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江苏经济 >正文

新国酒·梦之蓝┃2018“新经济 新动力”经济学年会在京举行

来源: 交汇点   作者:  2018-08-26 20:09:11

  交汇点讯 新国酒·梦之蓝┃2018“新经济新动力”网易经济学年会夏季论坛今日在京举行,多位国内外顶级经济学家、部委领导和知名企业家齐聚论坛,讨论当前中国经济最为重要的热点议题。

论坛现场 摄影 潘海兵

  诺贝尔经济学奖托马斯·萨金特:现在不是一个适用威胁的时代

托马斯·萨金特摄影潘海兵

  交汇点公开课导师、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萨金特数量经济与金融研究所所长托马斯·萨金特在年会上指出了哪些因素对国际贸易有障碍,并对美国的贸易和关税政策进行了判析。

  他首先表示,全球绝大多数的经济学家,以及很多商业人士都认为国际贸易对绝大多数人有好处,贸易的障碍有哪些也比较明确,一是交通成本;二是信息成本,你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你相不相信我,我是不是能够相信你;三是关税,一个国家施加给另外一个国家税;四是非关税贸易壁垒。

  一个国家政府能够用于制约国际贸易的最简单工具,首先就是关税。对于美国的公民来说,却是另外一个结果,我们的政府如果提高关税话,你看,在我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是中国制造的,包括我的笔,我将会支付更多的钱给美国政府。他们威胁提高关税,就是想在谈判桌上多一些筹码。威胁能够带来好处,比如说量化贸易限制,现在美国反复使用,从1945年开始就用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在1930年代,国会把关税这个权利给了总统,因为他们认为,给总统一些谈判工具,使得总统成为一个非常强有力的谈判者,让他有谈判筹码,说服其他国家降低关税。但现在一些证券人和美国政府的支持者想要用关税限制进口,因为美国一些生产者,他们生产低下,不愿意竞争,他们就要用关税作为一个威胁工具威胁其他国家,防止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他们想保护美国的那些人,如保护美国钢的生产者。

  但是,也必须看到,现在美国的很多生产者和消费者,不愿意产生贸易战,不愿意美国施加更多的关税。中国或者是欧洲的税,其实很低,你看中国,过去的35年或者40年,实际上这是一个对世界贸易开放的奇迹,面向全世界降低贸易壁垒。

  我认为,现在并不是个到处适合用威胁的时代,虽然威胁确实起过作用,但威胁是应该小心使用的东西,政府不应该去使用这种威胁,我想以我自己国家的历史举个例子,1805年到1812年的时候,因为美国总统错误的计算,美国针对于北美体系发布了威胁,导致了美国经济的问题。第二个是在1960年代晚期和1970年代,美国政府的石油进口协议,和几个国家签的互利贸易协议,排除了很多中东国家,如伊朗和伊拉克。那些被排除的国家建立了卡特尔,欧派克石油输出国组织,提升价格,结果导致了两次石油危机。另外我想强调的是,某些工作在美国消失,不是因为贸易,是因为技术在变化,没有哪个政府能阻止这个事情发生。

  于学军:银行业要直面科技力量

于学军 摄影 潘海兵

  银保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在年会上表示,从银行业自身来看,科技运行带来的冲击和改变十分明显,以智能手机的崛起为界,分为两个完全不同的阶段。之前银行业对科技主要着眼于内部管理,体现为计算机的推广使用,在于内部组建一个网络系统,为客户提供更便捷、更快速的金融服务,形成系统化、网络化,从一开始的同城联网发展为异地及全域联网。随着银联的开发推广,使跨界、跨行之间的结算也可瞬间完成,因此又完成了跨行的结算联网。

  但是,这个阶段银行业仅将计算机的开发使用作为某种辅助性手段和工具,随着智能手机的开发创新,手机与互联网形成了有机结合,遂产生移动互联网的概念,或者说也是一种新业态,致使使用互联网或上网的人成倍大幅增长,其便捷性是固定方式无可比拟的。这对中国或者世界来说都是一场革命性的巨大突破,是人类历史上的大事件。

