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漂洋过海拥有你|细数旅行里的物缘①

来源: 交汇点   作者:沈峥嵘  2018-07-24 18:04:00

  正值暑假,旅行旺季,伴随旅途的,是一些神奇的“所见即所得”,你在异国他乡或者是不同城市遇见它,中意它,纠结或者当机立断,买下它,塞进行李箱,或者一直抱在手上登机、转机、再登机……或者你错过它,又请朋友帮你买到它,或者在另一个地方神奇地再次遇见它。

  当然,极简主义会嘲讽我们的这种“痴嗔癫”,“佛系”会责怪我们无法“安住”、“放下”、“断舍离”,但是,这些小小的“恋物”有时也是生活里的趣味和旅行里难以割舍的快乐。当你回家,放在合适的地方,它就是一段回忆,这回忆也许有个长长的故事,和岁月相连,和缘分相扣,和趣味相伴,这些回忆,也许枝枝蔓蔓地构成了你并非一马平川的丰富人生。

  漂洋过海拥有你①

  旅行里的物缘

  7月有个周末心情不好,突然看到书橱里这个。

  没错,黑熊,有一年在台湾买的。

http://jcdn.xhby.net/JHD/resource/video/column/10/20180724/1532426780674481036.mp4

  上发条,它艰难地引体向上、再向上……终于,黑熊做个笨拙而了不起的空中翻滚,再笨拙而满足地向下放松。那一刻,我的心治愈了,神奇的心理拐点,心理建设的过程,原来可以借由一个物品达到最后的抵达和共情。这也是策划这组“漂移过海拥有你”的心理机缘。

  聆听这些旅游物件偶得的故事

  2015年夏天,我们一家在日本自由行。第一站东京,这个饼干盒是东京国立博物馆的“Museum Shop”买的,画面是日本江户时代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的著名画作《凯风快晴》。从南吹来的和风即为凯风,凯风里富士山泰然自若,鱼鳞状的浮云、山麓毛茸茸树海,一切仿佛永恒的时间,万物静默如迷。

  而和葛饰北斋的缘分才刚刚开始。结束东京的行程后,我们前往第二站:河口湖。看富士山是本意,但没想到,之前并不在旅行心愿单上的河口湖美术馆,成全我们和一代画师的意外邂逅。

  在火车站,我们候车时随手拿了份山梨县河口湖免费地图,火车上打发时间,我看到地图上介绍河口湖美术馆,脑海里存了此地。到河口湖站,酒店下午三点才chenk in,所以我们仨先在租自行车店寄存行李,然后租三辆自行车沿湖骑行。河口湖在富士山脚下,我们骑着,看一路黛山微云,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寻觅地图上看到的河口湖美术馆。竟然找到,美术馆隐在山里,门脸如隐士,入口是我见过美术馆里最特别的,而惊喜就在这里。

  我们见到葛饰北斋(1760--1849)的画展。之前没有对这个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画家多有感,可是,在河口湖美术馆看到他的市井人物漫画(版画)内心赞叹他确是一代画师,“性之所至,漫笔而画”!

  馆内禁止拍照,心有不甘,我担心忘记,就在随身的小本子上临摹两个喜欢的造型,最喜欢那个神吞吐的烟,最喜欢大道芸人。

  而在转身离开的时候,我们发现美术馆正在卖这两本画册,其中《北斋漫画》是葛饰北斋53岁开始到90岁去世之前绘制的一套绘本集,人物百态、市井风俗、山水鸟兽、神佛妖怪等等,包罗万象,细致周详。因为这套画集是北斋翁的结集作品,因此被命名为“北斋漫画”——这一点,与现代意义中所说的“漫画”有所不同。我们立即买下,现在它们在我女儿的书橱里,成为她的最爱之一。

离开河口湖的那日清晨,我们沿湖看到晨钓的人,看他们用石子在湖心荡出涟漪。离开时,我们乘坐的大巴就像转山一样,让我们再次看到窗外的富士山,也就是一个多小时内,云层越来越稠密,山越来越隐遁,直到富士山完全被云层藏起来。那一瞬间,我不争气地湿了眼眶,是突然后怕,万一错过呢?还是庆幸,没有错过的短暂机缘呢?

