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江苏时政 >正文

有序推进开放 防范金融风险——访南京审计大学教授张维

来源: 新华报业网-江苏经济报   作者:杜颖梅  2018-09-19 12:01:03

  【速问精答】

  出场嘉宾:南京审计大学教授张维

  问:您对金融领域进一步开放有什么建议?

  答:金融必须坚持进一步开放,但也应坚持有序开放。同时,要注意完善事前、事中和事后监管,不能出了事再监管。此外,还应重视金融人才的培养。

  问:近期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大,有人担心人民币会继续贬值,您怎么看?

  答:一个国家的货币背后隐含的是国防实力、经济实力和政治实力,中国这三个方面目前都足够强大。我们有超过3万亿的外汇储备、足够的财政收入,积累了20多年汇率管理经验,具备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实力与条件。

  问:请您推荐一本财经类书籍。

  答:我推荐《金融科技:发展趋势与监管》。金融科技对生活和社会的改变已经显现,中国金融和企业将面临更大竞争,未来竞争的焦点可能就在金融科技领域。

  “站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金融开放的任务和重点已发生变化。”南京审计大学教授张维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走过40年,中国金融开放已从当年主要为经济的改革开放提供配套服务,转为让更多的外资进入中国金融市场,以促进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他同时提醒,金融进一步开放必须坚持有序,注意完善监管,加强人才培养。

  从“极不充分”到“全球第一”

  1979年,日本东京输出入银行被允许在北京开办代表处。这是第一家外资银行在中国获得执照,标志着外资机构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1994年,《中国外资金融机构管理条例》颁布实施,中国对外资金融机构的管理进一步规范化。1996年,开放经常项目,允许外资银行试点经营人民币业务。2002年中国加入WTO后,中国证监会颁布《外资参股证券公司设立规则》和《外资参股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规则》。2005年,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实施QFII和QDII制度,相当于在特许情况下允许外资进入中国金融市场。2009年,开始实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2015年,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按照IMF对资本账户的分类,40项中,我国已全部或部分实现了可兑换的项目超过35项。2018年,推动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金融发展极不充分。”在仔细梳理了中国金融开放走过的历史足迹之后,张维告诉记者,金融开放取得的成绩从如今几个标志性的数据就可看出:中国银行业的总资产已超过250万亿,居全球第一;我国股票市场总市值全球第二,债券市场总市值全球第三,保费收入总额全球第二。此外, 2015年之后,人民币汇率波动市场化水平和幅度已越来越接近国际市场投资者的预期。

  当然,目前我国金融还存在许多不足:一是金融市场开放度还不高,主要体现在A股市场没有全部开放,B股市场未来发展走向尚未破题。二是人民币目前在全球国际结算的规模还较小,与我国经济实力不相称。三是外资金融机构在国内金融市场的份额还很低,只有1.2%,而发达国家外资金融机构的占比一般在10%。

  从“狼来了”到“欢迎开放”

  张维对记者说,当前金融开放的主要任务是:提高外资进入中国金融业的市场准入比例,提高外资参与中国金融市场的比例,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这种转变基于我国经济实力已发生明显转变,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同时,我们在金融科技方面也具备了一定技术优势。

  当年,外资银行初入中国,国内金融界一片“狼来了”之声。今年,外资持股比例限制被放宽,业内人士纷纷表示“欢迎开放”。张维表示,30多年前的“怕”,主要是大家认知不足产生的一种恐惧——既对境外金融业和机构不了解,又缺乏自信心,金融工具的创新和供给也不足。但实际上,即使我国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就开放了经常项目,外资金融机构仍由于在商业文化和市场运作等方面“水土不服”,在中国发展至今规模并不大。“我们如今已有足够的认知能力、自信心、产品开发能力,来处置进一步开放可能带来的风险。”

  据介绍,进一步开放将带来三大影响:一是3-5年内金融市场版图重新划分,随着独立的外资金融机构增多,国有金融机构的市场份额势必会减少。二是倒逼国内金融机构进一步改革,包括法人治理结构、内部管理流程乃至人才培养机制改革。三是外资金融机构在国内独立运行增加了金融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在开放过程中,肯定会让渡一些市场份额给外资金融机构,但比起开放所取得的巨大福利,这种让渡是合理的。”张维说。

  从有序开放到防范风险

  张维认为,目前国内金融市场的泡沫较严重,金融杠杆较高,在这个时候进一步推动金融开放,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确实较大。他建议,坚持金融开放政策不变,但要有序开放,注意防范风险。

  监管层要注意三个问题:一是对外资金融机构,要审慎适度地发放和管理牌照,做好研究与预判。二是对国内金融机构尤其是国有金融机构,要提前做好改革准备,给出相关政策建议。三是对资本项目的开放,要持谨慎有序的态度。最近两次全球金融危机和今年上半年全球金融震荡都给了我们一个警示。只有当人民币足够强大、在全球结算规模足够大、币值足够稳定时,资本项目的全面开放才有效。”张维预测说,2049年之前逐步有序地放开资本项目完全有可能。

  面对金融开放所带来的影响,张维建议本土金融机构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加大对金融科技的投入,大幅度改变现有的金融模式,加强高层次人才储备。一般来说,一家金融机构至少应有1/3的人具备与外资金融机构进行日常工作交往的能力,而目前这一比例不足10%。

  江苏的企业同样要做好迎接金融进一步开放的准备。“金融服务肯定会越来越方便,但金融风险和陷阱也会越来越多。”张维提醒说,企业应提升财务管理、公司金融领域及人才的专业化程度,特别要做好金融资产的风险管理。

  江苏经济报记者 杜颖梅 实习生 王 慧

标签:

编辑:范杰逊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