  于学军指出,银行业与科技的不是一个简单的计算机或科技手段的概念,而变为一个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并从此而产生所谓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虚拟货币、ICO等新技术、新业态。此时,银行与科技的关系,就不再是作为科技辅助手段,由单向的利用与被利用关系,演变成一种双向的互相影响的关系。银行业利用互联网开发、挖掘自己的客户和业务,或者通过互联网为客户提供最方便的业务服务。

  反过来,互联网对银行业也带来巨大冲击,比如营业网点,现在不少银行发现网点门可罗雀,导致不少大中型银行不再扩建网点,而是有计划、有步骤的撤销整合网点,因为很多客户都选择使用网上银行办理业务。据调查,现在银行业80%以上的柜台业务均可在互联网上操作完成,跑银行的人士在明显的减少。实质上,这就是互联网发展对银行业的冲击。

  龙永图:贸易保护主义是死路一条

龙永图 摄影 潘海兵

  原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副部长龙永图在年会上表示,以贸易保护主义应对贸易保护主义是死路一条。他就贸易保护主义和经济反全球化阐述了看法。

  他说现在反全球化的潮流,主要针对二战以来的全球多边贸易体制,针对世界贸易组织,特朗普曾经扬言甚至退出世界贸易组织,认为这个组织已经过时了,没有什么用了,世界贸易组织主要干三件事情,一个是制定贸易规则,第二是在全球谈判,市场开放,第三就是解决国际贸易争端。

  特朗普显然是不喜欢这三个职能,他不喜欢全球一整套能够管住美国在内的这一套国际规则。世界贸易组织是要求开放市场的,但他不喜欢开放市场,只喜欢别的国家开放市场和而自己不开放市场,在这个问题上他双重标准。

  特朗普反全球化的第二个对象,就是反对贸易自由化,世界贸易组织成立的几十年当中,关税和贸易总协定一直在进行贸易自由化的谈判,经过了若干轮的谈判,结果使世界贸易呈现非常自由发展态势,当国贸总协定成立的时候,全球关税总的水平是44%,201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确定中国的整体关税水平的时候,当时世界贸易组织的总体全球平均水准已经降了6%,发展中国家平均10%,发达国家3%,中国整体关税从17%降到了9.7%。

  全球几十年谈判使得关税越来越低,而且关税越低的国家在全球化的生产当中越占有有利的地位,关税越高的国家全球化产业链的生产方面占有非常被动的地位。事实证明,我们中国降税是完全正确的,关税降低以后税源和税基扩大了,可以收到的关税就会越来越多。2001年中国海关总的收入250亿人民币,到了去年我们海关关税的总收入到了一万九千亿,降税没有影响我们国家的财政收入。

  中国积极支持经济全球化,我们支持多边体制,习近平总书记和我们中国领导人多次强调,我们支持多边体制,反对单边主义,因为只有多边体制才能代表最广泛的国家平衡的利益。此外,我们希望各国政府都采取更加开放的贸易政策和投资政策,形成一个支持经济全球化的态势。

  我们应对国际上的贸易保护主义,主要有两招,第一招一定坚持中国扩大开放的这样一个路线,以贸易保护主义对贸易保护主义死路一条。事实上,我们中国在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的时候提出了更多的扩大开放的措施,今年3月份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提出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四条重要措施,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积极的增加进口。所以我们现在正在积极筹备史无前例的全球进口的博览会。我们在吸引外资的问题上,又采取了更加开放的态度,增加开发外资对中国市场准入的范围,而且在合资股比的问题上采取更加开放的态度。

  第二招就是坚持科技创新,当今谁能够坚持拥抱以互联网为代表的这样一个新的科学技术,谁就能够在推动经济全球化的这样历史进程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更加积极的拥抱新技术,更加积极的创造中国的创新型的体制,成为经济全球化的积极推动者,全球经济的积极贡献者。

