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女记者说 | 行走,不怕喧闹不惧孤独

来源: 交汇点   作者:汪晓霞  2018-06-22 16:45:01

  尽管内心深处的梦想是做一名音乐工作者或时尚界从业人员,但是终究女承父业,“女记者”这个标签已贴在了我生命中18年的职业时光上。

  我不知道这个标签还要伴随我多久,不过,当“女记者说”这个新媒体栏目横空出世之时,我觉得我至少可以回望一下来路,借此窥探一下自己的内心。一些细微的片断,由此也从如海的记忆中滑舟而出——

  一

  “白老师好!您能给我签个名吗?”我微红着脸并带着略微颤抖的声音,小心翼翼地把他所著的《痛并快乐着》递了过去。

  “请告诉我你的大名。”坐在桌前的白岩松抬起头,平和而冷静地扫视了一下身旁的我,犹如节目中一贯的眼神,继而目光又落回到书页上。就这样,扉页上有了几行潇洒的字体:“汪晓霞小姐多多吉祥白岩松2000.3”。

  时年,我刚入职新华日报社,央视“名嘴”白岩松是我采访生涯中出现的第一个名人。虽然是一场集体访谈,我的兴奋之情还是难以言表,毕竟,在记者生涯帆起船行之时,就能与名记者且是内心暗暗锁定的职业标杆面对面,无疑给内心注入了极大的职业动力。那本带有签名的书,自然让我如获至宝,内里有关记者从业经历的文字与思考,更是一段时间内无法舍弃的陪伴与激励。如今翻来,似乎还存留当年揣摩的温度。

  时光倏忽,历经18载春秋岁月,当年那个还带着几分怯弱与职业稚嫩的“小记者”,已然跻身“老记者”行列。白岩松至今仍活跃在电视荧屏前,尽管他和我一样,置身于充满焦虑感与紧迫感的传统媒体转型时期,但镜头前的他仿佛却更加从容与笃定。我打心眼儿里佩服他的那股子韧劲。

  当职业光环渐趋暗淡、当越来越多的同行者渐行渐远之时,总有些人还在执拗的坚守,并期待迸发出不同于以往的职业魅力与光彩。也许,这就是职业理想和情怀吧。

  偶尔,也会客串一回电视评论员。媒体融合浪潮下,记者的成长,是多面的。

  贰

  “早安汪姐。刷新闻时刚好看到这篇文章,作者是你哎。我还激动地告诉我老婆,说这是我客户写的。”早上8点,微信里就跳出小蒋的一行文字,同时“附”上了某知名客户端转载的我的一篇稿件。

  小蒋是我几年前购车时4S店的客户经理,平日里几无联系。他说的那篇稿件,写的是今年6月南京河西几家楼盘齐开时,购房人趋之若骛排号登记的新闻,有案例、有思索,当天被多个新闻客户端抓取转载,由此也引发了较为广泛的关注。

  虽然,在我眼里,这只是从业以来数千篇稿件中的一篇寻常之作,但小蒋难得的一个微信,还是让我在那一刻,收获了小小的职业满足。

  脑海里同时激灵出3月里的一天的画面。那天,年已八旬的报社前辈王强老师带着自己亲手烹制的大虾、香椿炒蛋等拿手好菜,不辞辛劳,从市中心的新街口坐上地铁赶到位于河西的报社。报社食堂有“小灶”,王老师又一口气点了数道美食,瞬时,满桌子铺陈的都是美味和盛情。前辈名曰“答谢宴”,而那一天,我和几位同事荣幸地成为座上宾。

  王老师的“答谢”,缘于今年1月迎接报社80周年大庆的一篇前序报道,那篇报道的采访对象之一就是王老师。当年,他是曾经的国内第一高楼——金陵饭店从无到有的记录者,而通过他口述历史,我们不仅管窥到了一座城市的生长过往,更学习到了老一辈报人扎实的采写作风。这篇报道在交汇点客户端率先刊发,引发不少网友共鸣,赢得较高转发率。“写得太好了!”报道刊发后,王强老师专门打来电话鼓励,未想随后又专程设宴,着实令人感怀。

  这些年,我关注职业荣誉与个人价值。从业18年间,虽然有15年置身于喧闹的房地产“利益江湖”,但都坚持冷静、客观的职业态度,报道专业度不断提升,在业内赢得了一定的美誉度。加之平台的丰厚滋养,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江苏省优秀新闻工作者、江苏省首批“名记者”等荣誉接连加身。活得认真而倔强,我好像已接近当年自己仰望的样子了。

  但如今回顾来路,却又有不同感悟:再闪耀的身名也敌不过周围人平实的鼓励与肯定,他们让作为记者的我感到真实和温暖。

  参加全国两会报道时,既是文字记者,又是主持人。全媒体时代给记者提出了更高要求。

  贰晚上8点,又出楼市调控政策了。夜已深,格子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敲击键盘。

  3月,北京。全国两会报道,码完最后一个字交稿时,已是凌晨时分。

  5月,汶川。“5·12”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采访,白天马不停蹄,夜晚斟字酌句,网端、纸媒,第一落点、第二落点一个都不能少。某一晚凌晨2点收工后,因“烧脑”过度,夜不能寐。

  不禁想起同样以文字为生的父亲,想起当年袭击他的神经衰弱、肩周炎等职业病。

  我承认,在这个众声喧哗、新旧媒体转换迭代的时代,记者的职业孤独与迷困同样不可避免地攀附在了我身上……

  多少个夜晚,我在茫茫夜色中奔驰,30多公里后,从城西的报社抵达城东的家。家人已经熟睡。在朦胧的灯光中,有些落寞地给女儿掖掖被角,盯着她熟睡的脸看了又看。她今天过得快乐吗?在学校吃得好不好?学习上还有什么困难?

  只是夜色,吞没了我的询问和关爱。

  在女儿心中,妈妈陪伴工作的时间总比陪伴她的时间更长。对这样一位“拼命三娘”式的记者妈妈,她是有埋怨的,只是越长大越会把埋怨藏在心里。

  几天前,翻看女儿这学期的作文集,猛然发现她把我写进了作文里,写十年前我因工作劳累过度被送往医院抢救,写我深夜加班的敬业,“妈妈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是我学习的榜样……”文尾,女儿生发出的感慨让我有了意外的感动和欣喜。

  也是在那一刻,我的孤独与迷困找到了一个平缓的出口。

  “追随你的命运,浇灌你的花草,疼爱你的玫瑰。”喜欢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的这句诗。真的希望笔尖的脚步,不因风雨到来而凌乱、急迫。即便总是一个人划着小舟,也要不断渡过急流,抵达彼岸。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标签:

编辑:刘雨霏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