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信号明朗, 调品种等不得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7-11-16 08:46:44
         分享到: 更多

  交汇点讯  15日,省粮食局举行新闻通气会通报秋粮收购进程:自3日启动秋粮最低价收购预案以来,我省秋粮价格趋稳,截至13日,普通品种稻谷价格回升到最低收购价上下,优质品种价格则高于最低价;由于准备充分,粮食主产区没有大的仓容紧张问题,确保农民卖得出粮食。

  就在10日,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全面深化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其中包括完善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最低价收购政策调整的一个重要信号,对未来粮食生产有重要指导意义。记者在秋收现场采访时了解到,种粮调结构已迫在眉睫。

  不是好品种怎能卖好价

  截至13日,兴化市周庄镇文宝粮食合作社负责人李文宝种植的367亩稻子已全部收获并被大米加工企业买走。他种植的南粳9108,是省农科院选育的优质稻米品种。“水分超过最低价收购的标准,但每斤价格还比最低价高出2分钱。”李文宝说,稻子还没收获时,加工企业就跟他说好,这个品种稻子有多少要多少。

  李文宝所在合作社共有224名成员,水稻种植面积超2万亩。少数成员种的是普通品种,这些稻子只能卖到粮库,粮库按规定扣除超出的水分和杂质后,给出的价格是每500克1.45元左右,比南粳9108少7分钱。这些农户苦恼于稻子卖不出好价,李文宝则反问他们:不是好品种,怎卖得出好价?

  丹阳市司徒镇种粮大户彭军后悔没多种优质品种。这位来自安徽的青年农民种了1000多亩水稻,但南粳9108只种了200多亩,其他都是普通品种,普通品种卖到粮库每500克仅1.43元,而水分和杂质同样超标的南粳9108卖到加工厂,价格超1.5元,算下来损失上万元。“明年一定全种优质品种!”他说。

  优粳比杂粳亩均增收180元

  位于海安县的季和米业负责人刘昌明说,普通品种的粳稻,大米加工业内叫“杂粳”,他所在企业今年出的收购价是每500克1.5元,与最低收购价持平,南粳9108和南粳5055的收购价每500克要高出0.15元,如以粳稻亩产600公斤算,杂粳和优质品种亩均收入差距达180元!为什么企业愿意高出一大截价格收购优质品种?因为加工出来的大米好销,加工企业的利润也高。

  “我眼看着本地的优质稻米品种种植面积逐年增加,这跟市场‘无形之手’的指挥有关。”刘昌明说,前年海安优质稻米种植面积占比为20%,去年为40%,今年达60%。

  盐城市大丰区粮食局局长王秋枫告诉记者,尽管大丰是全省产粮大县(区),但他今年没为仓容发愁,截至14日该区仓容还有很多余量,原因是本地80%面积种的是南粳9108,这些稻子不会卖到粮库,多数已被本地加工企业和上海光明集团买走,“价格也非常好,普遍超过最低收购价。”

  在不少地方,优质品种种植面积占比仍不高。截至13日,盐城市盐都区郭猛镇粮食经纪人仇桂保已收了3000多吨稻子,大部分是杂粳,卖到粮库每500克在1.44—1.45元左右。据他了解,本地种植南粳9108的面积只有两三成,他收购的这部分稻子是分仓存放的,收购价每500克比杂粳高出0.1元。“优质稻子专门卖给加工企业,他们不收杂粳。”

  省粮食局有关负责人说,目前,南通、泰州、扬州等地优质品种种植面积占比已超过50%,其他地区优质品种推广种植的潜力还很大。

  调整品种成粮农当务之急

  这些天,高邮市五里坝国家粮食储备库主任王奎锦每天早上7点半就上班,一直忙到晚上8点左右。他所在的粮库今年可用来收购秋粮的仓容达1万吨,截至13日收了4000吨。“省粮食局推出‘满意苏粮’APP后,种粮大户在手机上就能直接与加工企业对接售卖优质稻,因此本地国有粮库仓容不成问题,粮农没有卖粮难问题。”入仓稻子多数是杂粳,优质品种几乎都被加工企业“抢”走。

  在粮食收储企业工作30年,王奎锦对连年启动的最低价收购印象很深。他说,对于普通品种来说,最低价收购其实就是最高价,国家为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而出台举措。多年来,最低价收购政策客观上成为种粮农民增收主要根源。据他观察,最低收购价可能会下调——今年的稻子价格每500克比去年下调5分钱,明年的麦子价格比今年低3分钱,大家估计明年的稻子最低收购价还得下调。“如果农民尤其大户种的是普通品种,即使卖到最低收购价,也会减收。”在他看来,优质品种绝大部分直接进入市场、由市场定价,而近年来优质品种的市场价一直稳稳高于最低价,如果种优质品种,即使明年稻子最低价下调,农民增收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记者注意到,国家发改委在《关于全面深化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中明确表示:围绕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口粮绝对安全等,逐步分离政策性收储“保增收”功能,激发市场活力,同步建立完善相应的补贴机制和配套政策。也就是说,过去十多年来的最低价收购,在某种程度上保证种粮农民实现增收,但当国内外粮价差距不见缩小,这种“保增收”手段变得不可持续,只能采取国际通行的市场化收购加补贴机制。

  这一政策传递出的信息是:不排除最低收购价继续下降、逐步与市场价靠拢的可能。如果仍寄希望于靠最低价收购保证种粮收益,将变得比较困难。政策日渐明朗,调整品种结构,主动调、快点调,已成广大粮农的当务之急。

  交汇点记者 朱新法

编辑:郑亚群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