  陈春花:企业最大挑战是如何看待所处环境

陈春花 摄影 潘海兵

  北京大学王宽诚讲席教授、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在会上表示,无论是中美贸易还是从国家的宏观政策、经济环境,都在发生深刻变化,作为管理者或者企业经营者,必须有全新的角度去观察。

  她说,这个环境在她看来有8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所有的东西都在升级迭代,没有人可以停在原来的位置上。第二个特点,一切都在转化为数据,必须要了解数据在其中的驱动力量这要从两个方向去讨论,一个是效率如何提升?另外一个,价值如何创新?这两个方向上的价值创造一个很重要的部分都是要用数据驱动。

  第三个特点,所有创新都是现有事物的重组,这给了我们非常多的机会。第四个特点,如何深度互动和深度学习?如果没有能力去做深度互动和深度学习,今天没有办法讨论这个变化的环境对所有人的影响。我自己本人也是一样,我不能只满足于我只能在课程上讲课,我也要讨论在线学习交流,深度解决现实中根本性问题。

  第五个特点,如何协同和共生?第六个特点,链接比拥有更重要,不断开放自己去跟别人做合作,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一种能力,只强调自己的东西,我认为你将会被淘汰。很多人跟我讲,我的核心能力可以帮助我怎么做,我说你要忘掉它,只有忘掉它才有机会。

  第七个特点,“颠覆”,要理解颠覆的核心从来不是从内部发现,它不会从你的内部出现,电信行业的颠覆其实是来源于无线网络,汽车行业的颠覆来源于特斯拉,相机行业的颠覆来源于手机,银行的颠覆有可能会来源于支付宝。这一系列的调整是需要很认真的要看外部,不能仅限于你自己的内部,因为你的内部有可能没有办法让你真正带来颠覆。

  第八个特点,陈春花前一阵去海尔参观时注意到,海尔的工厂已经是一个互联智能的工厂,今天所有可量化、可衡量、可程序化的工作也许将被机器智能替代,这就是今天所处的环境。

  因此,我们需要讨论在这样的环境背景下,企业必须做出什么改变?管理者需要改变什么?

  第一,在战略上逻辑要变,一定要从竞争逻辑转向共生逻辑。我之前研究大型企业,最近十年左右的时间,花了很多工夫对新兴创业企业进行研究。因为我觉得在战略上我们要彻底调整,现在不是大与小的问题,是新与旧的问题、是快与慢的问题、是效率高与低的问题。有很多人跟我讲,我这个企业太小,陈老师是不是不关心了?我说今天没有大小这个词,今天谈的一定是快与慢、新与旧、效率高或者低,为什么是从这个概念讨论?因为战略本身的逻辑是完全改变了,是数字化生存背景下企业战略的改变,很重要的影响力是技术推动创新的力量,这个大势不可逆。在工业化时代,最核心的词叫做赢,我们一定要赢,我们到了数字化时代的时候,最重要的不是赢与输,是生长空间够不够?我坚持,全球化的浪潮不可逆,不断扩大生存空间,今天才有机会去成长。

  第二,从管理者的角度,要改变的是管理本身。从分到合因为整个互联互通的时代,组织是在无限链接的空间,没有人可以独立活下来。我如果能跟不同的组织间做信息交换和共享,你的效率会更高。我强调一个观点,企业必须当成整体来看,不要分成财务部、制造部、营销部或者研发部,一定要看成一个整体,把管理效率提升起来,必须把部分墙拿掉,一定要让内部是完全的整体,更重要的是面向外部,必须真正的信仰遵守客户价值,人必须能够集合智慧,一定要能够驾驭不确定性,一定要很认真的对待所有的成本必须跟价值相关,顾客在哪里组织的边界去到哪里,把这个协同的效率做出来才有机会。所以在组织管理当中有一个功能上的调整,这个调整是你要从管控到赋能,你最重要的是让大家成功。

  交汇点记者张佳瑜/文 潘海兵/摄

标签:

编辑:刘雨霏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