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今天丨志在富民!这位吴江人提出苏南模式、温州模式,毕生研究如何为中国农民找出路

来源: 新华报业网   作者:樊玉立  2018-10-03 10:52:15

  26年前的今天,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费孝通再次回到家乡吴县,考察江苏省吴县(现苏州市吴江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木渎镇、胥口乡。而早在上世纪30年代,一场惨痛的人生变故,就让费孝通先生走向了吴县。从此,费孝通一生探寻“中国方案”的起点、中国人类学一个里程碑性事件——“江村调查”由此开启。

  68年前,新中国第一所新型正规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成立。读大学的价值也许在于,认识最重要的朋友,解决很多困惑,形成自己的原则,学会拒绝;也在于明白世上有很多优秀的人,开始有靠近的动力。读书,不是为了文凭或谋生,而是成为一个有温度、懂情趣、会思考的人。

  这都是属于“今天”——10月3日的记忆。跟交汇点一起,回顾那些在历史上雁过留痕的“今天”——

  江苏历史上的今天

  2014年10月3日

  连云港少年陈柯羽拿下“汉听”大赛总冠军

  4年前的今天,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年度总决赛落下帷幕。经过七轮的激烈角逐,江苏连云港市新海实验中学的13岁男孩陈柯羽击败场上的其他19名选手,荣耀登顶,拿下年度总冠军。比赛现场,他沉着冷静的气度,神奇的推理“造词”让观众啧啧称奇。

左三为陈柯羽

  1992年10月3日

  江苏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费孝通考察吴县

  1992年10月3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费孝通考察吴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木渎镇和胥口乡。费孝通(1910年11月2日-2005年4月24日),江苏吴江人,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1939年,29岁的费孝通出版了英文版的《江村经济》一书,日后它被奉为中国人类学的奠基之作,该书还成为欧洲一些学院人类学学生的必读参考书,费孝通也因此在1981年获得英国皇家人类学会授予的人类学界的最高奖──赫胥黎奖。他也被誉为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

  这本书的诱因,却是一个让人心碎的青春悲剧。

  1935年秋天,当时还是清华大学社会系学生的费孝通,与新婚妻子王同惠前往广西大瑶山做瑶寨实地调查,在翻山越岭中,费孝通误入瑶族猎户为捕捉野兽而设的陷阱,王同惠为了救他独身离去寻援,不慎坠渊身亡。次日傍晚,才有人发现了费孝通,第7天,在湍急的山涧中发现了王同惠的遗体。此时,两人结婚才108天。

  1936年春天,为了抚平丧妻之痛,费孝通来到姐姐费达生居住的开弦弓村,在这里,他拄着双拐,带着一颗破碎的年轻的心,开始了一次细致的田野调查,调查成果就是他在英国留学的博士论文、日后被奉为中国人类学奠基之作的《江村经济》。

  为何给开弦弓村起了一个“江村”的名字?费孝通生前曾回忆说:因为被研究的将是吴江的一个村子,也是江苏的一个村子,我自己的另外一个名字(费彝江)中也有一个“江”字,这样就叫“江村”了。

1936年费孝通先生初访开弦弓村

  1929年夏,由费孝通的姐姐费达生牵头创办的开弦弓村有限责任生丝精制运销合作社缫丝厂鸣笛投产。这家工厂被认为是中国农村第一家股份制乡村工业企业。此前,费达生已经扎根在开弦弓村复兴了十几年的蚕丝业,是一个当代黄道婆一般的人物,人们尊称她为“费先生”。

  费孝通来了,村民们也像欢迎“费先生”一样欢迎这个“小先生”。开弦弓村是蚕丝业的重要中心之一,费孝通意识到这个地方的典型性:“可以把这个村子作为在中国工业变迁过程中有代表性的例子;主要变化是工厂代替了家庭手工业系统,并从而产生的社会问题。”这正是他致力于说明的“正在变化着的乡村经济的动力和问题”。

