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省委书记提到的这首诗,原来还有这样的内涵

来源: 交汇点   作者:朱威  2018-08-14 12:44:13

  长江,中国第一大河。它从雪山发端,东流入海;它波澜壮阔,可观水天一色。千百年来,文人墨客争相咏叹,其中有一首,被称为旷世奇作。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在其近期刊登的署名文章中,也特别提到了这首名垂千古的优秀作品。这首诗好在哪里,或者说,这首诗的“超越性”在哪里,它于长江经济带建设又有何借鉴意义?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8月11日,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在《经济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扛起走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前列的重任》,文章从历史与未来的维度,从国家战略意图与江苏现实需求的角度,从使命与担当的高度,深刻阐释了江苏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中所拥有的地位与承担的使命。

  值得注意的是,娄勤俭书记在文章结尾特别提到了唐朝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这首“孤篇压全唐”的佳作,描绘的就是长江江苏段的景色:

  “春江潮水连海平”“江天一色无纤尘”,这样的人间胜境不能仅是诗篇里的怀想,更应该焕发出新的时代光彩。“人生代代无穷已”,但一茬人有一茬人的责任,我们有决心有信心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唱好新时代的长江之歌,再现大江东去、万里清波。

  《春江花月夜》很多人都不陌生,世人记得“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开阔磅礴,记得“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的静谧悠远,还记得“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的平静深沉……

  时光深处,我们吟咏的是孤月漂浮海上的美景,是江天相接的旷远意境,是斗转星移中亘古不变的宇宙情怀,更是具备超越性的普世价值。古往今来,长江之水承载着人们几多情思,以及它流经过的土地的美好希冀。美景出盛情,诗情种种,留在诗人遥远的怀想中,也渗透在江苏建设发展的轨迹中。交汇点记者特别采访了政府部门、高校教授等专业人士,请他们为我们解读,那些藏于诗中的长江生机和江苏活力。

  看,一幅《春江花月夜》长卷正在展开——

  春江花月夜张若虚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生态

  江潮连海,月共潮生。月光倾洒下来,荡涤着一切尘埃,江水绕过花草遍生的原野绵延向前。《春江花月夜》以春、江、花、月、夜五物描绘出了令人心驰神往的良辰美景,而这也是长江江苏段的景色。

扬州市三湾公园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的故土,有绿水绕城,有明月城郭,更有园在城中、城在景中的诗意生活。黄金水道正不断释放绿色效益,生态优先的潮流壮阔澎湃。绿意盎然的长江岸线上,一幕幕绿色转型“大片”正生动演绎着我省高质量发展的新追求。

  “要坚持生态优先,推动绿色发展,建设生态更优美的江苏长江经济带。”省环保厅负责人表示,扎实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要重点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加快改善水环境质量和空气环境质量,推动“三线一单”(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限和环境准入负面清单)落地,严厉打击环境违法行为,探索形成一批长效机制。

  今人诗句

  “大江东去,龙势矫矫向太阳,龙尾黄昏,龙首探入晨光,龙鳞翻动历史,一鳞鳞、一页页,滚不尽的水声。”诗人余光中笔下的长江是盘踞历史的长龙,一寸龙鳞一泓绿水,这是最美的长江,是延续至今的美丽画卷。

  大江东去

  现代/余光中

  大江东去,浪涛腾跃成千古

  太阳升火,月亮沉珠

  哪一波是捉月人?

