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拿什么拯救中国传统村落?退休记者赴200个古村镇田野调查(视频)

来源: 新华报业网   作者:陈洁  2018-09-13 19:50:14

  “牛拴在桩上也是老”,这是中国民俗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王喜根常挂嘴边上的话。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人都有选择过什么样生活的权利。闲不住的王喜根退休后并没有“退下来休息”,而是以江苏“非遗”抢救志愿者的身份,到全国200个古镇古村落进行田野调查。他始终记着冯骥才的一句话:“我国的很多传统村落,就像一本厚厚的古书,只是来不及翻阅,就已经消亡了。”

  位于皖南山区深渡镇的阳产村

  窑湾百年老字号

  位于无锡东南鹅湖镇境内的荡口古镇

  田野调查,花甲之年的生命追求

  退休后,有大把时间你干点什么?有人照顾外孙,有人伺候花草,有人出门旅游,有人追逐爱好。而王喜根,却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田野调查上,实现花甲之年的生命追求。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在许多场合呼吁:“传统村落是农耕文明留下的最大遗产,现在已到了关乎传统村落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成长于江南古镇,王喜根内心深处对于中国的古镇古村落有种挥之不去的情结。在他看来,传统村落是中国的“箱底儿”,是不能消失的根,退休后有了更多可自由支配的时间,他希望通过个人行为的这种调查,能把经验分享给社会,实现退休后的人生价值。

  挎着两个相机,王喜根出发了。江苏苏南、安徽皖南、湖南凤凰、广东潮汕、贵州黔东南、江西吉安、山西晋城、浙江南浔、福建武夷……200个古镇古村,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因为电视剧《白鹿原》的热播,他来到山西晋城的上庄古村,记录了一批品质高、保存完好的古建筑;因为朋友的推荐,他来到广东陆丰石寨村,拍摄下了城高8米、环山而筑的石寨。始建于初唐的石寨,至今外观完整,宛如一只银环挂在雄狮的颈项。

  有的地方不止去了一次。2005年,王喜根第一次来到泾县桃花潭时,那里还只是个到处破烂不堪的“空心村”。2017年,当王喜根二度踏进桃花潭,情况已经有了明显改观。老宅修好了,抬首四顾皆美景,汪伦送李白之地也成了吸引游客的金字招牌。

  出生在京杭大运河畔邵伯古镇的王喜根,对江苏的古镇古村落有特殊的情结。他记录了藏于苏州西山岛上的多个明清古村落,讲述了东台安丰古街从拆到最终保留下明清老街的经过,也欣喜地见证了家乡扬州“邵伯驿站”的落成,让古镇魂兮归来。

  退休前,王喜根是我省江苏一家报社的副总编辑。记者的职业生涯,赋予了他更多观察、记录、思考的视角和能力。中国的古镇古村落现状到底是什么样的?在关乎传统村落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在调查中,他拍摄了大量图片、并写下了35万字的《拯救古镇古村落》的文稿。

  拿什么拯救你,中国传统村落

  

  王喜根所去之处,有三分之一是尚未开发的村落。不同地域的村落与地形、地貌、山水结合巧妙,虽幽居深处,却美若世外桃园,但也有一些问题客观存在着。

  今年7月,他冒着酷暑去了山东泰安二奇楼村,眼前的老人、小孩,和身后的石头墙上“关爱空巢老人”六个大字点中了这个村落的辛酸。还有一些有百年历史的古镇,也在岁月的侵蚀中破败不堪,木料捏起来就跟海绵一样,修缮的资金压力巨大。

  另外的三分之二,在古村落开发和保护的过程中,也存在“走偏”的现象。

  “一个是物质的、外观的东西,如老街老屋、古迹遗存;一个流动的脉络,即古镇古村落历史的变迁;还有一个是非物质的东西,如民风民俗、地方戏曲、民歌表演艺术、地方传统手工艺等。”在王喜根看来,物质遗产是肌体,历史是血液,非物质遗产是外在的气质,三者共生共存,铸就了一个个古镇古村落的品格与风韵,需要各级政府和当地百姓悉心保护,才能得以长久传承。但是在调查中,他发现一些地方政府拿到“中国传统古镇古村落”的金字招牌后,还没有对村镇保护有一个严格的标准和措施,第一个念头就是开发旅游。投资商来了以后,按照”区域规划、产业策划、整体运行”的模式,运用文化创意改造村镇旅游。结果原住民“被上楼”,顾不上文物的“原建性”,“拆”字当头,粗制滥造。

  最让他痛心的是,七百多年历史的浙江某村,是目前全国保护最好、群体最大、型制最齐的一个古村落,却被硬生生地改为“八卦村”。为了自圆其说,村里大公堂前的圆形水塘被填埋一半,再加上一个水泥盖,搞出个“太极阴阳八卦图”,并大肆宣传,用无稽之谈来满足游客的好奇心。江苏某村号称”乾隆金屋藏娇的地方”,将未经证实、荒诞不经的故事编成广告词,不仅误导了游客,也败坏了古村落形象。

  大量的走访调查之后,王喜根越发觉得,虽然是退休后的自发行为,但自己有责任把所见所闻、把亮点和问题一起写出来,让社会来一起思考:究竟该拿什么来拯救我们的古镇古村落?

  村篱藩落,凡人小事之美

  退休后积极参与社会生活,对王喜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这个梦想差一点就无法实现了。

  2014年,刚刚领到退休证一个星期,王喜根就因为早期直肠癌住院了。比起病痛,他更担心的是切除手术后要在腹部制造瘘口这件事。“以后我要是背着一个人工排泄‘出口’,还怎么去古镇古村落调查?”

  他问医生,有没有技术可以一次性解决这个问题,不做瘘口。医生说,有,但能不能成要看开刀后具体情况而定。切除手术足足进行了4小时,醒来后他第一句话就是:结肠和直肠接上了没有?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那颗悬着的心才落下来。

  术后的王喜根一下瘦了20多斤,腿上的皮都能拎起来。可刚刚修养半年,夫人陪伴下,他迫不及待地上路了。路途艰辛,特别是一些偏僻的古村落,路难找又难走,可他却乐此不疲。烈日下主动提出用摩托车载他去村庄的小伙子,爬到高处拍摄完毕后农民老伯早已为他沏好的一壶乌龙,总是猝不及防地温暖着王喜根。

  在调查中,他走访了一些多年来坚持不懈保护和抢救古镇古村落的当地人,他们很多都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却还在为了“唤醒”村庄做着积极的努力。

  苏州的明月湾,如今已是西山最有名的古村落,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但是,坐落在孤岛上的这个古村,昔日也是冷冷清清,瓜果滞销,农民不富。一位叫秦伟平的小学校长提议将村里的古香樟、古码头、古街道、古民宅、古宗祠等人文资源转换为旅游资源,才有了今天活力绽放的明月湾,就连最初的那张五元面值的门票都是他动手设计的。

  如今年过七十的郑小河,也曾让位于皖南山区深渡镇的阳产土楼死里逃生。通过邀请摄影师拍照,以及自己在报纸论坛上发表文章宣传,阳产村这个有着先辈传承下来的土楼群、却与世隔绝的村子逐渐有了名气,改写了原本被废弃的结局。

  “他们的义举让我肃然起敬,有这样的榜样走在前头,我们的古镇古村落就有救。”在这200个古镇古村落的田野调查中,王喜根记录了一批像秦伟平、郑小河这样的老有所为者的故事。步入老年,利用人生阅历和经验回馈社会,是他们快乐的源泉。

  交汇点记者 陈洁

标签:

编辑: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