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南京 > 南京时政 >正文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常志强口述:“我有一种责任感:我得活下来”

来源: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作者:  2017-12-03 15:17:00

  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后,9岁的常志强目睹了父亲和弟弟被日军枪杀,姐姐被奸杀,又看到胸口被刺伤的母亲挣扎着给2岁的弟弟喂了最后一口奶后死去。常志强惊吓过度,昏死过去,这才捡回了一条命。这样的经历,让他的人生从此改变。

  今天,让我们走进常志强老人,听他细说往事。

  采访时间:2016年11月5日

  采访地点:南京市栖霞区化工新村

  采访人:彭成、常远、王欣芃

  整理人:杜羽宸、艾德林、张国松

  1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

  我出生于1928年2月,是南京本地人。在日本人还没打进中国以前,我们家人很多,有四代人,我的父亲母亲、四个弟弟、一个姐姐,还有祖母、太祖母。太祖母那时候有八十多岁了,身体也蛮好的,是第一代。太祖母下面的女儿,我们叫奶奶,是第二代人。我的父母,那是第三代。我们那时候还小,是第四代。第四代姐弟六个,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一两岁;兄弟里我是老大,有四个弟弟。

  那时候我们住在夫子庙后面的白鹭洲公园金陵闸,很有名的。一个夫子庙,一个白鹭洲,这两个地方比较繁华一点。白鹭洲过去是南京一个很小的景区,但是玩的人很多。它靠着夫子庙,一出去了就到夫子庙。夫子庙里什么都有,旁边有一个巷子叫石坝街。石坝街旁边是公园路。公园路里有个国家公园,公园很好,当时日本人来了,我们都害怕会把公园里面好多好多稀奇古怪的动物啊,还有很多古时候的东西拿走。但是后来发现这些东西日本人没动,里面的动物一个也没死。除了动物以外,还有古里古怪的东西。它介绍很多古代的历史,好多人到南京来都要到这个公园玩玩,去看看古时候中国什么样,看它的历史。我小时候也经常去玩,都是免费的。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常志强

  那时家里怎么生活呢?我爷爷在白鹭洲公园开了个店,卖东西。当时有火车通到白鹭洲,很多人去参观,就卖给去游玩的人,生意很好。夫子庙那时候也是一个历史文化景点,又在南京这样当时的国家首都的中心,很多人来玩,那就要买吃的。我们卖汽水什么的,果汁很少,还有什么面包啊茶食啊,反正是好吃的东西都有人买。而人家来玩不在乎要花钱啊,对不对。这样子的话家庭生活够了,但生活情况一般化。能吃到不少菜,素菜特别多,荤菜也不少。而且住的房子也还可以啊,我们开店,租了一大间房子,是在一个广场旁,就是从前有钱的人家盖的房子门口有好大一块地,有墙啊、拴马桩什么的那种地方。那块地是一个邮政局负责人的,他有权力自己盖房子,我们就租了他的房子,要付租金的。

  我小时候上了私塾。为什么读私塾呢?怕小孩子随便跑,读私塾给老师管一管。早上到了以后跟老师鞠躬,然后就开始读书。老师规定了你读哪本书,你就读哪本书。读好了以后就背给老师听;背好了以后还要能写出来。我私塾读得特别好。老师很喜欢我,他讲:“这个小孩很好,读书很认真,课堂上从来不讲话。 ”那时读私塾不准讲话的,蛮严的。书读得不好要打手心,你不听话也要把手心摆过来,老师用板子打,打得蛮疼的。可是我一次都没有挨打。老师特别喜欢我,跟我家的人讲:“这个小孩不错。他很稳重,也很用功,他来后没几天就能背书了。 ”背“人之初,性本善”,但是有问题的话呢也要问老师。把手举起来,“老师,这个‘人之初,性本善’什么意思? ”然后老师讲:“好,你问得好。‘人之初,性本善’就是讲,人啊从小生下来一点大,他不知道什么好事坏事,父母要跟他讲,你怎么样是好的,怎么样是不行的。 ”我就这么向老师问问题,后来老师说你学得好,不用读了。后来我就去考小学,夫子庙小学。考什么呢?个位数加减,然后老师给你出一道小作文题,比如“你最喜欢的东西”,还有问中国有多大啊,有多少平方公里。基本上私塾读完是会的。还有一个呢,私塾教唱国歌,考试也要考。

  进小学的时候我八岁不到,在夫子庙小学1,是夫子庙一带的公办学校,有一到四个年级,一个年级最起码好几十个人。洋学堂嘛,早上上课,然后做早操,课间出去玩有很多运动器具,学校里也有一些东西卖。门口也有,但是老师会关照小朋友不要瞎买,因为外面有些东西做得不干净吃了要生病。除了我,家里还供姐姐读书,二弟三弟那时候比较小,没有上学。班里头女生也很多,那时候除非很穷,一般女孩子也会读书的,但是穷也没关系啊,会减掉一部分学费。放学以后呢读读书,把老师教的复习一遍,然后就在夫子庙玩,家里的事很少做。夫子庙里什么都有,玩杂技的,说书的,还有唱戏的,他唱一段戏,大概一个小时吧,然后收钱。收钱的话不是买票,而是他到你面前来让你给钱。一般人都是用铜板,最多的是一块银元,还有一角的、二角的小银元,你要不给钱也行,站到后面看,没有凳子坐。夫子庙那里不但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南京那个时候不是首都嘛,有各国的大使馆。小学里也会教外语,主要就是英语,后来日本人来了,也学日语。