  哪一浪是溺水的大夫

  赤壁下,人吊髯苏犹似髯苏在吊古

  听,鱼龙东去,扰扰多少水族

  当我年老,千尺白发飘

  该让我曳着离骚

  嫋嫋的离骚曳我归去

  汨罗,采石矶之间让我游泳

  让不朽的大江为我涤罪

  冰肌的江水祝我永生

  恰似母亲的手指,孩时

  呵痒轻轻,那样的触觉

  大江东去,千唇千靥是母亲

  舔,我轻轻,吻,我轻轻

  亲亲,我赤裸之身

  仰泳的姿态是吮吸的姿态

  源源不绝五千载的灌溉

  永不断奶的圣液这乳房

  每一滴,都甘美也都悲辛

  每一滴都从昆仑山顶

  风里霜里和雾里

  荒荒旷旷神话里流来

  大江东去,龙势矫矫向太阳

  龙尾黄昏,龙首探入晨光

  龙鳞翻动历史,一鳞鳞

  一页页,滚不尽的水声

  胜者败败者胜高低同样是浪潮

  浮亦永恒沉亦永恒

  顺是永恒逆是永恒

  俯泳仰泳都必须追随

  大江东去,枕下终夜是江声

  侧左,滔滔在左耳

  侧右,滔滔在右颊

  测测转转

  挥刀不断

  失眠的人头枕三峡

  一夜轰轰听大江东去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经济

  月光照耀着春江,随着波浪闪耀千万里。沿江而下的一个个产业高地,如波光粼粼的江水一般,熠熠生辉。

  鱼米之乡的自然禀赋,控江扼海的区位优势,让江苏有了蒸腾澎湃的经济活力,江苏正处于“长江经济带”和“长三角一体化”两大国家战略的叠加区。长三角区域的目标定位就是全国贯彻新发展理念的引领示范区、全球资源配置的亚太门户、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

泰州港核心港区

  “在未来发展中,江苏还要进一步保持和扩大开放型经济发展优势。抓住‘一带一路’发展机遇,在调整优化进出口结构、更好利用外资、健全‘走出去’服务保障体系等方面加大创新探索。”南京大学经济学系主任杨德才说。

  今人诗句

  “高质量发展的道路越拓越宽,万里长江图以光的速度更改。”诗人刘业雄在《东方巨龙的新时代》中描绘着长江经济的蓝图,万古长江,从没有停止奔腾的脚步,浩浩汤汤,一直在路上。

  东方巨龙的新时代

  当代/刘业雄

  一条东方的巨龙,

  衔着一颗明珠,脚踩万顷波涛,

  舞动千里云团,昂首阔步地跃入了东海!

  一个崭新而亲切的名字——长江经济带,

  带着岁月的梦想回声,带着时代的高声呐喊,

  展示了跨海越洋的新气概!

  从此,祖国的母亲河伸出了壮实的臂弯,

  精神抖擞地伸向浩瀚的世界,伸向蔚蓝的胸怀。

  挟着四十年骀荡的春风,

  掀动中华民族复兴的浪花,

  带着无可抑制的激昂与澎湃!

  兴业路上的那座石库门,微笑地注视着——

  九十七年后,又一次开天辟地的豪迈。

  西至三江源,东到崇明岛,

  一迈步就是一个时代的跨越,一跨越就是一个民族的精彩!

  改革开放的每一个大手笔,

  一个比一个雄伟,一个比一个气派,

  万里大江的每一朵浪花,都是光荣与梦想的节拍!

  万里大江的每一朵浪花,都是光荣与梦想的节拍!

  看吧,产业转型升级的引擎不断加快,

  高质量发展的道路越拓越宽,

  万里长江图以光的速度更改,

  母亲河的两岸系上了七彩纽带!

  听吧,川江号子融入了浦江之歌,

  远航的千帆和着两岸猿声唱出的天籁,

  生态文明的绿色交响一曲曲排开!

  大江奔流的多声部,是那么雄壮而慷慨!

  诗画浙闽,水秀山灵;

  吴淞口外,交汇江海;

  两江新区,朝气蓬勃;

  荆楚三湘,绿意盎然!

  为母亲河的生态蓝图筹画,为美丽中国的绿色发展把脉。

  长江经济带,攀登在历史搭起的脚手架上,将成为掷地有声的中国品牌!

  这是一块华夏文明的大屏幕,这是一个无比壮阔的大舞台——

  一条东方巨龙,翱翔腾挪地“上”了“海”!

  一条东方巨龙,翱翔腾挪地“上”了“海”!