  经过两个月的调查,他指出:“在开弦弓,经济萧条的直接原因是家庭手工业的衰落,农民只能在改进产品或者放弃手工业这两者之间进行选择。改进产品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也是一个社会再组织的问题。如果农村企业不立即恢复,农民只得被迫选择后者。”

  两个月“无心插柳”的江村调研也早早奠定了费孝通的学术地位,他的导师、人类学功能学派大师马林诺夫斯基在这部最终被定名为《江村经济——中国农民的生活》的论文出版序言中热情洋溢地写道:“没有其他作品能够如此深入地理解并以第一手材料描述了中国乡村社区的全部生活……通过熟悉一个小村落的生活,我们如在显微镜下看到了整个中国的缩影。”

1957年5月,费孝通下乡调研时,回到儿时读书的苏州吴江县雷震殿小学,坐在当年的教室里

  1981年,刚被平反不久的费孝通接到英国皇家人类学会决定授予他赫胥黎纪念奖章的通知,当年他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老师弗思提出,也许他应该再讲讲江村。于是,时隔多年,费孝通再一次来到这个村子,让他欣慰的是,他发现村民的收入水平有了快速增长,其中副业收入占了总收入的一半。

  在1982年1月,费孝通和学生张祖道又到江村访问,他们观察到“改革开放”带来的转折:村里不再“割资本主义尾巴”,村民能养羊、养兔。“一家养五六只,甚至十多只,一年从兔子身上就可以得50至100元。”村里不但重建了当年的缫丝厂,还新建了两家丝织厂和一家豆腐坊。1957年是摇船去的,到了1982年,村子正要修一条从庙港经过开弦弓村通向震泽镇的公路。

  三访江村中,费孝通敏感地捕捉到了一个事实,“乡村工业的发展使这个农村集体经济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个事实的意义在于,它是一个更宏大事实的苗头,表现出了一个费孝通为之鼓舞的趋势——“在开弦弓村所见到的农村经济结构的变化在中国并不是个别的特殊现象。即使不能说中国几十万个农村都已发生这样的变化,但是可以说这是中国农村的共同趋势。”

  费孝通晚年的秘书张冠生认为,1936、1957和1981年的三次江村调查,对应着费孝通人生的大起大落,对这只“麻雀”的解剖也折射出中国社会的变迁。历经半个世纪的曲折,费孝通终于等到了自己倡导的“乡村工业”的实现。

  在学以致用的心态下,当看到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中乡镇企业涌现出来后,费孝通非常兴奋。这些建在乡镇上的小工厂,还有家庭作坊,似乎是他所设想的“乡村工业”的演进版。沿着这条路,费孝通一直追踪到上世纪90年代,提出小城镇建设的一系列想法,包括以集体经济为原始积累、开创社队工业的“苏南模式”和以家庭作坊为单位进行加工工业生产的“温州模式”等概念。

费孝通晚年

  张冠生说,费孝通在《江村经济》中就曾提出“中国的基本问题是农民的饥饿问题”,晚年更一再说,“志在富民”是自己一生的大梦,而在中国实现基本小康之时可算是“及身见梦”。张冠生曾把一本《中国地图册》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费孝通,特地用黑笔把当时的592个贫困县加重标识。

如今的开弦弓村

  2003年4月,费孝通抱病第27次访问江村,时年93岁。因江村正在扩修公路,汽车不便通行,他在庙港镇听取有关江村情况的介绍,并约见民营企业家,询问甚详。2007年4月4日,费孝通逝世近两周年,他的骨灰在吴江松陵落葬。

费孝通手稿

  “他毕生研究的课题都是为中国农民找出路,几乎踏遍中国每寸乡土。费老说,个人的头脑会死亡,但通过社会,个人头脑里的东西会积累成公共财富,人可以通过社会而不死。”一位知名人士在回忆费老时,曾这样评价。

  1990年10月3日

  首届南京金秋恳谈联谊会举办

  当天,由南京市政府主办的首届南京金秋恳谈联谊会在江苏展览馆举办,1998年更名为“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2000年改由江苏省政府主办,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大型国际性经贸活动。

  那么,世界和中国历史上的“今天”又发生了哪些事情呢?

