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无锡 >正文

马云和无锡竟有这层关系!来听他妈妈的故事

来源: 江南晚报   作者:  2017-09-21 12:29:11

  2017年世界物联网博览会上周刚落幕。围绕着本届物博会的相关话题依旧火爆,特别是本报在《马云南长街庆生》一文中独家披露的马云妈妈崔文彩曾在无锡县评弹团工作的消息,引发广大市民的强烈关注。据原无锡县评弹团弹词演员、著名歌唱家石莉娟回忆,无锡县评弹团有几位老前辈确实和崔文彩共事过。为此,本报记者特地独家采访了崔文彩当年在无锡县评弹团的同事,让我们一起来听听马云妈妈和无锡的这段评弹情缘吧。

  无锡是孕育马云的地方

  华颜萍是当年崔文彩在无锡县评弹团的搭档,也是关系最密切的同事,今年已经82岁高龄了。华颜萍是无锡人,因为常年弹唱评弹的缘故,说话带着点苏州口音。同样因为常年弹唱评弹的缘故,尽管已到耄耋之年但优雅气质不减,举手投足间尽显温婉。面对记者,华颜萍说起了自己和崔文彩的故事。

  “1952年,16岁的我就进入了评弹行业,一开始说单档,后来学说拼档。评弹演出很辛苦,常年在外漂泊,难以照顾家庭,所以我在1958年去电缆厂做了电话总机接线员。这个工作虽然能照顾到家庭,但收入明显比评弹演员低了很多,而且我对评弹也割舍不下。正好1961年筹建无锡县评弹团,我就借机重返评弹行业。”

  “那时无锡有上百家书场,无锡的书场在江南一带是非常出名的,被誉为‘江南第一书码头’,评弹名角只有经历过无锡书场的检阅,才能真正奠定其江湖地位。那时候无锡县评剧团拥有孙纪庭、秦文莲、朱小祥、杨介梅等名家,对评弹人才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崔文彩也因此从杭州来到无锡。”

  “崔文彩是1964年前后来到无锡县评弹团的,来的时候已经怀有身孕,肚子里的小孩就是马云。所以有人说马云是在无锡孕育的,这种说法我觉得并不夸张。”

  和马云妈妈的搭档合作

  “崔文彩出生于1944年,属猴,比我小8岁。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对待评弹艺术很热爱,学艺很用功,记性很好,这几点对评弹演员来说至关重要。与马云张扬的个性截然不同,崔文彩性格温和内敛,与世无争,长得也很标致。虽然她的外貌和性格都和马云有所不同,不过母子之间眉宇间的那股英气则是一脉相承的。”

  说话间,华颜萍翻出了以前和崔文彩的合影。照片上的崔文彩面目姣好,五官端正,笑靥如花。个子不高,但很匀称。崔文彩很注重形象,哪怕是在演出时间以外和劳动的时候,有几张照片上特意用草帽遮住了因为怀孕而隆起的肚子。

  “崔文彩进入无锡县评弹团后和我拼档,我是上手,她是下手(评弹中的上手就相当于相声中的逗哏,下手就相当于捧哏)。评弹好的搭档可遇而不可求,搭档之间默契与否对评弹演出的效果至关重要。很多搭档需要磨合很久才能到位,崔文彩的悟性和情商都很高,我们拼档从一开始就合作得很顺利,我们相处也很融洽。”

  远赴杭州“学艺补书”

  “1963年底,当时的有关领导尖锐批判文艺作品中普遍存在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题材是封建主义的东西。所以传统题材的评弹不能演了,只能演现代题材的‘新书’。‘新书’又不可能一下子创作很多,各地评弹团都出现了‘曲目荒’,一有新的曲目大家都会去学习借鉴,我们评弹圈把这种学习借鉴叫做‘学艺补书’。”华颜萍笑着说。