  再见,富士山!Good bye, Fuji Mountain!

  再见,科尔多瓦!

  一年后的夏天,2016年的家庭游自由行是西班牙和葡萄牙,我们在去格拉纳达的大巴上郑重和科尔多瓦这样不舍道别!

  行囊里多了几个物件:一个波斯蓝盘子、几个彩色挂钩和一个蓝珠子项链。而这些,与混合着苦胆薄荷和玉香草奇特味道的西班牙记忆互为钩沉。

  “长风在品尝/苦胆薄荷和玉香草的奇特味道”,西班牙诗人洛尔迦曾经在诗里描述安达卢西亚的夏天。

  夏天的西班牙是这样的,鬼马和热烈。

  原本到科尔多瓦准备严肃迷思一下摩尔人与西班牙南部人历史上的融合与分离??可一进到这里,顾不上思索,就被魔幻现实主义的风格醉倒。肆无忌惮的阳光,风吹过,夏日干草垛的热,百花巷仄仄的街角,历史沉重的清真寺和一个街道之隔的市井生活相处融洽,这份融洽让人自在安怡。我只喝了一杯mojito就开始“犯迷糊”,日头正高,安达卢西亚日光无遮拦明晃晃,饱满的橘子树和百花巷里的天竺葵在我迷糊的视线里眩晕着眩晕着。

  “大花瓶你怎么拿回去?我们还要辗转几个地方。”

  “我可以抱着……”

  “醒醒!”

  妥协下,最后只买了几个彩色挂钩、一个波斯蓝盘子和一个蓝珠子项链。

  嗯,波斯蓝盘子如今放在家里,好像被有次腾挪时磕碰了一点瓷,挂钩还没有新屋子的厨房可以使用,蓝珠子项链很喜欢经常配白色的裙子但是非常耿耿于怀的是终究没有买的波斯风格花瓶。

  此处应有歌曲:得到的都是侥幸啊……

  “她在橘子树下/洗刷棉衬衣/她有绿色的眼睛/和紫罗兰的声音/哎,爱情/在开花的橘子树下”还是洛尔迦的诗,每次看到这些物件,脑海里又会浮现那个喝mojito喝到眩晕的午后以及日光下的橘子树。

  ▲科尔多瓦喝晕的午后。

  每到一地喜欢买明信片,这些明信片,真好看。

  1980年,在印第安纳大学,威利斯·巴恩斯通和作家博尔赫斯有一次长长的对话。巴恩斯通说,哈特克莱恩在打字机上打出“this great wing of eternity”(这永恒的伟大瞬间)的瞬间(wink)一词打错了。博尔赫斯却马上接口说:“我觉得错得好,翅膀(wing)比瞬间(wink)好。”在博尔赫斯看来:“快乐是片刻的,人们会有片刻的快乐,但是永恒的快乐是无法现象的。”

  嗯,快乐瞬间即逝。而奇妙瞬间,如果机缘巧合地遇见,如果更有缘分地带回家,仿佛为这难得而美好的“瞬间”(wink)插上“翅膀”(wing),人与物和记忆获得了某种意义上的“永恒”。

  这无法“永恒”的永恒、无法拥有的拥有,如诗人辛波斯卡所感知:“全都是我的/但无一为我所有/无一为记忆所有/只有在注视时属于我。”

  时间仿佛河流,人生亦如旅行。时间从未流向我们,我们总是溯溪而上,而未来转变或溶解为过去的时刻,就是此刻。我们踏踏实实依靠过去的经历这个巨大的集市,将对生命和切身体验投入其中。

  感谢这些物件,漂洋过海遇见你拥有你,仿佛也带回记忆和永恒注视。

  沈峥嵘

  Now君

  新华日报社全媒体国际传播部主任

  爱工作也爱玩的“怪阿姨”~

标签:

编辑:刘雨霏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