  2

  战争教会我的

  (根据常志强女儿口述整理)

  那个时候,日本人飞机来南京轰炸,地上的高射炮就咚咚地打它,广播一通知,老百姓就躲到防空洞去了。日本人占领南京以后进行屠杀,这是事实,所以我们现在就开了纪念馆,统计杀了多少人,哪些人家里人被杀了,他们(日本人)也不敢反对,你杀人是事实啊。我的父亲、母亲、四个弟弟,都被日本人杀了,就留下我和姐姐。日本人一个一个把我家人杀掉时,我就昏过去了。姐姐被戳了几刀没死,受了很重的伤,也昏过去了;日本人走了以后她醒过来,醒过来后就逃,我们就一起跑了。但是后来姐姐伤口感染,还是死了。

  ▲2016年12月11日,常志强老人参加纪录片《幸存者——见证南京1937》首发仪式

  城里很乱,那吃饭怎么办呢?要吃饭,要生活啊。我们和其他一些人就到了难民区,因为一群人老的老、小的小,(难民区的工作人员)害怕我们生活困难,就提供一份补助。当时我们不想要这个钱,想要工作挣钱,有人介绍我们工作,到工厂做工。我还很小,就没有去。鬼子不杀人以后,我们就回到了宝前街,发现祖母、太祖母在家里。当时南京的米很贵,但在三十里路之外的地方就便宜得不得了,我就跑那里去买米。在南京一斗米的钱在那里可以买一斗半。我每次背两斗米,头两次背不动,走几步歇几步,晚上到家一点劲都没了。后来背着背着有劲了,有劲了就能够背得多一点。但日本人坏,他觉得小孩子背这么多米肯定是要进城做买卖的,就把我叫过去,问:这个米是你买的啊?我说是的。他又问你家有几个人?我讲有四个人,我一个,还有姐姐,还有奶奶、太祖母。他不相信,他说你不能背这么多米,你扔掉,就把米拿走扔进水里了。

  因为鬼子人不多,城墙上他不会管,只管城门。城墙是跟土坡连在一起的嘛,后来我们就从城墙上面弄绳子吊篮子下来,把米直接放下去,然后自己再下来,就这样来运米。那个米泡潮了怎么办?赶紧回家把它吹干。这个米卖掉之后能赚一半的钱。这样一来,吃米的问题就解决了,要不然没办法生活的。然后就是半夜到紫金山上面扒松针当柴火烧。日本人占领南京以后要求我们必须有“良民证”,假如你是做工的,在哪个厂做工,他也要求你说,还有你工资拿多少之类的。他也在老百姓里选一些人来统治。选出来的呢就给他开个条子,叫“良民证”。我就继续在学校里读书,半工半读,上午读书,下午到集市里买米、买面,背回城里再卖给别人,这些东西都有人收的。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常志强

  我一个八九岁的小孩要承担所有的义务,在当时我有一种责任感,就是:我得活下来!因为上面还有老人啊。所以战争灾难带给我的影响不光是生活上的、精神上的,对我后来的生活也有很大影响。就我自己来讲,危机意识就会因此比一般人要强,不像别人那样无忧无虑的。到老了什么事也都自己做,因为没有办法相信任何人,就必须自己做。所以说:战争是很可怕的。我觉得年轻人不能忘记这段历史,年轻人强,国家才会强,国家强了别人才不会欺负你,对不对?

  再后来,1946年我进了南京化工厂做学徒,接着是正式上班,也不断地学习。因为我是化工厂里面的设备员,管设备,就自己学机械制图一类的东西。这个化工厂是国家部属企业,日本人来的时候就搬迁到四川那边了。日本人投降了,工厂就搬回来了,以前有些东西我们造不出来,还得到外面去买。后来我们就自己造,任务也比以前多了。那我们就要多搞机器设备,要不然生产不起来。我们要求日本人赔偿,就是要补偿一些损失,后来没补多少钱,但是补充很多机器设备。我们就利用这些机器搞工业。开始是日本人赔偿的机器,我们自己也造;后来我们自己造的比他们的都好。日本人有一部分工程师从上海那边调来的,这部分人没有走。我们跟他讲,你们侵略我们中国,破坏我们好多工厂,但是我们不追究。现在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要造一部分工厂,你们这些工程师要留下来,我们也给工资,生活水平也很高。

  在工厂里大家一起吃饭。日本人吃饭的时候,男的吃饭,女的坐在外面给他们装饭,看着。男的吃剩下了,她才吃,很不平等。但是他看我们中国人男女平等很好,他心里面觉得中国好。我们也很积极,就问他:给你工作干不干?让他做图纸。那个日本人也很高兴啊,很快中国话也学会了。后来他们回国了,他的妻子还来中国玩过。

原标题:我的1937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常志强口述:“我有一种责任感:我得活下来。”

标签:

编辑:金勇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