  “当年评弹并没有固定的剧本,全靠演员的记忆和演绎。对于‘补书’来说,去书场听一遍就要记住,而且不能完全照搬,必须有所改编,否则‘补书’就成了‘偷书’,这和你们文字工作者的抄袭、剽窃一样,是行业所忌讳的。1964年,听说杭州有一出新编评弹《杨立贝》在上演,我和崔文彩当即决定赶赴杭州‘补书’。杭州是崔文彩的家乡,我俩白天去杭州的书场‘补书’,晚上就吃住在崔文彩家。崔文彩的爱人(也就是马云的爸爸)马来法对我们很照顾,为了我们能安心‘补书’,马来法把所有家务都承担了。马来法对曲艺也很有兴趣,那时候马来法在杭州摄影图片社工作,工作之余从事曲艺创作及表演活动,后来马来法也成为著名的曲艺行家。”

  “我和崔文彩每次去书场听书之后都会默书,也就是把这场评弹台词全部背下来,在此基础上按照上手、下手的分工进行对词和试演,西湖边、雷峰塔下都留下了我们努力‘学艺补书’的足迹。有时候,马来法也会陪我们一起去‘补书’,我和崔文彩有一张在西湖边的合影就是擅长摄影的马来法拍摄的。”

  “这次杭州‘学艺补书’大概持续了两三个星期,然后我们就开始演出。《杨立贝》说的是农民杨立贝因反抗恶霸地主霸占田地,被欺压得家毁、妻亡、子逃的故事。由于故事过于凄苦压抑,对于习惯了以往大团圆结局和喜剧风格的很多评弹听众来说,一时有点接受不了,所以票房不佳。我们俩没演多久就演不下去了。崔文彩留在杭州待产,我回到了无锡。”

  评弹团解散各奔东西

  “崔文彩在杭州产子那段时间,我找不到合适的搭档,闲不下来的我一个人去鼋头渚横云书场‘补书’,听刘宋英、蔡小娟的《野火春风斗古城》,这个中篇弹词名段就是在那时学会的。1964年9月10日,崔文彩在杭州生下马云,在杭州休养了一段时间后回到无锡,我们俩依然一起搭档演出,同吃、同住、同劳动。”

  “文革开始后,文艺系统受到严重冲击,我们评弹团的正常演出都无法进行。1967年,评弹团和锡剧团、电影队的100多人被关在野花园进行整风和互相揭发、批斗。电影队的互相揪斗搞得蛮严重,不仅内部互斗,还到锡剧团和评弹团揪‘牛鬼蛇神’,我们演出时穿的旗袍都被他们剪坏了。相对来说锡剧团和评弹团比较平静,尤其是我们评弹团内部很团结,整个‘整风批斗’期间内斗和外斗都没有出现。‘整风批斗’结束后,我们评弹团组成演出小分队演出了一些新编中篇弹词。不久后,随着的文革的深入,无锡县评弹团被彻底解散,我赋闲在家一年多,直到1969年才安排我去无锡县磁性材料厂工作。崔文彩则回了老家杭州,从此评弹团的演员各奔东西,断了联系。”

  久别重逢再续同事情

  “文革结束后,无锡县评弹团恢复,评弹团解散前一起共事过的刘静芬等一批演员重新回到评弹团,我则因为有3个儿子需要照料没有回去。”

  “1992年,无锡县评弹团建团三十周年举办了一个庆祝活动,失散多年的评弹团老同事们纷纷赶来参加活动,中断多年的联系恢复了。此后我们经常联系、聚会。评弹团的老同事们除了崔文彩在杭州外,大多数在无锡和苏州。所以我们的聚会也基本在这三个城市进行。今年4月21日,崔文彩邀请我们去杭州玩。我们去了7个老同事,其中无锡3个、苏州4个。我们在杭州玩了三天,马来法、崔文彩夫妇热情接待了我们,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本马云签名的《这就是马云》的书,并安排专车接送我们去西溪湿地公园等很多景点游览,并乘船饱览西湖风光。故地重游,想起当年我和崔文彩搭档在杭州‘补书’的日子,真是感慨万千。”

  “如今,我们这些老同事们都进入了晚年,聚会和聊天是大家晚年生活最大的精神寄托,大家聊天的话题除了评弹外,也少不了马云和阿里巴巴。马云作为全球互联网领军人物,不仅是崔文彩的骄傲,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骄傲。”华颜萍深情地说。

标签:

编辑:邓晓琦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