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重生丨一个吸毒者的自白

来源: 交汇点   作者:倪方方  2018-06-26 15:10:49

  当52岁的贾梅把双臂露出来时,在场的人都震惊了。从胳膊肘到指尖,布满了绵延不绝的黑线,手掌也起了皮。吸毒20多年,贾梅从没像现在这样后悔,也从没如此渴望戒毒。

  “吸毒前,我的脸雪白粉嫩,也貌美如花过。”贾梅指着暗淡的双颊对记者说。怕人不信,她拿出手机里翻拍的照片,一张一张给人看。这些照片还是多年前流行的大头贴照,像素模糊,记者也能据此辨识出那时笑靥如花的她。

  3个月前,贾梅被公司辞退了,原因是老板不敢用她。贾梅从戒毒所出来后,经好心人介绍了份工作,专门给酸奶瓶里装谷物。然而因为吸过毒,贾梅的脸色一直很差。搬重物的时候,一使劲脸容易涨红、发黑,这吓坏了老板。老板直接跟她说,你有病,别来了吧。

  贾梅失去了饭碗。“我只能认了,这都是吸毒的下场。”她说,既然活着,还想活得有个人样,有个窝,安稳下来。

  贾梅的语气里藏着苏南人骨子里的骄傲。30多年前,她做服装生意风生水起。照她说,一点不缺钱。“我的钱包从来没有零头,只有红色的100块、绿色的50块。城里哪里新开了茶馆、咖啡厅,自然要去光顾一下的。”贾梅非常怀念当年的风光。

  “当时,人人对我高看一眼。”贾梅的记忆里,她到哪里都是打车,最早的黄包车到夏利、桑塔纳,各种车型都坐过。所以到现在,她还不会乘公交。

  吸毒者解除强制戒毒后所需的生活手册

  没人知道,活得体面的她其实一直在吸毒。贾梅说:“口吸、注射、溜冰(用“冰壶”来吸食冰毒),我都玩过。不过我从来不在公共场合吸,贩毒的人把毒品送上门,一次就得1万多块钱。以为只是玩玩,以为没人知道,没想到进了几次戒毒所,没了自由,生意也做不下去。”

  对吸毒者来说,戒毒是一项近乎登天一样难的任务。“毒瘾犯了,感觉有一万只蚂蚁在身上爬,吸上了就离不了。我多少次想戒,下不了决心,兜兜转转半辈子没了。”贾梅说。

  2016年9月27日,贾梅忘不了这一天。那天,从戒毒所出来,她下了决心:下半生,与毒瘾抗争到底。

  回到曾经如鱼得水的城市,贾梅已没有立锥之地。生意做不下去,120平方米的房子被“骗走”,亲人朋友对她敬而远之……贾梅的肝、肾都出了问题,牙齿掉了不少,精神严重抑郁,每个月还要花不少医药费。 “难受的时候,就想一个人躲起来。”

  “碰壁碰得要死,受够了白眼,有一种从天上摔地下的感觉,两眼一抹黑。”贾梅不住地摇头。她说:“人人都知道我是吸过毒的,脸不好看。去社区申请低保、救助,办事员对我说,‘条件不符合,等年底再看看。’后来才知道,申请材料都没递上去。”

  为戒毒者搜集来的招工信息

  贾梅在酸奶公司工作时,还能花得起300块钱租一间小屋。如今,到处求亲戚收留。“要是有间自己的房子,哪怕里面只有一张床,就满足了。”

  贾梅并没有被社会抛弃。低保办下来了,当地司法局帮她介绍工作,派出所一对一帮扶,帮她申请廉租房,让她在洗心革面后还有机会获得作为人的尊严。到现在,贾梅坚持1年9个月没碰毒品。她想把戒毒坚持下去,以此感谢逆境中帮助她的人。

  前几天,贾梅办了人生第一张公交卡,打算把缺下来的课补齐。

  (注:文中贾梅为化名。)

  撰稿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倪方方

  编辑 倪方方

  新华日报社全媒体时政新闻部出品

  欢迎转发侵权必究

  版权说明

  如需转载本公众号内容:

  1.须保持图文完整,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2.完整标注版权及本公众号ID、作者、二维码;

  3.未按此规定转载的,本公众号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标签:

编辑:刘雨霏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