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盐城 >正文

28天骑行2186公里!盐城人张军单车穿越生死川藏线

来源: 盐阜大众报   作者:  2017-08-27 13:46:49

  背上行囊,用28天的时间完成埋藏在心中多年的夙愿:骑车穿越川藏线。57岁的张军,毅然去做了。这趟全程2186公里的旅途,如同那四季的天气,变幻无常。但张军没有退缩,即便是23人的骑行队伍,最后只剩下他一个盐城人。“有些事现在不做,就怕以后没机会了。”8月25日,张军看着川藏骑行证书说。

  获得川藏骑行证书。

  缘起

  魂牵梦萦多年

  决定满足那颗驰骋的心

  骑车穿越川藏线,对张军来说绝非一时兴起。事实上,多年前他就一直关注川藏线骑行运动,并深深地迷恋于西藏的风景。久而久之,便产生了骑单车穿越川藏线的想法。而真正激发他下定决心的,却是一辆被闲置的自行车。

  3年前,张军的女儿买了一辆永久牌山地自行车,说想骑车上班锻炼身体,可没骑几天就厌倦了。看着被闲置在墙角里的自行车,张军觉着怪可惜的,索性自己拿来锻炼,谁知这一骑竟骑上了瘾。

  除非刮风下雨,每天清晨5点~7点,张军都要绕着市区骑40公里。后来,随着体能不断提升,骑行的路程也变得越来越长。“记得2015年大年初八,我骑车出去锻炼,结果一骑竟骑到了东台,还没感觉吃力。”张军说。

  第一次骑这么远不仅让家人深感意外,就连张军的同事们听说后,也直呼难以置信。但不管别人信不信,张军把这个习惯还是坚持了下来,并于2015年7月份,重新购置一辆更专业的山地自行车后,加入了一个单车俱乐部。

  今年7月6日下午1点,盐城火车站站台上,赶路的乘客熙熙攘攘,一列列轰鸣的火车疾驰而过。如愿请到长假的张军,拎着重达31公斤的衣服、食品和药物,从盐城乘火车前往成都“飞登川藏线服务站”,自行车则由中铁快运托运过去,准备参加川藏线骑行活动。

  “飞登川藏线服务站”是一家以川藏线骑行为主的专业骑行服务机构。来自全国各地的23名骑行爱好者汇聚于此,只为实现共同的愿望——穿越川藏线。休整两天后,7月9日上午7点半,张军和队友们沿着318国道,向雅安进发。

  旅途风光。

  沿途

  美景令人心醉

  也有撼人心魄的艰险

  川藏线是陆路进藏风景最美的路线,也是最危险的一条线路。途中,除了要穿越崎岖的横断山脉,还会遭遇各种恶劣天气,而那高海拔气候也非常人所能承受。

  7月13日,进发后的第五天,张军和队友们经雅安、二郞山、泸定,抵达康定,海拔一路升至4100米。此时,尽管距离折多山仅有17公里,但倾斜度超过45度的“搓板路”,却使前行变得异常艰难。

  折多山,位于四川省甘孜州内,海拔4298米,是318国道通往西藏的必经之道,也称进藏第一关。而“折多”在藏语里意为弯曲,由于折多山的西面为高原隆起地带,且山路九曲十八弯来回盘绕,象“多”字一样。因此,在当地流传着一句俗语叫:“吓死人的二郞山,翻死人的折多山。”

  出于安全考虑,张军和队友们不得不放缓行进速度,花费8小时才抵达目的地。不过,途中许多队友因无法适应高原反应选择放弃,人数也逐步降至5人。出人意料的是,张军竟然没有出现明显的高原反应。他说,这可能与自己年轻时当过兵有关。

