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扬州 >正文

扬州这个村,十多年前近千户住别墅,淘宝卖玩具年销售过亿……

来源: 壹周刊   作者:  2018-06-30 13:45:24

  西湖镇金槐村,省内外闻名的“淘宝村”,40年前还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村庄。

  54岁的村民王松和,直言没想到:几家小玩具厂,竟然“裂变”成一个年交易百亿元的大产业,让千家万户过上了好日子。

  1978年,王松和即将初中毕业。

  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通常两条出路,非耕即读。但他的哥哥,一个参加高考,一个即将参加高考。这也就意味着,初中毕业后,他得回家帮父母供出两个大学生。

  当时的金槐村(金槐村由西湖镇西庄村、槐柳村于1999年合并而成),村民多以种地、养猪为主要收入来源。

  “白天干活,晚上苦思冥想。田埂上一转就是一两个钟头,想如何发家致富。”王松和先后跟瓦匠做小工、学木工、进农药厂当工人、磨豆腐。

  1989年,西湖镇乐凯玩具厂招工。

  21岁的王松和,与金槐村的很多青年人一样,进入集体办的乐凯玩具厂上班,走出了除耕、读之外的第三条路。

  王松和在乐凯玩具厂负责下游加工点。彼时,他负责的外加点有30多个,遍布扬州各地及镇江、天长等周边地区。

  王松和说,乐凯玩具最好的那几年,虽说工资水平还不错,但很难让生活有质的变化。

  1994年,王松和拿着不到100元的月薪。这一年,小他几岁的邻居纪建平,初中毕业后也不想守着一亩三分地,南下深圳做了一名水电工。不少金槐村的年青人,选择了像纪建平一样“走出去

  ”。

  “虽然远离家乡,但1000块的月收入的吸引力更大。”纪建平说,呆在村子里和出去赚钱的愿望是一样的:努力让生活好起来。

  金槐村的变化,在乐凯玩具厂“裂变”之后。

  扬州的毛绒玩具产业萌芽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只有几个小加工厂,不温不火。后来,乐凯玩具大胆试用新的玩具面料,还运用了新技艺,很快红火起来。

  但乐凯玩具厂“昙花一现”后就开始走下坡路。此时,在乐凯玩具厂上班的金槐等村的村民,离开并开始自办玩具厂或玩具生产作坊。这其中包括王松和。

  1997年,王松和租了一处民房办厂,复制“乐凯模式”。利达、雅伦、捷达……如今玩具制造行业的这些知名企业,也是先后创办于那段时间。

  “那时做毛绒玩具加工,既是好时机,也是很大的挑战。”王松和说,不少人和他一样,初涉市场还不太适应。

  1999年,王松和遭遇最惨的一个“跟头”:一笔俄罗斯订单,三四十万的货。当订货方以其国内局势原因退货时,他才想起来事前没有收定金。

  原材料款、工人工资……王松和二三万元处理掉了这笔退货后,背起了巨额债务。

  一年后,一笔订单又很快助他度过了难关。这是找上门的台商订的一单玩具礼品,刚开始因利润微薄没谈成。台商离扬前,王松和和妻子揣着几十块去老西门车站应约再见一面。

  王松和说,不曾想,他心里想着下回生意,坚持用兜里仅有的几十块钱请对方吃一顿饭,却深深打动了那位台商。台商当场给了他3万元定金,第二天还预付了10万元首批货款。

  后来,王松和将多出的几件玩具送给浙江一客商,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同款订单。这一年,他竟还清了所有债务。

  “我们有生产力、产业聚集等很多优势,那时候只要踏实认真地干,玩具生意都好做。”王松和说。

  2000年前后,金槐村的毛绒玩具厂和手工作坊从无到有、发展到二三十家。

  王松和的加工厂在其中属于中上等规模,当年的年产值约五六百万。

  此时,金槐村及周边的玩具厂集聚,不仅让开玩具厂的赚到了钱,也为很多进厂玩具厂务工的村民增加了收入。

  随之而来,港台及日韩等投资商也在纷纷前来办厂兴业。2003年,原属金槐村的地界上还建起了五亭龙玩具城。

  玩具产业还辐射到了更广的范围。十年前,金槐村所在维扬经济开发区方圆25公里范围内,聚集了上千家大大小小的玩具加工企业及手工作坊。过去很多年,扬州毛绒玩具供应量占全国总量