  你住江之头,我住江之尾,

  雪山下的村寨,紧紧连接着大都市的血脉。

  我们站在东海蛟龙的脊背上,漫天云霞任我裁,万紫千红任我摘,

  织一幅最美、最美的图景,织进对母亲河最深、最深的爱……

  升帆了,鸣笛了,解缆了,起锚了,

  唱起新时代的“长江之歌”,前方是蓝天、阳光、白云彩;

  迎接东方巨龙的,是无比美好的新时代!

  迎接东方巨龙的,是无比美好的新时代!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文化

  鸿雁传书,鱼龙潜跃,古语中的意象纷繁,情真意切,由此孕育了一代代文人骚客的水韵情怀,无数人在这里吟咏、怀想。长江成为“历史悠久”“气候温润”“人民富庶”的代表,她是紫砂壶、大闸蟹、《茉莉花》的故乡,也是“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般的梦里水乡。

  与水为邻、枕水而眠,长江水赋予了江苏水乡“灵动、诗意、包容、开放”的历史文化气息。长江便是这江南水乡的主脉,她把众多江湖河荡连接起来,勾勒出如人体脉络般的轮廓,氤氲的水汽,为这片土地笼罩起一层诗意。

镇江金山湖畔大鱼嘴岛苏台灯会现场

  在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教授看来,江苏正在积极打造的扬子江城市群、推进的宁镇扬一体化都是通过沿江城市的互动来建构历史文化空间,以城市为核心进行文化带的建设,“归根结底,长江经济带建设不能离开长江文化带的建设”。

  今人诗句

  “颤动的银铃,跌落在李白的酒杯里,呼啸奔腾的长江,造福子孙的大川。”诗人薛鲁光亦是这源源长江文化中的一名炎黄子孙,古今传承,长江文化绵延不绝。

  长江之歌(组诗)

  当代/薛鲁光

  河床生命曲

  我站在长江源头眺望

  沱沱河唱着儿歌

  马群和羚羊突奔于云翳之上

  麋鹿和牦牛被阳光切割

  历史是一头永生的金龟

  长江就是金龟倚枕的河床

  生命在河床上留下褶皱

  沱沱河的立碑

  拉起三江源的经幡

  恰是河床上骄傲的皇冠

  翩跹北来的棕头鸥

  依然不经意的嘶鸣

  与海天亲密接吻

  迁徙繁殖的藏羚羊

  两颗化为白云里盐垛的眼泪

  让提着杈子枪的猎户

  从此消失在大坂城的风里

  向我捎来跪拜的震撼

  两叶深深植入忏悔的书签

  三峡船夫曲

  瞿塘峡巫峡西陵峡

  闻名于世的三峡

  经典又传奇

  深深勒进

  声震林海的颈窝

  那不曾淹没的曲调

  刹那间

  惊涛飞掠苍穹

  褶皱布满纤索

  弥散着

  苦辣厚实的那张脸

  叮咚叮咚——

  汩汩潺潺——

  造访的脚步

  引来葛洲坝訇訇的雷鸣

  颤动的银铃

  跌落在李白的酒杯里

  一曲唱遍神州的“白帝城”

