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习近平获赠法国共和国卫队骏骑, 我国领导人与外国骑兵仪仗队故事不少

来源: 交汇点   作者:陈月飞  2018-01-10 10:22:54

  1月8日,法国总统马克龙抵达我国进行国事访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证实,马克龙此番访华将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赠送一匹国礼马。路透社同日报道进一步指出,这匹马是马克龙特意挑选的一匹名为“维苏威”的8岁棕马,这也是法国第一次将法国共和国卫队的马送人。虽然赠马对法国人来说是头一次,对我国领导人来说,收到骏马国礼可就不是第一回了。

  (骏马维苏威)

  我国领导人曾多次获国外赠马,其中有“汗血宝马”

  通过赠送本国特有动物来表达两国友好关系,是外交界的通行做法。如2015年,为庆祝新加坡建国50周年,澳大利亚向新加坡动物园赠送了4只澳洲特有的考拉。我国国礼动物尽人皆知,就是熊猫了。中国曾在2012年借给法国一只大熊猫,此次随同访华的马克龙夫人布丽吉特,去年11月还为该熊猫的新生幼仔主持了命名仪式。法新社称,赠马是马克龙对中国“熊猫外交”的一次响应。

  (马克龙夫人参加熊猫宝宝“圆梦”命名仪式)

  用马做国礼,马克龙不是第一个。我国领导人就曾多次收到过土库曼斯坦赠送的马,而且这马还非常特殊,在我国历史上有个如雷灌耳的称呼——汗血宝马。汉贰师将军李广利曾受汉武帝指派,远征中亚获取这种“天马”。到了现代,中亚五国之一土库曼斯坦出产的阿哈尔捷金马,被认为就是刘彻千方百计想搞到的马。

  目前,这种马在世界上只有不足4000匹,约2000多匹在土库曼斯坦。据人民网载,中土建交以来,阿哈尔捷金马作为土库曼斯坦最高级别的国礼,先后三次赠给中国领导人:2000年,江泽民获赠汗血马“阿赫达什”。2006年,胡锦涛获赠汗血马“阿尔喀达葛”。2014年,习近平获赠汗血马“普达克”。

  (习近平接受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代表土方赠予中方的一匹汗血马。新华社记者刘建生摄)

  我国领导人收了这些马,当然不可能真去骑它们。1993年《国务院关于在对外公务活动中赠送和接受礼品的规定》规定,在对外公务活动中接受的礼物,应当妥善处理。价值按我国市价折合人民币200元以上的,自接受之日起(在国外接受礼物的,自回国之日起)一个月内填写礼品申报单并将应上缴的礼物上缴礼品管理部门或者受礼人所在单位。

  中央领导同志都严格执行了规定。“阿赫达什”和“阿尔喀达葛”来华后,一直生活在天津郊区一家马场。据中国马业协会理事王振山介绍,汗血宝马能为马的育种提供非常好的基因,是非常重要的基因库。两匹马这些年确实也繁衍出很多后代,像2006年时“阿赫达什”已经有20多个孩子,分散在国内各大马场、马术俱乐部中。

  (2014年习近平访法,146名骑兵护送习近平进入爱丽舍宫)

  据法媒报道,此次马克龙赠送习主席的骏马,是2009年出生的优良品种礼宾座骑。而2014年访法时,习主席受法国共和国卫队骑兵护卫前往荣军院参加欢迎仪式,对骑兵训练有素、纪律严明表示赞赏。看来,法国人是由此受到启发,进而准备了这份国礼。

  (克莱兹代尔马)

  法国人用的当然是精挑细选的好马,具体是什么马种尚不清楚。但记者查阅到,法国海峡对岸英国皇家骑兵仪仗队,用的是克莱兹代尔马。这是一种起源于苏格兰克莱兹代尔地区农场的重挽马,外表富有动感,身躯庞大而不笨重,轻盈却富有力量,毛色整齐漂亮,集力量优雅活力于一身。

  这支复古的法国骑兵部队是什么来头?

  骑兵作为一支古老的兵种早已过时,但现代和骑兵相关的部队却仍有不少:一是正规编制真正执行任务的骑兵,我国现在还少量保有,下文会详细提到;二是以彰显光荣历史为目的的挂名骑兵,比如美军侦察单位都叫“骑兵”,美军骑兵第一师,英军皇家苏格兰近卫龙骑兵团,很大程度上已经实现机械化——可以把直升机和坦克装甲车辆看作今日的军马。三就是仪仗队骑兵。中国国家领导人访外、特别是访问欧洲国家时,我们经常可以在银幕上见到和法国共和国卫队一样的复古骑兵,各国试图通过这种形式保留军队传统、彰显光荣历史。

  (美军骑一师师徽,注意马头标志)

  在欢迎国外领导人或国内举行大型活动时,骑兵仪仗队这种最高礼遇并不时常动用。如习近平2014年访法,法国骑兵的出动就被认为是“破常规接待”。此前在2010年,法国共和国卫队骑兵也曾在荣军院迎宾院内列队,欢迎到访的时任我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此后,106名骑兵还跟随护行直至香榭丽舍大道中心地带。

