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生活资讯 >正文

期待已久,希望是你!“单身狗”佳节难脱单:七夕和我有什么关系

来源: 交汇点   作者:  2018-08-17 20:09:51

  交汇点讯 七夕?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本宝宝不想过什么“七夕节”……面对情侣撒出的甜蜜“狗粮”,不少“单身狗”坦然以对。对他们而言,单身不是因为跟风、耍酷,而是一个衡量所有之后的自主甚至无奈的选择,需要被理解和尊重,不需要他人的指手画脚。恩爱的伴侣总是相似的,单身的却各有前因。佛系单身,屡败屡战,社交恐惧……一个人的生活虽轻松也寂寞,却难以割舍,“哪有人会喜欢孤独,只是害怕失望罢了。”今天,不妨一起听听这些“单身狗”的自白。

  越长大感情越贫瘠

  讲述人:慧慧,女,24岁,高校辅导员

  说起我的感情经历,严格来说是一片空白,但追人的经历可算是丰富多彩。

  十几岁的时候写过情书,递过小纸条,骑着自行车去暗恋的男孩子家里,只为了送他一个沙漏;在车上把写过的信撕成一片片撒向车窗外,看着字迹模糊飘散直至消失不见。郭敬明、饶雪漫陪伴长大的女孩总有些文艺又感伤,矫情而又不自知,但是电影中都是穿着长裙撑着伞的瘦弱少女,而不是我这样看起来很有安全感、踏实又可靠,一说话段子横飞、豪爽大笑的女汉子。现实和小说总是相差甚远,我大概是单身狗中永远活在想象中的那一种。

  常常在深夜思考自己单身24年的原因,除却长相普通,性格爷们,大约就是太主动了,当然前两点可能在很多人看来更重要。初中的时候暗恋了七八个男生,“花心大萝卜”的称号被全校人熟知。到了大学了,却一脚踩进深坑,专一地喜欢了一个男孩子四年。大一刚入学的我,兴冲冲地加入了校排球社。和他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学校的排球场上,那天阳光毒辣,排球场上一个白白净净、高高瘦瘦的男孩挥汗如雨,我瞬间就花痴了。后来打听到他是我们的学长,也是排球社的一员,平常训练都会在,从那以后,我对排球社倾注了所有的精力,夏天35度的高温也阻挡不了我一颗去训练的心,后来听到杨千嬅的歌“心口只得一个勇字”,说的是我本人没错了。

  随着排球技术越来越高,我自认为和他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平常队员们一起出去聚会,我也能插在中间和他插科打诨,我以为这样就能让他感觉到我不一样的存在。后来大家好像都看出了我对他的心思,唯独他似乎什么都不知道。有一天聚完餐,喝了点酒,酒壮怂人胆,给他写了一封告白信,长篇大论的表达了对他的情感,第二天他回复了很多,但我只记住了一句: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

  被拒绝的那天晚上,我在被窝里哭了很久,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他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长得帅点,长的高点,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经过一夜的调整,我以为自己可以放弃了,第二天再在训练场上见到他,便又沦陷了。心想自己怎么能这么没有毅力,湘琴之所以能追到直树,不就是因为锲而不舍、坚持不懈嘛。

  给自己打过鸡血以后,我又恢复了从前,和他保持着朋友关系,默默等待着时机。一年后,我以为时机成熟,没忍住进行了第二次告白,但他说自己想专心考研,不想影响学习,我的心又痛了一下,但还是告诉自己要坚持。又一年,他马上要毕业了,有一天让我帮他代领快递,我顺势进行了第三次告白,但他说他要去香港读研了,再一次含蓄的拒绝了我。所以直至毕业,我仍然念念不忘,妄想自己还有机会,后来得知这个男孩子去香港后交了一个女朋友,从此释然。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像大学时那样狂热的喜欢一个人、追逐一个人。于是开始沉迷追星,一段时间换一个,好像是内心意识到了现实的不完美,追逐的不可得,认清自己就是一个非常普通平凡的人。工作后听到别人喊我“XX姐”,只想要他们闭嘴。看来我们90后是真的老了。

  这两年对感情更提不起任何兴趣,因为不知道爱情什么时候会来。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不想谈恋爱,只想发财。最后,还是祝福所有的单身狗们早日把七夕变成自己的节日吧!

  早恋后遗症:“不介意孤独,比爱你舒服。”

  讲述人:影默,女,21岁,苏州大学学生

  我是学生,今年大三,自认为是个佛系青年。

  回想起来,和前任在一起的第一年七夕,并不是一起度过的,但那一年七夕却也是我们的心靠得最近的一次。

  那一年七夕,他代表学校去南京参加考试,走的前一天晚上是他父亲来接的。我故意开心地告别头也不回,等他上车了我才回头看,看见他缓慢地摘下眼镜整个人埋进了书包里面。心一下子就很疼,本来以为没那么在意的,可当时就算是半个月都好像生离死别。有句话说的很对:年轻的时候一滴泪都惊天动地。

  高二的时候,学校开始了晚自习,那段时间他的电动车坏了,只能骑自行车。每次到车库,他都会从书包的小拉层里拿出一个垫子系到车后座上,到了校门口的时候再把它拆下来收进去。因为不能被门口的家人发现,又担心我在后座硌得慌。