  让夸张没有了脾气

  跌落在杜甫的草堂里

  让秋风卷落得怅惘

  变成了寒士们欢颜的广厦

  啊 呼啸奔腾的长江

  造福子孙的大川

  轻载着

  一泄千里的豪气

  叱诧风云的胆略

  吟诵着

  千里峡江的安魂

  滋荣亿万生灵的赞歌

  俱往矣

  亘古的船曲

  苍茫的历史与大地一般

  城市交响曲

  涉水而至——

  芨芨草在如火的阳光下

  骆驼刺在炙热的沙堆里

  伸出干瘪的手足

  难道这就是

  水 我的呼唤——

  长江我品尝到了咸涩的岁月

  经历了从地面升起的悲壮

  请允许我在风中伫立

  请允许我亲吻您的面颊

  在这里 我倚枕您旖旎的波涛

  在这里 我眺望您两岸的魁姿

  我灼灼的目光凝视着您

  翩翩舞起

  黄浦江鼓动的肢体

  它的花翎到长尾巴的绚丽

  在大上海骄傲的开屏

  覆盖了阳刚英气的瓷体

  包容了灵气与精华

  化妆师造化古老的传说

  设计师调动极致的构思

  站在长江的入海口

  你深情地亮眸寻觅

  现代人群理想的巢穴

  你痴情地按动快门

  聚焦

  世博园百花怒放

  中国廊飞龙腾渊

  那让母亲河亢奋的瞬间

  那让每天都发生奇迹的入海口

  你盛情地敞开海纳百川的胸襟

  让李太白醉酒赋诗

  让苏东坡挥毫醮墨

  让王开照相馆的摄影师们

  尽兴摄取万里长江的锦绣河川

  金融航运的青红翠黛

  赋不尽抒不完拍不够啊

  红曲飘然醉心

  一尊还酹江月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民生

  人生代代,各领风骚。张若虚在诗里以平静的口吻道出了“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引用闻一多的评价来说,就是“更敻绝的宇宙意识!一个更深沉,更寥廓更宁静的境界!在神奇的永恒前面,作者只有错愕,没有憧憬,没有悲伤。”

  一代又一代的长江水,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长江人,滔滔江水里有人文,有财富,更有绵绵不绝的民生。在江苏,80%的生产生活用水源自长江,62%近5000万人口居住在长江两岸,与此同时,沿江近400公里的岸线还集聚着丰富的经济、科教、人文等要素资源。依江而生、依江而兴的江苏,积极建设长江经济带,探寻高质量发展,其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百姓的幸福生活。

  2017年底,《关于加快建设扬子江城市群的意见》出台,勾勒出江苏沿江八市进一步融合发展的美好蓝图——在长江黄金水道两岸,南北沿江高铁加快建设,“1小时城际交通圈”“0.5-1小时城市通勤圈”加速落地。

南通城建轨道建设

  “协同发展的追求不代表朝着同质化方向靠近,更不意味着摒弃竞争,而是要铲除社会发展中恶性内耗的毒瘤。”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忠看来,江苏处于国内经济和民生高质量发展的第一梯队,软硬件基础条件较好,在朝着更高目标推进、实现制度健全完善的同时,更应发挥好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使群众获取更多实利。

常熟铁黄沙生态岛

  今人诗句

  “原来你有严父的仪表、慈母的心肠。你像所有善良的母亲一样,沿途拥抱你的儿女,献出你那永不枯涸的甘美的乳汁。”从镇江走出来的著名诗人闻捷感叹长江的豪情哺育这两岸的民生,代代有民生涅槃,代代有民生发展。波涛汹涌,长江人从未停止脚步,永立时代潮头!

  长江万里(节选)

  当代/闻捷

  啊,长江!

  你这太阳的忠诚追求者,

  永不回头地一直向东流着流着……

  流过一万多公里千回百转的长途,

  流过海拔三千公尺直下海平的坎坷的河床,

  流过像执戈的武士那样遥遥相峙的金山和焦山,

  流过古代的朱方,当代的丹徒;

  ——长江啊,你可知你正缓缓流过我的家乡?

  在这里,你轻轻喘息着摊开了四肢,拂去你从高山峻岭带来的沙尘,

  抖掉你从原始森林里带来的草根和树木,

  以及你沿途带来的肥沃的黑土,

  然后你就舒畅地晃动两肩,挺直身子,

  扬起雄浑的歌声、急速向东奔去。

  但是,就在你小憩的这个瞬间,你却为我们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江心的沙洲,

  ——那些飞舞着芦花的荒滩啊!

  生态、经济、文化、民生……

  江苏各个领域的发展与长江的命运相系相牵

  长江之水,

  从远古走来,向未来奔去

  伫立长江之畔

  让我们一起展望更美好的明天!

  交汇点记者朱威 实习生陈洁、李静怡、陈爱梅

标签:

编辑:刘雨霏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