  (法国共和国卫队骑兵来源:视觉中国)

  法兰西共和国卫队隶属于法国宪兵部队,由2个步兵团(其中有1个摩托中队)、4个军乐团和1个骑兵团组成。除参加外事活动,该部还担负守卫巴黎市内的一些重要建筑,参加重要庆典等任务。目前这个卫队共有约3200名官兵,骑兵并不多,但据说不少是世界顶级骑手。他们在诸如法国国庆阅兵式这样的节日里人马都身着盛装担纲“压轴”。

  (2015年7月14日,法国共和国卫队骑兵方阵在国庆阅兵中走过香榭丽舍大街)

  除了骏马,这支骑兵华丽的服装也特别引人注目。他们的蓝色军礼服起源于17世纪拿破仑麾下著名的法军骑兵,他们脚蹬黑色高筒皮靴,头戴装有鲜红色羽毛饰的铜质头盔,盔后挂一束黑色马鬃,随着马步而微微飘动。他们手持的军刀有1米多长,这次马克龙赠马也附带了一把马刀,并刻写了他访问中国的字样与访问日期。

  拿破仑时期骑兵装束之华丽,仅从花费上就可见一斑。一个普通法国步兵全部服装要花费200-250法郎,而一个骑兵则通常在500法郎以上。装备最贵的是胸甲骑兵,每人大约要2000法郎。至于那时法郎的购买力嘛,读过法国大革命背景名著小说的人可以回注意到一个数据:20法郎的金币重约6.45克。

  “吃醋”的英国人也曾以骑兵仪仗队高规格接待习近平

  有趣的是,有关媒体在转引英国路透社对法国“骏马外交”的报道时,指出英国人对法国这种“前所未有的外交姿态”有很浓的“醋意”。且不管这种“攀比”是否存在,至少在外交礼仪上,英国人对习近平主席同样给予了最高规格接待,也出动了该国著名的骑兵仪仗队。

  2015年10月20日,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的习近平主席,出席了伊丽莎白二世在伦敦骑兵检阅场举行的隆重欢迎仪式。英国方面动用了充满童话色彩的皇家马车,护卫马车的是同样华丽的皇家卫队。

  这支仪仗队一年只接两次任务。上图马车后蓝色制服骑兵,隶属于“皇家骑兵卫队和第一女王近卫龙骑兵团”(注意,这不是两支,而是一支部队,英文中该部番号就有“and”)。图上看起来像是黑色的制服实际是藏蓝色的,只是在英伦阴霾下近似黑色——该部外号就是“布鲁斯”或“蓝色”。他们清一色骑黑马,只有号兵骑白马。

  (英军骑兵盔非常显眼,真打仗也有下巴上这个看上去有点搞笑的风带。不过上了战场要把风带咬在嘴里防掉,而不是象征性勒下巴上)

  英国皇家卫队由骑2步5共7支部队组成,另外一支骑兵番号“皇家骑兵亲卫队”,身穿我们非常熟悉的红色制服,就是上图左侧的枪骑兵。下图前景中,给中英两国领导人站岗的也是这支部队。

  注意接待习主席的这两支骑兵所穿装备,除了盔缨、服色外,还有穿不穿胸甲的区别。近代战争中,需要举马刀或骑枪冲锋的欧洲骑兵,常穿保护前胸后背的胸甲。这种胸甲骑兵起源于法国,而上文提到的“龙骑兵”,听起来挺拉风,其实就是用火枪的骑兵。大部分欧洲国家骑兵仪仗队都是龙骑兵,只有英法有胸甲骑兵。

  (拿破仑时代的法兰西龙骑兵,“龙”是形容他们乘马发射火枪时烟雾弥漫,有如西方的龙在喷烟)

  上图是身穿胸甲的英国皇家仪仗队队员,下图是已有500年历史的瑞典皇家仪仗队,后者就是不穿盔甲而身背火枪的龙骑兵了,看上去胸甲骑兵要更威风一些,不过胸甲的分量也是不轻,重达16斤。

  我国领导人还受到过其他国家骑兵仪仗队高规格欢迎

  和英法一样,俄罗斯、意大利、罗马尼亚、加拿大等国也拥有类似骑兵仪仗队,这些仪仗队在中国领导人到访时,也常常出动以示重视。例如当地时间2014年3月30日,习近平主席访问比利时,比利时王国骑兵仪仗队就接受了检阅。这支仪仗队由134名男女骑兵组成,其中女骑兵60名。

  上图是比利时女骑兵。这种熊皮帽子在各国都能见到,是欧洲骑兵常见的传统装饰之一,最初起源于拿破仑的老近卫军。他认为戴上这种帽子会让士兵显得威武高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拿皇本人个子不高的原因。

  (拿破仑和老近卫军。英国皇家卫队步兵也戴熊皮帽子,是因为他们在滑铁卢战役中打败了法军)

  我国领导人与骑兵仪仗队还有一些互动。当地时间2010年11月6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对葡萄牙进行国事访问时,在热罗尼姆斯教堂外检阅骑兵仪仗队。不料其间发生意外,一匹棕色骏马突然受惊,马背上的骑兵被抛甩下马。

