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淮安 >正文

90后小伙为还高利贷4万元卖肾给淮安买家 "中介人"赚40多万

来源: 潇湘晨报   作者:  2018-05-26 13:23:31

  一场“换肾”两败俱伤

  2017年6月8日晚8时许,江苏淮安的尿毒症患者沈丘(化名)和广西桂林的“供体”戴欢(化名),在早已停业的湘潭华侨中医医院首次碰面。在“中介”的协调下,戴欢以4万元的价格把肾卖给沈丘,而“中介费”则是40多万元。

  在这个暑热难耐的夜晚,无论是戴欢,还是沈丘,都希望尽快结束这一切,让自己彻底“解脱”:一个想通过换肾重获新生,一个想通过卖肾还清贷款。

  一个通宵后,手术结束。沈丘被推出手术室,转往长沙做后续观察。戴欢被安排去宾馆休息,还吃了“院长”夫人送来的煮鸡蛋。原本以为两人的难题就会在这个曙光初露的清晨终结,但三天后,沈丘得知,手术失败了。

  近日,湘潭岳塘区检察院对这起非法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这也是湖南首例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

  5月17日,湘潭华侨中医医院处于停业状态。

  两个相隔千里的人

  沈丘今年40岁,患尿毒症已经6年多了。

  尽管只是慢性肾功能衰竭,但常年无休止的透析和服药,还是让他痛苦不堪。虽然他长得人高马大,身高近1.8米,体重170多斤,但他却连一个20L的桶装水都提不起。检查出尿毒症前,沈丘是淮安一个派出所的协警,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他,日子也还算其乐融融。患病后的沈丘,成了医院常客,每周一、三、五,他得雷打不动地去做血液透析。不然,失去排毒功能的肾,会使毒素在体内聚集,最终会要他的命。

网络配图

  林平乐县,一名叫戴欢的青年,正深陷高利贷的漩涡。这个出生于1997年的青年,初中没读完便辍学回家,14岁就开始跟着老乡四处打工,后经人介绍,他和朋友合伙做起了工地食堂的生意。

  起初他还算勤快,跟着工地四处漂泊,饭菜保质保量,赚了一些钱。但近两年,戴欢迷上网络游戏,整日以网吧为家,生意也跟着走了下坡路。最后,合伙人退出,生意彻底泡汤。

网络配图

  其实,戴欢家境还不错,爷爷是退休教师,母亲是村委会主任,父亲在家附近做小生意,上头只有一个姐姐的他,毫无疑问是家里的心头宝。然而,长大后的戴欢却愈加孤僻,很少和家人来往,外出打工时,几个月都不往家打个电话。

  戴欢生意失败后,也没有跟家人说。为维持生活开销,他宁愿借高利贷,也不愿向家人要钱。在卖肾前,他已负债3万多元。

  遇到有“特殊渠道”的陌生人

  2012年底,沈丘正在医院做透析时,一名陌生人找到他,问其是否想换肾,称“有特殊渠道”。留给他一个手机号码后,陌生人匆匆离去。

  沈丘知道私自买肾是非法的,但备受尿毒症折磨的他认为,“如果等合法肾源的话,自己可能到死都等不到。”不过,沈丘当时没有这么多钱,别说买肾,就连平时的医药费也需亲友接济。但他还是存下了“中介人”的号码,“万一哪天用得上呢”。

  三年前,事情出现转机。这一年,家住淮安市经济开发区的沈丘,被划到拆迁区,家里不但分到三套房子,还得到一笔不菲的拆迁补偿款。这让他燃起了换肾的希望。去年,沈丘小心翼翼地拨通了保存5年的“中介”电话,表示自己想要换肾,“价钱可以商量”。

网络配图

  接电话的人叫刘刚(化名),湖南口音,当即答应帮他寻找匹配肾源。此时,远在广西的戴欢已进入焦躁模式,各种催款电话搅得他心神不宁。六神无主的戴欢,开始在网上寻找“兼职”,看何种职业来钱快。稀里糊涂下,戴欢和刘刚对接上了,刘刚迅速给他买了高铁票,邀请他来武汉“协商”。

  虽然被高利贷催得头痛,但听说要卖掉自己的一个肾,戴欢还是有些犹豫。他甚至一度拒绝了刘刚,表示自己想要回家。“好吧,那你回去吧,但路费我们就不管了。”刘刚说。

  当时,戴欢已身无分文,也不知向谁求助,半推半就下,他还是答应卖肾,价格为4万元。除了还完欠款外,还略有结余。

  而配型的结果也让沈丘惊喜,戴欢的肾和他完全匹配。

  手术失败,医疗队伍是临时拉来的

  6月8日晚8时许,相距1600多公里的沈丘和戴欢,在刘刚的居中联络下,都来到了湘潭华侨中医医院。此时的华侨中医医院,早已因法人代表涉非法集资而停业,留守的只有一名既是医生又是“院长”的向强(化名)。