  的1/2、全球总量的1/3。

  与此同时,金槐村也开始了新农村建设的步伐。

  2000年前后开始,金槐村几经动迁后,实现了集中居住,村民们从原来的老房子搬进了农民别墅区。

  金槐村的村容村貌大为改观,很多家庭不仅居住条件、生活环境改善了,还有了更多的生活保障。“南有建华,北有金槐”王松和还记得当时的流行说法。

  王松和说,他在做玩具之前,起早贪黑“磨豆腐”,苦了2年时间才凑齐一万多元盖了几间带走廊的小瓦房。没想到,10多年后的新农村建设,自己轻松入住带花园的别墅。

  也就在这时候,带着妻子南下打工多年的纪建平回村发展了。很多在外打工的人,也纷纷返乡。

  回到金槐村,纪建平依然做水电工,妻子则在村里的玩具厂做了一名技工。

  他说,虽然收入较在外打工低一点,但住在宽敞的二层小楼里,一家人其乐融融,还有各种保障“托底”,“心里一点都不焦虑”。

  2008年开始,金槐村再一次迎来经济腾飞。

  金融危机,让过去很多年一直以外贸订单为主的毛绒玩具产业受挫,金槐村有人开始在淘宝上卖毛绒玩具,转战内销市场。

  纪建平和妻子在金槐村算比较早做电商的,他们两台电脑、几个淘宝账号,一年收入二三十万元。“自己做玩具网上卖,也可以跟其他玩具厂拿货卖。”

  “30多年前南下深圳,18年前返回扬州打工,8年前回家专职做淘宝。”纪建平说,妻子辞掉玩具厂的工作回家做淘宝后,他也不做水电工了,也总算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稳定事业。

  金槐村的玩具电商很快形成了规模。金槐小区800多户中,最多时有近一半在做玩具电商。金槐村也因此有了“淘宝村”的赞誉,电子商务年交易总额到几年前已突破亿元。

  不仅当地人,来自天南海北的创业者也赶到金槐村做玩具电商,因为金槐村的平台优势。

  金槐村流传着一个个励志的故事:武汉来的2个年轻大学生到金槐开网店卖玩具,做到了4000万的年产值,一年来时间买车又买房……

  王松和清楚的记得,电商最忙的时候,玩具厂来不及生产,有人半路上将货款硬塞给他,提前“截”货。

  时至今日,扬州玩具电商产业的网上年交易额已高达70亿元。不单金槐村,更多的后来者加入,也出现了更多的“淘宝村”。

  如今,作为玩具生产及玩具电商的“先驱”,金槐村已经开始顺应市场悄悄转型。除继续深耕玩具产业外,一些村民开始转向体育器材等产业。

  5月18日,维扬经济开发区长毛绒玩具特色小镇展示大厅揭开了神秘面纱,作为业内大事颇受村民们关注。

  接下来三五年,将以展示厅所在的五亭龙玩具城为中心,在3公里范围内建一座“中国长毛绒玩具第一小镇”,叠加产业、文化和旅游,形成更智能的全产业链。

  王松和已然感觉到了发展新机遇。他跟今年29岁的儿子王家轩说过:“就算卖鸡蛋也要做生意”,并在儿子毕业后将其送到浙江打工几年。

  当天,他召集玩具厂的几十名工人,讨论玩具厂如何在千万年产值的基础上再提升,并与做电商的儿子密谈扩大网上销售布局。

  40年,金槐村之变,毛绒玩具产业从弱到强,是扬州很多村庄及产业特色发展的缩影。

  毛绒玩具、牙刷、琴筝、医疗医械、玉器……一个个特色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为富民的重要渠道。

  如今,扬州各地正在产业聚集优势等基础上,以特色小镇建设为抓手,将这些传统产业进一步做大做强,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更多的发展红利。

标签:

编辑:周莉娜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