  这当然是外交场合的尴尬一幕,但是胡锦涛以卓越的政治智慧化解了这一尴尬。检阅仪式结束时,胡锦涛没有按原定计划乘车,而是走向受伤骑兵,十分关切地询问其伤情,并两次紧紧地拥抱了这位骑兵。这一温暖的举动在葡萄牙传为佳话。

  (胡锦涛拥抱受伤葡萄牙骑兵。来源:解放网-解放日报)

  马毕竟不是人,这样的尴尬事在各国骑兵仪仗队中多少都发生过。例如2012年英国女王接待了到访的科威特国家元首时,也发生过惊马掀翻骑兵的事情。而2008年4月英国女王生日,皇家骑炮兵(即马拉火炮)一名礼炮手在队伍行进时从马上摔了下来。

  我国为何没有骑兵仪仗队?无相关军事传统

  看过国外骑兵仪仗队的人,肯定都会对气势如虹的骑兵方阵印象深刻,并自然会产生一个疑问。我国是最早创建骑兵的国家之一,为什么却没有骑兵仪仗队呢?这主要是因为没有相关军事传统。

  前面提到,拥有骑兵仪仗队的国家,基本上都是欧洲国家,但这些骑兵仪仗队模仿的不是古典骑兵,而是近代骑兵。近代以来,这些欧洲国家是真正组织过大规模骑兵作战的,现代骑兵仪仗队遵循的也是近代骑兵传统,穿的是近代骑兵服饰。

  (重演1805年“三皇会战”的法、俄、奥三国骑兵,此时我国是清代,清军骑兵只能算古典骑兵)

  同时代,我国既没有组建过类似规模的骑兵,也没有在重大战役中有近代骑兵发挥过突出作用,缺乏相关军事传统。对解放军来说就更是如此,虽然1928年我军就创建了自己的骑兵,并且骑兵还参加了开国大典,但此时骑兵已经是过时兵种,大规模骑兵作战也就不可能了。

  (骑兵渡河场景,这张照片由时任新四军第4师师长兼淮北军区司令员的张爱萍拍摄)

  从解放军军史上最著名的骑兵,当属抗战时期彭雪枫组建的新四军4师骑兵团了。该师在一次战斗中遭国民党“青马”骑兵袭击,损失惨重。彭雪枫由此下决心建立机动性强的精干快速部队,也就是后来的骑兵团。他还亲自为骑兵团设计了马刀,即著名的“雪枫刀”。骑兵团后来在地形利于骑兵机动的淮北战场上取得了一连串胜利,被称为彭雪枫的“三宝”之一。但客观看,这支部队仍只能在敌后战场特定环境下发挥作用,最多时也只有600多人马,与骑兵巅峰时期的规模和作用远远无法相提并论。

  (雪枫刀)

  另外,仪仗队主要目的是彰显国威军威,而实际例子表明,依托亚洲人种和马种进行复现的效果并不算好。例如蒙古国就有穿仿古军服的步兵和骑兵仪仗队,其军容风貌更偏向于影视剧风,在外交场合显得不太严肃。

  (蒙古骑兵仪仗队,矮小的蒙古马并不适宜这种礼仪场合,蒙古马也是我国主要马种)

  (土库曼斯坦的骑兵仪仗队,游牧民族风情很浓,不过距离威武雄壮比较远)

  当然,也有复现得比较好的非欧洲国家。比如巴基斯坦“天马”骑兵仪仗队看上去就还算威武,这也是有人种和马种与东亚区别非常大的原因。即使如此,现代军服与马匹的搭配,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协调。

  (巴基斯坦骑兵仪仗队卢敬利摄。来源:新华网)

  我军仍有现役骑兵部队

  虽然没有威风的骑兵仪仗队,但我军序列中仍保有骑兵部队,并且该部是真正执行军事任务的。

  (习近平慰问戍边官兵,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2014年1月26日,马年春节来临之际,习近平来到内蒙古阿尔山,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迎风踏雪慰问在边防线上巡逻执勤的官兵。从新闻画面中可以看到,这支边防部队是骑马巡逻的,他们也是我军最后的骑兵部队中的一支。

  骡马化-摩托化-机械化-数字化,这是一支现代陆军要走过的道路。全军1985年精简整编后,摩托化和机械化取代了骡马化,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已经消失,仅象征性地在中国西部地区的内蒙古、新疆、甘肃保留两个骑兵营和几个骑兵连。其中内蒙古军区由于要防卫漫长边境线,保留的骑兵部队最多。

  乘马进行边境巡逻,是因为我国北部边境很多地方是无人区,没有道路通达。车辆巡逻的通过性和全天候性某种程度上还不如传统的骑兵,隐蔽性也不好,所以现在骑兵还有一定存在的价值。另外,有关部队也会配合一些影视剧的拍摄。

  交汇点记者陈月飞

原标题:习近平获赠法国共和国卫队骏骑, 我国领导人与外国骑兵仪仗队故事不少

标签:

编辑: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