  7月19日,队伍里仅剩下张军和广州医学院教授李涛,当他们骑行翻过海子山,下坡时看到两个紧挨在一块的湖泊,湖泊湛蓝澄澈,美得宛若将童话融入现实。

  其实,这两个湖泊名叫姊妹湖,也被称为“眼镜湖”,海拔4685米,自古就是汉藏交通要道,其神奇之处在于它们像眼睛一样相依,越往山上爬拍摄出来的“眼睛”越圆。

  张军说,在天与地的拥抱下,平静无澜的湖水,映衬着皑皑雪山,美得就像一幅水墨画。但川藏线上,可不只有那令人心醉的高原美景,还有撼人心魄的艰险。

  觉巴山下。

  意外

  危险无处不在

  没想到途中会有人遇难

  7月24日早上还有太阳,当张军和李涛骑到川藏南线上第二高垭口——东达山山顶时,天气突变,一会下雪,一会下冰雹,湿滑的下坡陡然让人绷紧了神经。不幸的是,李涛由于没掌握好力度,猛一刹车,整个人摔了出去。

  倒地后,李涛觉得一阵剧痛,无法动弹,他判断右侧骨盆骨折。张军立即赶到附近的左贡县,花550元雇了辆商务车将他送往拉萨治疗。不要以为到这就结束了,危险才刚开始。

  当张军穿越号称连雄鹰都飞不出去的邦达草原,经过6天跋涉后,碰到了意外。“站在海拔4728米的色季拉山上,能远眺南迦巴瓦峰。我走出很远准备拍照,无意间从眼睛余光里看见有个伪骑友在翻我的驮包。”张军说。

  所谓“伪骑友”,其实是些靠穿骑行服伪装成骑行者,伺机盗窃的小偷。“我跑过去质问,他佯装称找错了自行车。”张军说,“我回了他一句,‘兄弟,你的车是白色的,我的车是黑、绿、白色相间的,怎会搞错?’”

  尽管两句话把小偷“问”跑了,但事后张军还是一阵后怕,因为听其他骑行队的人说,山上这种人很多,“如果东西真被盗走就惨了,毕竟这里是荒郊野地。”

  相比有惊无险的“偶遇”,下山途中碰见的两起事故则让张军终生难忘,“在中坝兵站下坡时,我被几个并排骑行的年轻人剐蹭了一下,我没来得及反应,就摔地上了。”张军说,他本能地用手撑了一下地面,结果手套连同手掌都擦破了,左腿膝盖也蹭掉一块皮。

  “这算幸运的了。后来,我看见另一支骑行队有个36岁的女骑友,刚出隧道下坡时没刹住,整个人摔出去,因为是头着地,不幸遇难。”张军说,那天是8月2日,6个队友在客栈哭了一天。

  感触

  不做任何准备

  鲁莽出游将付出生命代价

  告别色季拉山,张军继续踏上西行的道路。在后面的途中,他还经历了险象环生的飞石流沙区,“有时骑得好好的,突然看见几块碎石毫无征兆地从山体上飞溅似的砸下来,速度之快超出想象。”

  张军承认,稍感失落的心情以及逐渐下降的体力,多少让旅途变得有些压抑,但他没放弃,“累了就到高原湖泊旁坐坐,看着雪山、草地、湛蓝的湖水和成群的牦牛,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对于途中的艰辛,张军轻描淡写道。

  当然,旅途中也有暖心的事情。“有天我在客栈休息,隔壁宿舍有个名叫孔猛、在郑州上大学生的小伙子跑过来,送我一箱子‘红牛’饮料,说挺佩服我这么大岁数还有这毅力。”张军说,“当时就觉得心里头暖暖的。后来我收了他一小罐,一直收着没舍得喝。”

  尽管就剩一人,但按活动规则,张军不仅要每天通过指定手机定位软件,上报行踪图表信息,而且,还要像《西游记》里一样,每到一个客栈,就要在“通关文牒”上加盖印章,以此证明没有作弊。

  8月5日上午7点,张军翻越海拔5018米的米拉山后,于当晚10点,抵达终点——拉萨布达拉宫,定位软件显示车轮碾过了2186公里。“第一次骑车进藏的梦圆了,既是对意志的考验,也是对灵魂的净化。”张军说,他打算明年从云南出发,穿越滇藏线。

  不过冷静过后,他想对其他有类似爱好的人们说,如果不做任何充分准备,比如体能锻炼、季节选择、购买保险、合适的骑友以及思想准备等,那么这种骑行只会让人吃尽苦头,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除署名外由受访者供图)

标签:

编辑:陈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