  1992年10月3日

  我国水稻遗传工程育种获重大突破

  1992年10月3日,由湖南农学院万文举等人主持的“遗传工程水稻研究”课题,首次把玉米DNA导入水稻并育成高产优质水稻品系。

  自上世纪70年代杂交水稻投入生产以来,科技工作者为了育出更优化的水稻品种,先后开展了“两系法”、灿粳亚种间杂交和超高度育种,并取得较大进展,但是,要从根本上把多穗、大穗和高结实率统一起来,必须从生物技术着手,走遗传工程育种途径。

  1989年以来,湖南农学院“遗传工程水稻研究”课题组,根据分子育种理论和技术,运用DNA浸胚法进行玉米DNA导入,获得了大量的变异后代材料,为进一步研究打下了基础。他们通过多代选育,找到了基本稳定的GER?1品系,具有分蘖力强、穗大、粒多的性能,平均每穗约200粒,结实率达80%,米质较优。

  1990年10月3日

  联邦德国与民主德国重新统一

  1990年10月3日零时,民主德国正式加入联邦德国,德国重新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10月3日上午11时,在柏林举行了两德统一日国家庆祝仪式。

  1950年10月3日,

  中国人民大学在北京成立

  中国人民大学,是当时新中国第一所新型正规大学,吴玉章任第一任校长。这所大学是在老解放区陕北公学、华北联合大学、北方大学和华北大学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吴玉章、成仿吾、袁宝华、黄达、李文海、纪宝成、陈雨露先后担任校长。

  中国人民大学是我国以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和经济管理科学为主的全国著名综合性重点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多年来共培养了无数各类专门人才,其中许多是哲学家、历史学家、文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家、法学家、教育学家。

  还有一些人,他们的名字与历史上的今天息息相关——

  1207年10月3日

  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去世

  辛弃疾(1140年-1207),字幼安,号稼轩,山东东路济南府历城县(今济南市历城区遥墙镇四凤闸村)人。南宋豪放派词人、将领,有“词中之龙”之称。与苏轼合称“苏辛”,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

  辛弃疾生于金国,少年抗金归宋,曾任江西安抚使、福建安抚使等职。著有《美芹十论》、《九议》,条陈战守之策。由于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后被弹劾落职,退隐山居。开禧北伐前后,相继被起用为绍兴知府、镇江知府、枢密都承旨等职。开禧三年(1207年),辛弃疾病逝,年六十八。后赠少师,谥号“忠敏”。

  辛弃疾一生以恢复中原为志,却命运多舛、备受排挤、壮志难酬。但他恢复中原的爱国信念始终没有动摇,而是把满腔激情和对国家兴亡、民族命运的关切、忧虑,全部寄寓于词作之中。其词艺术风格多样,以豪放为主,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其词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典故入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现存词六百多首,有词集《稼轩长短句》等传世。

  从“沙场秋点兵”到“天凉好个秋”;从决心为国弃疾去病,到最后掰开嚼碎,识得“辛”字含义,再到自号“稼轩”、“同盟鸥鹭”……与其他文人不同,他的词不是用墨来写,而是蘸着血和泪涂抹而成的。

  我们今天读辛词,总清清楚楚地听到,一个爱国臣子一遍一遍地啼血自白。总忘不了,那在“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的无比惆怅身影——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青玉案?元夕》)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600多首作品无法书尽赤子征战、徘徊过的每一步,却让我们永远记住了他一生的不温暖。不妨某一日,在似真似幻的睡梦中,走进一间铺着月光的酒馆,与“可怜白发生”的他,把酒言欢。

  (部分资料来源于《经典江苏30年》、三联生活周刊《费孝通:<江村经济>与<乡土中国>》《今天,为什么我们要怀念费孝通?》)

  交汇点记者樊玉立综合整理

标签:

编辑:邓晓琦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