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我的80年丨在唯一能看见父亲的地方读祭文,告诉他我们家的新变化

来源: 交汇点   作者:倪方方  2017-12-04 18:16:39

  今天,交汇点新闻特别制作的“我的80年”系列报道和各位见面了。这一系列是为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80周年。

  80年前,侵华日军进入南京后实施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暴行,30多万手无寸铁的平民与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戮。80年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为这段屠杀历史的真实存在,提供了诸多有力证据,帮助后人厘清谎言、认清真相。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

  一位又一位幸存者的讲诉和记忆,特别是幸存者80年以来的亲历和见证,共同推动着历史的车轮。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这也是对30万遇难同胞最好的祭奠。

  “我的80年”,也是我们的80年。

  ——编者按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程文英

  

  “战前我家住南京船板巷,日子过得清苦,但父母恩爱,兄弟和睦。”83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程文英回忆起往事,最想念的仍是往日的平静、快乐。

  1937年,平静戛然而止。战争给一个家族带来一辈子挥之不去的痛感,程文英一家就是其中之一。一场屠杀让这个家庭陷入风雨飘摇,伤疤永无愈合之日。

  1937年12月13日,中华民国首都南京沦陷,日军于南京及附近地区进行长达6周的大规模屠杀。南京城里弥漫在“鬼子来了”的惊恐中,百姓离乡别井,四处逃散。

程文英手捧父亲照片

  程文英一家逃散到江北,父亲程长河遭遇枪杀。“顶梁柱”没了,这个家庭塌了一半。程文英的母亲、一个没有文化、没工作的女人,独自挑起养育四个孩子的重担。

  局势稍稍稳定一点,程家过江回到南京,靠卖香烟、帮佣度日,大儿子12岁做苦工,忍受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劳动强度。

  苦难没有终止。1939年,程文英60多岁的外公在中山码头为日军做搬运工,一个日本士兵嫌他动作慢,一脚将他踢进长江,当场溺水身亡。“我亲眼看到一张芦席裹着外公被泡胀的身体,担在两条长凳上,浮肿、难看,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程文英说。

程文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身份证明

  另一个让程文英老人哀叹不已的亲人是她的姐姐,“姐姐的人生观常带灰色”,这是留在程文英印象中的姐姐形象。

  正当花季的姐姐字写得好,人也美。一些熟人家里修族谱,都是请她执笔,但这样的年轻人同样没有前途和出路。解放前,姐姐染上肺结核,瘦骨嶙峋地死在镇江的一处空房子里,死的时候不满18岁。

程文英母亲战后照片

程文英(右)工作后,与母亲(左)的合影

  对比程文英母亲的两张照片,可以直观地发现,第一张照片中母亲只有40多岁,却因为生活窘迫,时常眉头紧锁,神态紧张、恐惧,只有备受煎熬和绝望的人才会有这样的表情。第二张照片中母亲终于展露笑颜,这时程家儿女已长大、成家立业,她也放下了重担。

  作为南京大屠杀的亲历者和见证者,程文英对强国和强己的理解非常深刻。她告诉记者,历史教训告诫后辈,军国主义的暴行带来的是家破人亡,暗无天日,这个记忆不能忘记。中国人不做亡国奴,要富国强民。而作为个人,要膝盖直起来,胸脯挺起来。

  “强国先强己,刻苦学习才对得起母亲的付出,才能改变命运。”幼年的程文英已认清这个现实。

诉说家族故事,程文英不禁悲从中来。

  生活的艰辛不断打磨着一个人的信念,让它愈加坚定。小学六年,程文英没吃过一顿早饭。冬天脚上穿着单鞋,裹着哥哥姐姐穿小的棉袄,满身油污。“我没有条件在乎外貌,心里想着好好学习,姐姐的悲惨命运让我更加坚定信念。”

  程文英是幸运的。她顺利地读完小学和初中,后来选择师范学校。毕业后,她进入人民教师的行列,把一生奉献给教育事业,教书育人成为人生寄托。

  最初,程文英参加南京市总工会“速成识字班”、工厂的语文实验班,教比自己年龄还大的学生们认字,举办文艺演出,她总是积极分子,能与学生打成一片。工作生涯中,程文英多次调动,从无怨言。她说:“人生的价值在于贡献。”

  如今,83岁的程文英晚年安详,与儿子、孙子生活在一起,耳聪目明的她仍能自如走动、料理家事。见记者要为她录像,她特意换了一件新外套。

程文英(左二)与大哥、二哥接受记者采访

  每年,程文英一家都会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祭拜父亲。“父亲被杀后找不到尸体,只有名字刻上‘哭墙’,这里是见到父亲的唯一地方。”程文英告诉记者,他们写过多篇祭文,告诉父亲家里的新变化,让他安息。

父亲程长河的名字永久留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名单碑刻上。

  “丁丑寒冬,日寇犯宁。奸淫烧杀,罪恶滔天。

  举家逃难,江浦东门。父被杀害,儿等幸免。

  孤儿寡母,生活艰辛。饥寒交迫,度日如年。

  人民政府,关爱人民。温饱有余,感激涕零。

  廉洁奉公,子孙上进。父若有灵,含笑九泉。

  中华大地,今非昔比。众志成城,不受欺凌。

  牢记国耻,绝不重演。死难同胞,敬请安息!

  呜呼哀哉!永远缅怀你们!”

  每次读起祭文,程家子孙油然而生一种痛感与坚强。

  窗外冬意萧瑟,程文英的坚强与向上愈加醒目。对于日本某酒店公然放置否认南京大屠杀史实之书一事,她时时关心,向记者表达自己的愤慨。她认为,一些日本人不认罪,还想否认罪行,对于不了解真相的人,这种行径会让历史越来越模糊。今天的中国人是觉悟了的中国人,我们没想过血债血偿,而是都在为维护和平努力。“我相信历史自有公论,任何歪曲都是逆潮流而动。”

  “80年前,我们国家太弱了。如今要把国家建设好,每个人都要捍卫祖国,锻炼成才。”每每谈起这段历史,程文英习惯把伤痛放在一边,向人们诉说的总是苦难之后的振奋。

程文英收到新春慰问

  交汇点记者 倪方方/文 蒋文超/摄

原标题:我的80年丨在唯一能看见父亲的地方读祭文,告诉他我们家的新变化

标签:

编辑: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