  刘刚拉来的“医疗队伍”来自全国各地,手术医生来自黑龙江,麻醉师来自河北,只有护士是华侨中医医院的。就连手术器械,也是临时买来的。

  被带到3楼手术室后,沈丘发现里面很脏,积满了灰尘。沈丘感觉有点不靠谱,一度提出不想做了,但因为钱提前给了刘刚,有点不知道如何拒绝,“在湘雅医院检查后,给了2.51万,这次手术前,又交了46万”。

网络配图

  护士薛琴(化名)对这次特殊的手术印象深刻,因为她是当晚10点钟才被院长向强喊过来帮忙的。进入手术室后,薛琴一下便注意到了沈丘,因为他的脸色蜡黄,这是尿毒症患者的症状之一。而一旁的戴欢,则一副胖胖的、懵里懵懂的样子。

  薛琴发现,手术室一共9个人,4个手术医生、2个病人,还有“中介”刘刚、一名后勤人员以及沈丘的妻子。整个手术期间,她被要求在手术室外等候。

  最先进行手术的是“供体”戴欢,他的左腹部被切开后,取走了一个肾。凌晨两点,他被推出手术室。薛琴迅速进去打扫卫生,凌晨3点,又换上沈丘。早上7点30分许,手术结束,医院的急救车载着沈丘,迅速转往长沙一家民营医院,进行术后观察。

  沈丘说,除了手术前的2.51万元和手术时的46万元外,手术中他还被刘刚要求交了3000元,“说是红包”。但沈丘想着,只要能换肾成功,多花点钱无所谓。

  术后三天,沈丘依然无法排尿,最终被确认手术失败。当天,他被紧急送往武汉161医院救治。6月12日,刚换上4天的肾,被手术摘除。

  案件爆出,历时3个月抓获数名嫌疑人

  对于手术失败的原因,湘潭市卫计委工作人员调查后判断,应该是移植手术时肾的接口位置出现问题。

  手术失败后,沈丘和妻子找刘刚索赔,对方前后退赔近20万,但剩下的钱迟迟未支付。去年7月18日,感觉被骗的沈丘,决定向湘潭市长热线举报。

  湘潭市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是此案的协办单位,该局医疗执业监督科科长赵争光说,因意识到自己行为违法,沈丘起初举报时,只说自己在华侨中医医院治病时被骗了50多万,并未提及器官移植。“我们给他打电话,他总是支支吾吾的,有时候还找理由挂断电话。”根据多年经验,赵争光判断此事定有隐情,并非沈丘声称的单纯医疗诈骗。

  去年7月22日晚6时30分,沈丘再次致电赵争光,表示要见办案人员。“我赶紧向局长作汇报,并由局长亲自坐镇,连夜对当事人进行调查。”赵争光说,经办案人员详细询问,调取手机通话记录单等证据,他们初步判断,这是一起非法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犯罪案件。

  意识到问题重大,湘潭市公安局与湘潭市卫计委迅速组成专案组,对此事进行彻查。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涉案人员,专案组历时3个月,远赴河北、河南、江苏、湖北、广西等地,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数名,打掉这一人体器官移植黑中介组织,成功侦破湖南省首例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件。

  针对此案,2018年5月10日,湘潭岳塘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对主要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

  两败俱伤,唯一的希望是把钱要回来

  手术失败后,沈丘回到了江苏老家,又重新回归每周一、三、五做血液透析的生活。不同的是,他的小腹上多了一道20厘米长的手术口子。经过此事,沈丘似乎豁达了很多。去年底,赵争光的同事赵强去江苏找沈丘做调查时,发现他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开车很猛,从外表看不出是个病人”。赵强说,沈丘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把钱要回来。

  在湘潭做换肾手术前,沈丘兜里还装了数万元现金,“如果手术成功,就再拿几万感谢医护人员,还想手术后在湖南玩一圈再回去”。但手术的结果,却是让沈丘陷入了新一轮痛苦。

  而卖肾的戴欢,则陷入到无尽的悔恨中。去年11月22日,赵强在广西找到他时,原本4万的卖肾钱,除掉还贷和生活开销后,已经只剩下5块钱。“他现在也是什么重活都做不了,一直在家里疗养。”赵强说,虽然事情已过去了近一年,但戴欢依然不敢把卖肾的事告诉家人。

  为了照顾戴欢家人的情绪,赵强和湘潭警方只能称戴欢在外打了架,他是从犯,要求他协助调查,“不然他家人知道的话,肯定受不了。”

  在赵强看来,戴欢选择卖肾,完全是在懵懂无知中被人半推半就完成的,“他被那伙人叫去武汉后,就后悔了。但他那时候又身无分文,所以最后就稀里糊涂卖掉了”。

  卖掉肾的当天,戴欢被向强转移到一家宾馆中休养,两个月后,他独自返回了广西老家。如今,戴欢还想重操旧业,继续做工地食堂的生意。但他首先要解决的,还是先戒除网瘾。

标签:

编辑:周莉娜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