  诸如此类的细节很多,可以说是当时的他惯坏了我。站在此刻回望过去,仍然会感激当初的他这样善待我,也许他当时也被自己感动,学生时代的纯粹和美好才能维系。即使后来发生了很多不尽人意的事情,在脑海中留存最深的印象仍然是最青涩的那个时候,也许这就是我的选择性记忆吧。

  情愿记住这些美好。当然,选择不回头也是因为——真的不想再破坏那些过去了。早恋是滥觞,不介意孤独,比爱你舒服。

  习惯是种可怕的东西

  讲述人:包包,男,30岁,新媒体编辑

  七夕到了。

  我这个30岁老男孩的感觉是:——无感。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本书,叫《钝感力》。书里讲敏感的人不一定比迟钝的人混得好,有时候装傻犯糊涂反而会让生活轻松一些甚至收获地更多一点。

  事实上我目前对恋爱就是这样的状态。

  刚刚迈过30岁大关,可我天生乐观,也不见得有多着急这事儿。从事媒体工作,身边同事女性居多——至于单身男性,不瞒你们说,我们这一层就我一个。每天8点到岗,敲敲电脑,饭后也能和那些已婚未婚的女同事们聊聊最近的热播剧,晚10点趁着夜色回到住处,刷刷美剧,也会约朋友喝个小酒、聊聊心事,生活日复一日,被我成功地填满。

  用“一个人”填满所有生活,旅行、吃饭、看球……包括一个人回到曾经的大学固执地怀旧。我的大学在西安,当时义无反顾从江苏跑到西安,是为了她——从高中开始就喜欢着的她。因为种种错过,在最合适的那段年纪里我们始终没有走到一起,两个人的生活轨迹也迅速分离——她结婚生子,我单身至今。

  真的不是还在等她。10年了,足够让人死心。一方面我很清楚现实,把自己合理安置在生活的齿轮上,偶尔禁不住家人催促去相亲,重复着遇见和失望;但另一方面我又故意迟钝,我告诉自己我还没有到不得不将就的程度,我告诉自己我也许习惯了一个人……

  其实过去很多事情已经模糊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混沌什么。我只是暂时还说服不了自己,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它让你忘记自己是不是还在爱着,或者不会爱了。

  我的身体里住了两个17岁少女

  讲述人:之逸,女,34岁。国企江苏总部法律顾问

  “今年七夕,我打算到健身房上私教课,锻炼和流汗是忘却烦恼的法宝。” 34岁的之逸看着像24岁。夏天总爱穿白底印满樱桃花、柠檬的真丝连衣裙,纤腰不盈一握,没人会觉得她在装嫩。5年前,她从分公司调入这家垄断国企的江苏总部,上班没几天,就有了“法务部杨幂”的绰号。她笑笑回复:“嘿嘿,也就是发型像吧?”

  从小当惯了女神,长得美成绩好家境好,高考很顺利地进了南大法学院。法律系出名地难找工作,她毕业就考进了录取率1:1000的知名国企。先在子公司工作了3年,因表现出色被推荐调入总公司的法务部。领导看重,与同事们也都处得极融洽。前年升职加薪后,她顺势把房子换成了现在南部新城的大户型精装房。每个月开车回郊区的父母家看看长辈,一切都堪称完美,唯独缺少一个情投意合的伴侣。如果硬要把她也归类到单身狗的话,那至少是吉娃娃或者贵宾级别的。

  “都说爱笑的女生,运气总不会太差。”她常常想,我笑点这么低的人,为啥偏偏在婚姻上运气这么差?前30年,她的感情生活其实根本没多少空窗期,高中时的初恋男友跟她一同考入南大,本科毕业时她申请去了韩国梨花女大读研,男友保研成功留在南京。聚少离多感情淡了,几次吵架后就分开了。她从来不爱黏人,读研时总趁着假期和同学在国外到处旅行,对这段初恋也没想过挽回,世界上有趣的事那么多,她相信更好的在后面。

  回南京工作后,家里各种亲戚不停地给她介绍各种优质单身男,官二代、名企程序员、投行男、高校青教、公务员……28岁前,都是她挑别人,内心对30岁前结婚这个目标很笃定,每年情人节、七夕,都早早有男生约她到餐厅共度。28岁后,介绍的人越来越少,适合条件的男生对她不再那么专注和热情。她也暗自着急了起来,但依然不肯降低标准——那么多年都等了,终身大事将就不来。30岁后,爱情却在生活里缺席了。

  认清现实,她并没自暴自弃,索性给自己安排起了各种课程和节目。“我要证明给所有人看,没有男票,自己依然可以过得很好。34岁,只不过是身体里住了两个17岁的少女而已。”健身、徒步、法语、绘画……之逸反而比20岁时更忙了。由于规律的锻炼和作息,身材也比前几年更凹凸有致。但她的努力并没换来外界认可,每次回家,自己又变回了那个婚恋市场上的失败者。结婚,已经成了全家讳莫如深的一个词。只要她在家,爸妈都小心翼翼地不碰触这个话题。“女人过了30岁还没有一张结婚证傍身,之前所有的付出就会自动生成差评。”

  今天,你和谁一起过七夕?你为什么不过七夕?你最喜欢上面哪个单身故事?戳留言区,说出你的故事,说不定今天就能在评论区找到有缘人~

  

  交汇点记者樊玉立 沈蕾 实习生 乐美真 陈爱梅 朱迪齐

标签:

编辑:刘雨霏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