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连云港 >正文

【领航新征程】“一带一路” 与江苏发展:国家元首四次见证,连云港重任在肩

来源: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作者:邵生余 杭春燕  2017-12-17 09:15:00
资料图

  新华报业网讯 今年6月8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出席中哈亚欧跨境运输视频连线仪式时明确指示,“将连云港-霍尔果斯串联起的新亚欧陆海联运通道打造为‘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的标杆和示范项目”。

  地处“一带一路”交汇点的江苏,正迎风远航,争做标杆示范。

  国家元首四次见证,连云港重任在肩

  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习近平主席与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一起,先后4次亲自见证连云港新亚欧陆海联运通道重点项目的协议签署和启动运营:

  2013年9月,两国领导人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共同见证连云港市与哈国铁公司签署过境物流通道及货物中转基地合作协议;2014年5月,两国领导人在上海出席中哈连云港物流场站项目远程投产仪式,共同启动控制系统;2015年8月,两国领导人在北京共同见证江苏省政府和哈国铁公司签署合作协议;2017年6月,习近平主席访哈期间,两国领导人在阿斯塔纳专项世博会中国馆,共同出席中哈亚欧跨境运输视频连线仪式。

  作为江苏“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区、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的重要节点城市,连云港承担着我国30%以上的集装箱过境运量、60%以上的新亚欧大陆桥国际中转出口运输业务。近年来,连云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动作频频,节奏不断加快。

  江苏连云港港口(4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

  5月,“霍尔果斯—东门”特区无水港在中哈两国元首视频连线见证下正式投产,目前已达日均换装3列的规模,并与连云港中哈物流基地开展业务互动;7月,连云港港口庙岭散粮筒仓改扩建工程试投产,项目建成后粮食总容量、年设计吞吐量比原设计能力提升1倍以上,将带动更多国家和地区在连云港开展粮食中转业务……

  中哈物流合作基地,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提出后,哈萨克斯坦在华落地的首个实体项目。目前,物流场站、散粮筒仓、铁路装卸场站、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保税仓库等建设正有序推进。1—9月,中哈物流场站完成货物进出库318万吨,同比增长45%。连云港港口集团总裁朱向阳透露,连云港联合中远海运集团,已成功收购哈国霍尔果斯无水港49%股权,这将加快场站对接互动,促进东西双向运输对流均衡化。

  打造“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的标杆和示范项目,重大设施是支撑。站到发展风口上的连云港,深感重任在肩,加紧补缺——目前,30万吨级航道二期工程、30万吨级原油码头、LNG泊位等重点项目正在加紧推进;积极协调,加强沿线国家和地区的通关信息互通、监管互认、执法互助;加快本土产业发展,更是连云港积极调整身姿,努力发挥核心区作用的重要举措……

  国际班列竞争趋烈,亟须政策护航

  12月11日下午,连云港中哈物流基地,两台龙门吊正紧张有序地给两列货车装车。这两趟列车12日凌晨4:30和5:30发车,一列开往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一列开往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连云港中哈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斌说,集装箱里的货物有来自省内和华南地区的汽车配件、电子产品、生活日用品、装潢材料,还有部分韩国、日本海运过境的医疗器件等。

  “连新亚”“连新欧”“苏满欧”“宁新亚”,一条条跨越国界的快捷“通道”,让一批批“江苏制造”“中国制造”顺利抵达“一带一路”沿线的欧洲和中亚地区国家,中亚、东亚等不少国家的过境货物也从中获益。然而,这些比海运快捷、比空运省钱的铁路运输通道,当下却遭遇“成长的烦恼”。

  中哈(连云港)物流基地以及集装箱码头(4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

  负责“苏满欧”操作的苏州综保通盛国贸公司总经理张帆介绍,班列原先一周开行3班,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最多一周开行5班,成为全国中欧班列中密度最高、质量最优的班列。但今年下半年以来,班次回落至每周1—2班,因为大量原本从苏州发运的货物改道他处。

