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80后”院士王泽山,一辈子托举火炸药复兴的中国梦

来源: 交汇点   作者:杨频萍  2018-01-08 11:05:30

  黑火药是我国的四大发明之一,近代以来一直落后于西方,有一位“80后”院士耕耘火炸药60余年,让中国火炸药技术重回世界之巅。1月8日,北京召开的2017年度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上传回喜讯,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凭借在火炸药领域的杰出贡献,摘得2017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桂冠。

  最冷专业,走出“火光四射”的人生

  腰杆笔直,精神矍铄,眼神平和, 82岁的王泽山站在了科学家荣誉的巅峰,心里想的还是自己的火炸药,就在半个月前,他还在沙漠进行火炸药试验。

  面对记者,他第一句话是“我还是得说说我的火炸药……下一步我们团队可能还会有新的突破”。一辈子只做一件事,王泽山一生都瞄准了“火炸药”的靶心。

  1951年高中时期的王泽山

  1935年,王泽山出生在吉林省吉林市,日军统治下的童年生活,成为他一辈子最屈辱的记忆。不想作亡国奴,就必须有强大的国防,这一信念从小就在王泽山心里扎了根。1954年他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哈军工),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一个当时最冷门的专业——火炸药,他也是班上唯一一名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与航母大炮相比,藏在弹膛里的火炸药难以被人注意,研究基础而枯燥,但王泽山想,国家需要的,都要人去做。从此,“国家需要”成了王泽山毕生的追求。

  1956年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读书期间

  王泽山学的是冷门专业,开启的却是“火焰四射”的精彩人生。上个世纪80年代,他率先攻克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摘得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奖后的他马不停蹄,发现了低温感含能材料,显著提高了发射药的能量利用率,这是国际上难以攻克的尖端技术,又将1996年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纳入囊中。

  图为王泽山获得1993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时的照片

  1999年,已然是国家科技大奖“双冠王”的王泽山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在很多人看来,60多岁的王泽山已经“功成名就”,完全可以颐养天年,可谁也没想到,他转向了火炸药另一个全新的领域“等模块装药”,时隔20年,又一次取得了世界级的突破。

  我国火炮在应用王泽山的“全等式模块装药技术”后,只用一种填装模块即可覆盖全射程,其射程能够提高20%以上,弹道性能全面超过其他国家的同类火炮,60年来,他在这个“看不见的领域”一步步地突破,让中国的火炸药技术傲视全球。

  201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颁奖现场

  极简生活,他拥有三倍于常人的工作时间

  很多人很好奇,这么多的世界级难题,为什么王泽山可以连续突破?王泽山的一个秘密是,“我拥有三倍于正常人工作的时间。”

  他几乎不参加一般的社交活动,南京理工大学原校长徐复铭说,和王院士一起去开会,他要么和大家讨论科研问题,要么打开电脑写一些思路,会议后的聚餐从不参加,总是打个招呼先走。老有人问我,“王院士去哪了?”他的时间甚至抠到理发也自己来,“到理发店受人摆布太浪费时间”。

  1993年在化工实验室

  思考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空余时间,走路、休息、吃饭的时候他都会想问题,泡好的咖啡经常冷了热,热了冷。目察秋毫之末,耳不闻雷霆之声,多想一步成了他的创新“秘籍”,“全等式模块那个问题,我就是用了一两年这么想出来的”。

  他对生活的需求简单到了极致,有次在野外就餐忘了带筷子,王泽山就用树枝当筷子吃饭。有次因急需到山东做实验,他直接踏上公共汽车,经过十几个小时长途颠簸直接赶到实验地点。徐复铭说,“因为出差频繁,他69岁学会了开车,一辆10万出头的别克凯越一开就是10多年,出于安全考虑我们劝他换,他笑笑说,‘性能蛮好,还可以用’,其实学校规定院士可以用车,但他一次也没有开过口。”

  “朴实至纯”是同事们对王泽山的评价,他是团队里最后一个搬进集资房的,房子还是顶楼,这也是他自己唯一的住房。这也和王泽山父母当年培养孩子的原则一致,“不买房、不买地,只供孩子读书”。尽管80多岁了,他仍然奋战在科研一线,一年中有一半时间在试验场地,他从不在办公室坐等实验数据和结果,即使在东北、内蒙零下20多度的天气。

  他总有一股年轻人的“闯劲”。王泽山的学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孙金华教授告诉记者,“有次去铁矿做新配方炸药试验,正是刚下过雨的酷夏,拉满混装炸药测试仪器的卡车陷入了泥坑,王老师带头跑到后面,肩扛起后备箱,打转的轮子溅得他满脸满身都是泥巴,他就笑笑,‘要是拍电影都不用化妆了’”。

  1993年与博士生在哥本哈根的合影

  特别执着,做最原创的“完美”研究

  在国防领域,国家间的技术封锁和保密体现得非常明显。许多国家对武器关键技术实行保密,有的国家断言某项技术绝对不可能被突破,但王泽山从不被这些意见左右。

  “我听到有年轻人讲,你这个不行,国外都没有这么做。”王泽山说,创新本身就是我们搞研究的灵魂,“重复别人做的事情,做得再好也是徒劳。”创新首先是要有科学精神,“你做得好,我就要做得比你更好,要追求完美。”

  他经常告诫自己的学生,要“看远处”,“往外走”,不要追求短平快的项目,选定目标不要轻易放弃。“我看到一些同学‘很聪明’,在即将出成果的时候,方向变了,突然提出更‘动人’的见解和新的方向,却与更高层面的东西擦肩而过。回头看看,他们业绩平平。所以遇到困难要顶着上,不避让不绕路,从最基础的理论研究开始。”

  1997年在香港接受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王泽山说,自己学术生涯也遇到过无数困难。2016年获得国家科技大奖的全等式模块装药技术,国外做了多年研究最终放弃,他前后研究了20年,能成功就是因为“笨功夫”下得足,敢于挖深井,坚信大方向走的对,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

  “做研究就是不断臻于完美。”王泽山有次在东北进行靶场实验,测试温度对火药的影响。王泽山的学生原打算测试2-3个数据,但是实验计划很快被他推翻,测试数据扩充到20个,这意味着学生们要顶着寒风多干十倍的活儿。而80多岁的王泽山,也和大家一样在外一待就是一整天,晚上还要核对和验证白天取得的各类数据,反复查找实验过程有无疏漏之处。

  完美、超越是王泽山不懈的追求,如今,王泽山和他的团队又瞄准了下一个目标。“获得了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誉,我的精神比过去更富有,心胸更宽阔,感觉更幸福,接下来就是完善我的火炸药研究,取得新的突破。”王泽山语气坚定,充满信心。

  交汇点记者 杨频萍

原标题:“80后”院士王泽山,一辈子托举火炸药复兴的中国梦

标签:

编辑: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