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淮安 >正文

“只要我在,就要把她照顾好好的” 83岁老母亲坚守50年

来源: 现代快报   作者:  2018-01-01 10:42:00

  冬至这天一大早,83岁的朱克英就开始忙活了,她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又上街买了菜,回家后就料理58岁的大女儿赵亚梅洗漱。她用毛巾细细地擦拭着女儿的脸,随后搽上雪花膏,女儿最喜欢这个气味了。然后,她端来已经凉好的温水,一勺一勺喂给女儿。赵亚梅轻轻喊了一声"妈妈",语气仿佛一个小孩儿,就像50年前一样。

  △朱克英老人喂女儿吃饭

  1967年6月,8岁的赵亚梅患上了流行性脑膜炎,陷入了长时间昏迷。当时医疗条件不好,朱克英背着她四处求医,终于把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之后赵亚梅卧病在床,失去了自理能力。从此,给女儿端水、喂饭、擦身体、换尿布便成了朱克英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一干就是50年。朱克英从未想过放弃,她说,这是一个母亲的职责。

  专家都说没希望,她仍不放弃

  朱克英是淮安金湖县人,如今带着大女儿赵亚梅一起住在西苑社区。因为生病,赵亚梅的心智一直停留在了8岁,甚至不如正常8岁的小孩。

  50年前,赵亚梅8岁,是个聪明伶俐的小女孩儿,正在上小学二年级,还是班上的班长。

  没想到有一天,赵亚梅忽然生了病,烧到了40 ℃,浑身发烫。朱克英连忙把她送到了乡里的诊所,医生诊断说是患了流行性脑膜炎。但是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好,医生也没有办法治,赵亚梅很快陷入了昏迷。眼看女儿病得越来越厉害,朱克英赶紧背着她走了十多公里,到县城的医院求医。但县医院的医生也没有好的治疗方法,赵亚梅仍旧处在昏迷状态,药都灌不进去,身上也烫得像火烧一样。

  流行性脑膜炎在当年治愈率很低,因病死亡的儿童不在少数,很多人都说治不好了,劝朱克英放弃,但她不愿意。"那么聪明的一个小孩,我怎么舍得?"同年8月份,听说扬州宝应县有一支下乡的医疗队,治好了一个流脑患儿,朱克英马上又带着女儿赶了过去。

  眼看着刚摸到一点希望,更大的失望又接踵而来,专家说赵亚梅病得太重,已经没有办法了。朱克英抱着孩子苦苦哀求,医生才答应收治,七八天后,赵亚梅渐渐醒来,可以喝点米汤了。

  丈夫去世,她独自撑起一个家

  虽然赵亚梅被母亲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也从此瘫痪在床,只能坐着,穿衣吃饭仍旧要人照顾,也不会说话。加上还有一个两岁的二女儿,家里负担比较重,丈夫提出想把女儿送去福利院。"我不让,福利院都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她有爸爸妈妈,她知道爸爸叫什么妈妈叫什么,怎么能去呢?"

  于是,她把二女儿交给外婆照顾,自己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大女儿。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在家,每天上班中途,她都要回来看两次。每次回来,她都会告诉女儿,周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哪家的邻居怎么样了,她在上班的商店里遇到了谁。起初只是她一个人在说,女儿在一旁听着,过了几年,赵亚梅慢慢地又能说话了。

  每天有空闲,她就给女儿做按摩推拿,帮她做康复训练。后来渐渐地,女儿右腿可以动了,右手也有劲抓东西了,最后甚至还能抓着小板凳,慢慢往前挪动了。虽然生活仍旧无法自理,但她也像其他孩子一样渐渐长大了,所有的事情看起来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朱克英和丈夫又生了一个儿子。

  然而,1987年丈夫去世,大女儿残疾、二女儿刚刚工作、小儿子还在上高中,生活的重担落到了朱克英一个人身上。过了两年,55岁的朱克英也退休了,一个月30元的退休金,对于这个家来说不算充裕。

  "正好我们家靠街边,为了补贴家用,我妈就在家里开了个小商店,"朱克英的小儿子赵同春说。就这样,朱克英支撑起这个家,直到二女儿和小儿子成家。

  几次住院,稍有好转就赶回来

  1999年,已经成家的赵同春将朱克英和赵亚梅一起接到了金湖县城,住在一起方便照应。2003年的一天,赵亚梅坐在床上伸手去拿掉在地上的东西时,不小心摔了下来,朱克英赶紧把她扶起来,却发现拖不动她了——赵亚梅中风了,躺在床上完全不能自理。

  这时的赵亚梅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中风以后完全不能动弹,朱克英也上了年纪,更加抱不动她了,但她每天还坚持给女儿擦两遍身体。给她翻身时要用力地推过去,一手支撑住,另一手快速地用毛巾擦干净,每次忙完都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正是因为朱克英细致的照料,赵亚梅尽管瘫痪在床50多年,但从没有生过褥疮。

  赵同春说,这么多年来,为了照顾大姐,母亲朱克英几乎不出远门。"因为这么多年一直比较辛苦,母亲患了胃病和胆结石,后来比较严重了,住过三四次院,"他回忆说,住院期间他和二姐请了保姆来照顾大姐,但母亲还是不放心,身体稍微好转就赶回来了。

  西苑社区的主任林晓莉说,街坊邻居都知道,这么多年来,朱克英都坚持自己照顾大女儿,大家都说她了不起。有时候邻居买菜时会给她带一份,省得她再出门。但也有人不理解,觉得她这么大年纪了太辛苦,应该请个专业的保姆或者送女儿去养老院,但是朱克英都不肯。"丈夫过世前也提过,不行的,我怎么能安心呢,我在家吃饭也吃不下去的。只要我还在一天,就要把她照顾得好好的。" (记者 王益 张海峰/文 马晶晶/摄)

标签:

编辑:莫小羽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