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毕飞宇获骑士勋章后“真情告白”:作为江苏作家备感荣幸

来源: 交汇点   作者:贾梦雨  2017-08-23 19:46:42

  省作协党组书记韩松林向毕飞宇表示祝贺

  “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交汇点讯 8月21日,著名作家毕飞宇荣获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喜讯传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烈祝贺。今天,江苏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韩松林、书记处书记贾梦玮专程来到毕飞宇家中表示祝贺。韩松林说,省作家协会获悉后非常高兴,表示热烈祝贺。毕飞宇先生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了突出成就,同时在文学评论、教学、交流等方面成果斐然。此次获得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更加说明毕飞宇是中国著名作家,也是世界性的作家,为江苏文学,也为中国文学赢得了荣誉。希望毕飞宇今后在文学创作等方面再接再厉,为推动江苏文学、中国文学走向世界做出新的贡献!

  面对“娘家人”江苏省作家协会的祝贺,“见多识广”的毕飞宇一时间显得还有点腼腆,“很激动,早晨6点就起床了!”这几天虽然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祝贺,但毕飞宇一直显得比较平静。谈起21日晚的授勋情景,毕飞宇有点感慨,“法国人比较注重仪式,尤其是要有家人出席,渲染一种气氛,突出荣誉感!”因此,授勋仪式上,爱人盛装参加,儿子毕雨桐更是西装笔挺,还现场担任了翻译。毕飞宇说,面对这个勋章,虽然心里一直告诉自己“要轻松”,“但在那种场合下,还是有点紧张。同时,还要不停地和许多人握手、打招呼,这种‘众星捧月’其实就是一种勉励和鞭策!”

  “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和省作协贺信

  省作协书记处书记贾梦玮向毕飞宇表示祝贺

  在接受省作协祝贺的同时,毕飞宇接受了交汇点的专访:

  “其实是江苏在教我如何写”

  “今天我特别开心,感到特别温暖。在我获得勋章之后,作协领导亲自过来表示祝贺,还有省委宣传部以及媒体的朋友,特别感谢家乡对我的关心!”毕飞宇真诚地说,其实,不管你获得什么荣誉,都会过去,这是对过去的小结,“在这个时刻,我更加强烈地感觉到做一个江苏作家非常幸福。我在任何时候都会选择写作,但是在江苏写作不一样,因为江苏的文化、审美、传统给我以非常丰厚的滋养。”

  “作家有许许多多类型,每个类型可能都很好,我更希望我们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就是能够在自己的作品中,在自己的小说语言形态中,呈现我们江苏的特点。”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毕飞宇谈得最多的还是“江苏”这个关键词,他形象地说,“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哪一个人手把手地在教我如何写,其实是江苏在教我如何写,因为我在这里生活,我身上的一切,包括我的口音,我的思维方式,我的感觉能力,都是江苏式的。所以,我对我作为一个江苏作家,对我能够呈现出江苏作家的特征,倍感荣幸,也非常感恩,没有这块大地就没有我!”

  “江苏作家在国外很受欢迎”

  “我获茅盾文学奖的时候,大伙都在说你第一个获得,其实,大家都是一棵树上的桃子,这里面就有一个运气问题,就是说哪一个桃子你赶到时正好掉下来了。像这次这个骑士勋章颁发给我,我很高兴,但即使不给我,一定也有江苏作家获得,而且我可以肯定未来还一定会有许多作家获得,这个是一定的!”谈起江苏文坛,毕飞宇神采飞扬,如数家珍,“江苏作家在中国文坛受到关注,受人尊敬,得到读者喜爱不是偶然的。你看,没有一个省像我们江苏作家这样一拨一拨的,所以,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

  谈起江苏作家在国外的影响,毕飞宇兴致勃勃地谈起了陆文夫,“他的《美食家》,因为太代表江苏,代表江苏的饮食文化,那么在西方人眼里面,它就代表了中国,甚至就代表了东方,所以当年《美食家》介绍到法国之后,获得了空前成功,直到现在,《美食家》的法文版依然是一部畅销(长销)书。”那么,江苏还有哪些作家在国外具有比较大的影响?毕飞宇介绍说,陆文夫之后,高晓声、黄蓓佳、范小青、叶兆言、苏童等作家在国外出书都比较多,也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欢迎,“我再强调一下,我只是其中的一个。”

  文学发展星火相传,毕飞宇感慨地说,陆文夫的《美食家》是上世纪80年代的小说,至今30多年了,很了不起,“所以我经常讲,我们真的要非常感谢我们的前辈作家,为什么呢?没有前辈作家给你探路,人家都不知道什么是中国文学,当你在后面取得一些成就的时候,人家知道你是一个中国作家的时候,前面一定有许许多多作家,他哪怕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它事实上在为你铺路。”

  “回归传统”是为了“面向前方”

  谈起自己创作的文化资源、开拓方向,毕飞宇认为,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主题,“但对于我们这一代作家来讲,我觉得开拓更多地可能体现在回望,因为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学传统非常悠久,博大精深。只是,像我们这一代作家,从小因为各种原因,有关我们自身民族、自身文学的基础并不好,这些说到底都制约了我们的文学创作。”

  毕飞宇回忆说,他20多岁、30岁左右开始写作的时候,更多是学习西方现代主义写作,是现代主义的文学表达,但到了中年之后,小说的变化非常大,这个变化恰恰不是“往前走”,而是“往回走”,“这个往回走不是倒退,而是因为我们有许多课原来落下了,要补上。所以我到了写《玉米》《平原》的时候,更接近了我们汉语,更接近我们本土的习惯,更接近中国的阅读。这个貌似是往回走,但从我们内心来讲,是怀着往前走的动力、愿望,才有可能出现的态势。”

  文学“走出去”的路还很漫长

  专访中,毕飞宇详细介绍了自己的小说在国外的销售情况。他谦虚地说,总体来讲自己不是畅销作家,销售情况不太令人欢欣鼓舞,“我的书卖得最好的也就是《玉米》,一万册左右,其他的一般来讲都在5000册上下,从西方图书市场来讲,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成绩。”毕飞宇同时强调,从作家的角度来讲,要反过来告诉自己,你的书在国外销量就那么多,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自我吹嘘,“所以总体来讲,虽然从上世纪80年代,尤其是现在中国文学大量走向世界,成绩越来越好,但同时我们一定要非常清醒地知道,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学版图里所占的比例不大,我们一定不能怀着盲目的情绪瞎乐观。中国文学‘走出去’了,但我觉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谈起文学交流的途径和本质,毕飞宇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人物塑造,通过小说人物的塑造,让不同文化的人通过人物的语言、行为、动态、内心活动去感受其他不同文化的人最基本的日常生活,“文化交流说得特别简单的一点就是,我住在这个家里面,我渴望了解那个家里人如何生活,说白了就是这么回事,也许两家人生活都差不多,但是它一定有区别。文化交流就是有好奇心,希望到别人家看看。”

  实习生 魏玮 交汇点记者 贾梦雨 文/摄

标签:

编辑:周莉娜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