关注的目标。他笔下有那么多儿童作品,小主人公经常也是“零食王“!

  他就是作家秦牧,26年前的今天,因心脏病突发辞世,享年73岁。

  这都是属于“今天”——10月14日的记忆。跟交汇点一起,回顾那些在历史上雁过留痕的“今天”——

  江苏历史上的“今天”——

  2000年10月14日

  江苏籍奥运健儿载誉归来

  2000年10月14日,在第27届悉尼奥运会上取得辉煌成绩的江苏籍奥运健儿载誉归来。本次比赛,江苏共有27名选手参赛,6个夺得金牌,3人夺得银牌,1人夺得铜牌。参赛成绩名列全国第二。

  1990年10月14日

  江苏粮、棉、油、肉生产位居全国前位

  1990年10月14日,在全国粮、棉、油、肉生产百强中,我省兴化、铜山、沭阳县(市)分别列粮食生产第2、5、10位,射阳、大丰、东台、兴化县(市)分列棉花生产第1、2、3、7位,东海县油料生产列第8位,泰兴县牛羊肉产量列第6位。

  1988年10月14日

  江苏省科协第四次代表大会在南京举行

  1988年10月14日,江苏省科协第四次代表大会在南京举行。大会动员全省科技人员为实现“科技兴省”献智立功。

  1982年10月14日

  中国规模最大的现代化线性集成电路生产线建成

  1982年10月14日,中国规模最大的现代化线性集成电路生产线,在无锡市江南无线电器材厂建成。

  那么,世界和中国历史上的“今天”又发生了哪些事情呢?

  2003年10月14日

  内昆铁路竣工验收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2003年10月14日,国家“九五”重点建设工程内(江)昆(明)电气化一级铁路干线通过竣工验收。内昆铁路是中国继成(都)昆(明)、南(宁)昆(明)铁路之后在艰险山区修建的又一条重大铁路干线。铁路北起四川内江,南至云南昆明,全长872公里。

  2000年10月14日

  成都在全国率先开展“无车日”活动

  2000年10月14日,四川省成都市在全国率先开展了“无车日”活动,从而成为中国第一个举办并加入全球“无车日”活动的城市。“无车日”的宗旨是增强群众环保意识,使人们了解空气污染的危害,鼓励人们使用更为清洁的交通工具。

  1999年10月14日

  中国第一颗传输型对地遥感资源卫星成功发射

(图片来源于网络)

  1999年10月14日,中国第一颗传输型对地遥感资源卫星——“资源一号”卫星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发射成功,开创了国内应用卫星首次发射即获得成功的先例。它还是中国第一颗和国外联合研制的卫星,曾经是中国卫星研制史上携带有效载荷最多的卫星。

  1994年10月14日

  秦始皇兵马俑二号坑开放

  1994年10月14日,秦始皇兵马俑二号坑发掘现场正式向中外人士开放。秦俑二号坑自1993年3月1日正式开始发掘以来,坑内的一些重要的遗迹、遗物陆续揭示。

  1986年10月14日

  中国长江科考漂流探险队征服金沙江全程

  1986年10月14日,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的二十名勇士,分别乘坐前卫号、攀钢号、电力号、中华勇士号四艘橡皮船,于当日上午11时53分胜利到达四川省宜宾市,亘古未有人漂流的金沙江终于被中华健儿征服。他们6月16日从长江源头下水,漂过了长江最艰险的沱沱河、通天河和金沙江,全程3368公里,落差达5100米,打破了日本探险家植村创造的漂流亚马逊河落差3200米的世界纪录。

  还有一些人,他们的名字与历史上的今天息息相关——

  1992年10月14日

  作家秦牧去世

  1992年10月14日,作家秦牧去世。他与杨朔被称为中国散文界“南秦北杨”。

  秦牧,原名林觉夫,又名林顽石,广东澄海人,1919年生于中国香港,后随父母迁居新加坡。他的童年在新加坡度过,生活很艰苦,他10岁那年随父母返回广东澄海,小学毕业后,在汕头读初中,后来又去香港读高中,他在读高三那年,抗日战争爆发,他毅然抛弃学业,走上了抗日救亡的前线。

  1938年,秦牧在广州参加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先后担任《中华论坛》《再生》《中国工人》杂志的编辑工作,后辗转广州、桂林、重庆等地,从事战地记者、演员、教师等职业。

  尽管做过许多种工作,发表过大量优秀的散文、杂文、小说、诗歌、戏剧,先后出版过60多种著作,在海内外产生过广泛的影响,深深地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和享有崇高的荣誉,可是他始终没有忘记为孩子写作。他说:“写童话的时候,我挺快乐,好像自己也变成一个小人儿,骑着小蜜蜂去拜访一朵朵鲜花,或者躲在一朵大菌底下避雨,浏览了平生从未见过的美丽景象一般有趣。”

  秦牧的散文,从不板脸孔,也不显颜色,而是如同老朋友在林中安步当车,在荧荧的灯光下喝茶谈心,使人油然产生亲切感。秦牧的文学评论,创造了“寓理论于闲话趣谈之中”,用“散文笔调,采取林下谈心或灯前漫话方式”,秦牧自称它为:“艺谈”。其代表作就是《艺海拾贝》、《语林采英》。

  秦牧夫人紫风说,“秦牧”这个笔名,是“在结束了秦朝的暴政之后,在关中放牧,过着和平劳动的生活”的意思,可他的一生却没有过多少平和舒适的日子。半个世纪以来,秦牧就像一名持戟的勇士,对于一切黑暗势力和丑恶现象鸣鼓而攻之。

