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树市花,如何长成大众风景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8-03-27 07:41:11
         分享到: 更多

  “市里搞这么大规模的植树活动,为啥看不到一株市树市花啊?”今年植树节,南通市农委、建设部门在园博园、通吕运河绿廊等处举办“认栽认养”活动,看到市民们亲手种下的近千棵新树中没有一棵市树广玉兰,护绿志愿者曹雨荣老人一脸困惑。

  曹雨荣的困惑在各地普遍存在。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作为城市形象标志性名片的市树市花,普遍面临知晓率低、种植率低的窘境。

  “南通市的市花市树是什么?”近日,南通科技职业学院园艺与景观工程系副教授张辉明在课堂上抛出这一问题,在座的一年级学生集体“卡壳”。

  在南通,市花菊花可谓家喻户晓,但同样作为市花的月季、市树的广玉兰鲜为人知。记者走上街头,以同样的问题随机采访20位市民,答案五花八门,能答出广玉兰的仅4人,而能答对“菊花、月季和广玉兰”全部答案的不足两人。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市树、市花的“能见度”也日趋下降。记者驱车沿着南通人民路、工农路、城山路、青年路、世纪大道等南通城市主干道一路驶过,法国梧桐、香樟、女贞、樱花、海棠等各色树种琳琅满目,唯独难见广玉兰的倩影。“说是市树,但广玉兰实在太少见了,只有在老城区的一些老街巷、老院子里偶尔能看到几棵。”南通市园林部门退休老干部朱德明感叹。

  放眼我省,随着2009年宿迁市树市花的最终确定,13个设区市都通过社会推选并经一定的程序确认自己的“植物形象大使”。但与当初“推选”时的热闹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如今很多城市的市树市花并不多见,不少城市街头甚至难觅其踪。

  镇江社会组织最近对包括政府公务人员、街头市民和小学生在内的60人进行问卷调查,发现市花市树总体知晓率不足10%。更为尴尬的是,目前,镇江花木栽种面积达180多万平方米,而市花市树的栽种规模不足3%。

  热热闹闹推选出的市树市花,为何沦为街头稀罕物呢?资料显示,1982年南通市区种有广玉兰1542棵,1999年增加到1.5万多棵。“可惜的是,这批市树没能长成大众风景,反而日渐枯萎了。”南通市城乡建设局风景园林绿化处处长张海涛不无惋惜地说,随着道路拓宽、旧城改造,绿化迁移不可避免,而广玉兰的移栽成活率非常低。此外,广玉兰的生长速度慢、养护难度高、开花密度低等因素,限制其在现代城市绿化中的推广应用。“广玉兰是庭院树种,种在街面上会生蚧壳虫,加上路面尾气重、灰尘大、热辐射高,难以健康生长,也不适宜用作行道树。”

  推选市树市花时重视象征意义,而忽视其水土适应性,也是市树市花难以普及的重要原因。1991年,盐城将合欢、银杏定为市树,将紫薇、石榴定为市花。合欢树原本是象征新四军和八路军在盐城会师,但树本身容易受病虫害侵害,不利于大面积种植;水杉、石榴在农村长势良好,但作为城市景观树种并不适合。2005年盐城重新确立女贞、银杏为市树,紫薇、牡丹为市花。

  近年来一些地方打着“提升城市绿化品位”的旗号,急功近利盲目引进大树、古树,打造“速成景观”;嫌弃本土树木和花草,高价引进洋树洋花,打造“洋景观”,不少作为本土物种的市花市树的生存空间被一再挤压,日渐从公众视野中消退。

  如何把市树市花培育成大众风景,部分地区的经验做法值得借鉴。镇江计划从编制规划、出台意见和技术导则、建立种植基地、落实专项经费等方面入手,通过自上而下的引导增强市花市树推广力度;南京专门建成市树雪松路、市花梅花路;扬州、宿迁等地新建市花市树特色街区;南通1982年起加大对菊花的保种、育种力度,建成“中国菊花品种基地”。目前,南通菊花品种增至1600多种,成为国内集中保存菊花品种最多的城市,堪称中国菊花的“基因库”。

  “部分市树市花虽然目前不适合大面积种植,但不能因此弃之不管,使其成为无人问津的一个符号。”张辉明建议,开展市树市花义务种植、认种认养活动,提高市民知晓率;加强绿化设计审查,突出市树市花主导地位,扩大配植比例和栽植范围,提升“能见度”;针对一些市树市花不宜在城市道路栽种的实际,可在学校、企业、单位庭院、社区加大种植推广。同时,结合城市绿地系统规划,规划布点一批市树市花主题公园。

  市树市花是现代城市的一张名片,更是城市文化内涵的体现。省风景园林学会相关负责人呼吁,希望通过全社会的共同“用心栽培”,让13市的市树市花绽放成一道靓丽的“江苏风景”。

  本报记者贲腾陈明

编辑:邓晓琦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