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苏州 >正文

还记得10年前深入北川的那两条苏州搜救犬吗?如今……

来源: 苏州发布   作者:  2018-05-13 14:08:22

  汶川地震10年了

  当年,有5000多位苏州人奔赴灾区救援

  苏州的两条搜救犬也在救灾的队伍中

  并且立下了大功

  它们是斯道和佳佳

  斯道(左)和佳佳(右)和训导员赵功明在一起

  “5·12”当晚,赵功明就开始待命,第二天就带着搜救犬出发了。飞机从南京到绵阳时大概是下午两三点,下车就乘着小中巴往北川进发。

  一路上遇到多次余震,能感觉到车在晃,还有山石破坏路面,或是树从山上滑下来。车走走停停,抵达北川时已是深夜。

  余震仍未平息,脚踩在地面像落在了棉花上,踩不实又使不上力。赵功明说——

  

  

  赵功明:

  没有光,一片漆黑。没有电,也没有月光,车灯也照不出多远。

  因为地震后大量地下气体冲出来,到处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

  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倒塌的房子和碎砖瓦,越往北川越多越密集。

  能听到灾民呼喊求救的声音,喊人的名字,哭声。此起彼伏。惨。

  直到现在,10年了,有时走在一些摇晃的楼梯上,他还会觉得心慌。从汶川回来后,他一直说,人活着就好,跟家人在一起就是幸福,其他身外物没什么好争的。

  斯道(左)和佳佳(右)在救灾现场

  “斯道”属英国拉布拉多犬种,“佳佳”则是德国牧羊犬。之前在训练的时候,一旁训练警犬的特警一度很不屑:这不是宠物犬吗,能干嘛啊?

  结果到了灾区,搜救犬们穿着战斗服,冲在队伍的最前面,不知疲倦地深入每一个废墟的深处和角落,无数次地在现场徘徊着,用力嗅探着每一丝生的气息,也找出大量遇难者的遗体。

  在北川的废墟里,“斯道”捕捉到了微弱的生命气息,使受灾青年马斗在被埋120小时后成功获救

  之后,“斯道”在一所小学执行任务时右后腿被划伤,鲜血喷涌,随即被紧急带到后方医治。

  

  

  赵功明:

  我的战友祁志刚抱它下来时,

  它的血在不停地滴,眼里还淌着泪水。

  我们看了都心疼得不行了。

  没想到,第二天它伤口裹着纱布又回到了战场,瘸着一条腿,一蹦一跳地继续搜救。

  不只是寻找被困者,它们还是搜救队员的预警员。突击队当时有一条明确的要求:一旦搜救过程中搜救犬大声吠叫示警,全体人员必须立即撤出到安全地带。

  

  

  赵功明:

  狗狗的感觉比我们人类敏锐,尤其是经过训练的搜救犬。

  它们能提前感知到余震要来,会马上向我们示警。

  有好几次,我们刚撤出危险地带,余震就来了。

  生死关头,一秒钟都是宝贵的。

  救灾现场条件非常艰苦。赵功明说——

  

  

  赵功明:

  白天烈日当头,很晒,就算只穿着小背心还是汗流浃背。

  晚上倾盆大雨,很冷,衣服都穿上再裹雨衣还冷得发抖。

  “斯道”和“佳佳"每天都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七八个小时,远远超过了一般搜救犬担负的每天两三小时的工作量。

  不只是“斯道”和“佳佳”,在汶川救援第一线,共有66条搜救犬日夜奋战,一共搜救出上千名被困人员,许多搜救犬在搜救过程中身负重伤甚至牺牲,至今仍活着的也进入了迟暮之年。

  这些照片里没有“斯道”和“佳佳”,它们都走了。

  2009年,“斯道”因长期处于训练状态、参加各种危险事故现场、导致全身多器官老化和机能减退,最终出现肝肾功能衰竭,经医院救治无效离世。2011年,“佳佳”也因衰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2009年,赵功明从部队退役,现在还在从事着宠物培训方面的工作。今天上午,他又回到木渎消防中队,和战友们一起祭奠“斯道”和“佳佳”。他说,如果苏州再成立搜救犬队伍,他还愿意加入进来。

  10年过去了,赵功明说,和战友们奋战在救灾一线的场景仍历历在目。但印象最深刻的,仍是这一个场景:

  山崩地裂,我们的国旗仍自屹立!

标签:

编辑:邓晓琦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