  他曾这样填写一份杂志交给的表格:“我最珍贵的品德是:尊重真理;我最厌恶的是:恃势凌人,作威作福;我对不幸的理解是:甘于做奴隶;我的座右铭是:学习,前进;我对幸福的理解是:对人民事业有所贡献,又受到人民的爱护。”

  秦牧决不是一个眉头紧锁的思想者,他的童心爱心从不因年龄增长而减退。“他一个男子汉,不抽烟不喝酒,但却像个孩子般的喜欢吃零食,口袋里总装着一些,成为邻家孩子关注的目标。他笔下有那么多儿童作品,小主人公经常也是‘零食王’!”“抗战时期,我们在桂林时,有一次,他执意自己掏钱给小乞丐买烧鹅吃。在遵义的时候,一个壮丁被捆住手脚在寒冬腊月的古庙外冻得瑟瑟发抖,秦牧竟然猛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送给他穿。”

  一次,作家林帆与秦牧同去无锡。抵达无锡当天,好客的主人派了一辆面包车,请了诗人严辰夫妇作陪去观赏鼋头渚风光。大概是出于客气吧,大家在下车时谦让好一阵,到底秦牧先下车了。游罢归来,在汽车门前竟又是一番推让。这回秦牧十分干脆,毫不客气地第一个上车就座。大家坐定,他就讲故事:英国有个妇女,怀孕三年尚未分娩。医生觉得奇怪,就建议剖腹看个究竟。原来是一对双胞胎。这两个小绅士在母腹中整整齐齐地穿好燕尾服,正待君临人间。而一个说“您请”!另一个说“您先!”……为此礼让了两年多,还未呱呱坠地。

  这个故事自然引起哄“厢”大笑!以后,大家下车都乖乖地,没有再来“您请”、“您先”那一套了。

  一天晚上,无锡文联同志和记者采访秦牧,向他提出种种问题。记者问他对文艺创作关于“干预生活”的看法如何?他首先确定一个界定,把那些不那么实事求是的批评排除出“干预生活”的概念之外,然后打了个比方:比如有一个母亲,脚上长了个大毒疮。大儿子嘴甜,一跑进来就喊“妈妈呀,你多伟大,多慈祥呀!多可亲呀”之类的颂词;而小儿子顾不得哄慰,一心要解除妈妈的病痛,二话不说就请来医生,一刀根除了隐患。你们说,哪个儿子的做法可取?

  秦牧没有对这个问题作正面回答,但在座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拍手叫绝。

  秦牧和紫风是闻名的文坛伉俪,度过金婚,情深意长。紫风说,他们两人相识于1942年春天的桂林。因为几乎天天要为躲避空袭而跑进岩洞,秦牧所在的学校恰在逃难的中转站上,所以二人经常见面,对文学的热爱和对国家的忧虑使两颗心越走越近。结婚前有一次,桂林一家影院征集关于《浮生若梦》这部外国影片的影评作品,他俩双双投稿,经过几张报纸评选,结果紫风是第二名,秦牧倒是第三名!

  50年共同生活的岁月里,他们从来都是互敬互爱。紫风谈到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件事: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他们在香港期间,秦牧靠稿费过日子,紫风则任教于一间中学。他每天早晨起来写作或阅读,紫风曾怨他起得太早妨碍了她的睡眠。他当时不答,但以后仍然早起。某天,紫风一看,发现他脚上竟穿上了下雨天的胶鞋,轻轻走动,以免打扰了紫风。紫风说,“我感动极了,当时住在一间朝西的斗室,夏天炙人的阳光充满大半个房间,他常常是满头大汗工作,真让人心疼。”

  虽然没有儿孙绕膝,但他俩对此都不在意,秦牧曾说过:“有些年轻人听说我们无子女,千里之外写信来,提出愿做我们的儿女,我们都谢绝了。我没有世俗的子嗣观念,树上结的果子是这一类树的后代,而不只是这一棵树的后代。”

  紫风说:“爱情和岁月是正比例,日月愈长,爱情愈深。因为我们志同道合,情同手足,越是遭受挫折,就越是要恩爱相助。”而秦牧也曾经应答:“夫妻一道,既能走过芬芳的早晨,又能走过泥泞的黄昏。”

  在《秦牧全集》收录的诗歌中,赠给紫风的几首旧体诗全是秦牧先生在中老年时、历经“文革”艰险后写给爱妻的情诗。“互怜白发秋光里,同励丹心晚步间。老去诚知终化蝶,情丝好吐在生前。”“缱绻半生同险夷,情深翻少作情诗。今宵同步桂江月,犹似当年初见时。”――这样的诗句,伴随紫风度过秦牧走后孤独但依然充实的岁月。

  1990年10月14日

  音乐指挥大师伦纳德·伯恩斯坦去世

  1990年10月14日,美国当今最杰出的音乐指挥大师伦纳德·伯恩斯坦因心脏病突发与世长辞,享年72岁。他是一位集指挥家、作曲家、演奏家、教育家、理论家于一身的艺术大师,其艺术造诣举世推崇。国际舆论认为,“他所留下的空白是难以填补的”。

  (部分资料来源于《经典江苏30年》、《文艺评论》、羊城晚报、新华网、人民网)

  交汇点见习记者严红兰综合整理

标签:

编辑:邓晓琦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