  “应客户要求,公司30%—40%的出口货物,由原本走‘苏满欧’改从成都、重庆、郑州等地启运欧洲,因为每个集装箱运费比苏州出发便宜1000美元左右。”名硕电脑(苏州)有限公司进出口部经理胡洁说。朱向阳也介绍,2012年前,连云港开出的国际货运班列占了全国的90%左右,但因为各地竞相低价揽货,到2016年下降到了4.69万标箱。

  事实上,在国际上,俄罗斯的东方港已对我省国际货运班列形成激烈争抢;而在省内,5个城市8条线路,本身也存在不小的竞争。“运费的巨大差价主要源自各地扶持力度不同。苏州综保通盛国贸公司并不缺货源,但按苏州市现有政策,如果加密中欧班列班次,公司就可能亏损。”张帆说,省内城市之间需要加强资源整合,也呼吁国家层面进行统一协调。

  另外,出多进少,是国际班列面临的另一个尴尬。目前,苏州发车的中欧班列基本是出口4个进口1个,而国内多个城市已是出2进1。对此,苏州高新区综保区经发部建议,政府帮助企业增强在国外的揽货能力,通过与国外货代、物流商等建立紧密合作机制,实现与高品质食品、化妆品、奢侈品等产品进口的衔接。

   “走得出去”,还要“站得稳脚”

  11月下旬,中车南京浦镇车辆公司又有7辆列车交付尼日利亚,至此浦镇今年已为尼日利亚定制并交付中国标准列车50辆,明年还将交付20辆同样的列车。公司董事长赵大斌说,这是目前非洲最快的列车。浦镇从主要制造列车出口国外,到参与负责铁路建设、列车投运后的维修保养,国际化思路的改变、国际合作模式的创新,使得新的市场局面随之打开。

  去年9月份,常州华利达集团到越南边境城市广宁省海河县海河工业园进行考察后,马上作出投资决定,到今年年底预计形成近3000人的用工规模。华利达董事长张文昌介绍:“我们在越南的投资正是顺应了新的发展和新的增长点。目前看,越南的产业链情况、设备状况、劳动力技能素质包括交通、物流等较之国内差距明显,但综合考量,相信我们在越南的8000人的工厂3—5年后会走向成熟。”

  江苏连云港港口夜景(4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

  记者从江苏省商务厅了解到,近年来,江苏企业“走出去”规模稳步增长,并且形式日趋多元。2016年我省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项目222个,协议投资额30.9亿美元。今年1—10月,江苏省在沿线国家新增投资项目118个,中方协议投资额22.1亿美元。

  不过,在企业大步“走出去”中,一些风险做法亟待引起关注。进出口银行江苏省分行行长吴钢提醒说,中国企业到境外投资或开展工程劳务合作,习惯于建成一个项目、挣一笔钱就走。但这种国外“打工”的赚钱模式,往往会给人“背黑锅”。虽然项目是外国人设计、外国人运营,但投用后一旦出现问题,所有责任都可能由作为建设者的中国企业买单。

  异国的税收法律风险,也应引起“走出去”企业的高度警惕。总部在南京江宁的中材国际工程公司,已建和在建境外水泥生产线总承包等项目超过70个。公司资产财务部部长陈延明说,前不久在印尼新接一个水泥厂总包项目,为方便工程实施,在当地设立了非常设办事机构,但印尼方面认定这是“子公司”,必须按项目合同额比例缴税800多万美元;在中东某国实施一个总包项目,支付的工人工资被所在国税务部门当作转移利润,要求补缴税款加滞纳金1亿多元。

  “新的国际形势下,我们的企业‘走出去’有了更多不确定性,全球化经营避税空间大大压缩,税收成本逐步提高,对企业全球运作的要求更高,税收透明度要求增加也给企业管理带来很大挑战,江苏企业‘走出去’时务必高度重视。”江苏省国税局副局长姜跃生说。本报记者 邵生余 杭春燕

标签:

编辑:周莉娜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