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标准、安全配置、效果评价岂能一笔“糊涂账”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7-07-06 10:59:27
         分享到: 更多

  夏令营,该有人管管了

  新华报业网讯 进入暑假,南京各大高校、南京博物院、南京科技馆、科举博物馆等场所随处可见一批批外地“小游客”,在“导游”的带领下参观游玩。这些可不是普通的旅行团,而是时下正火爆的夏令营。只不过,有的以“游学”为主题,有的用“科技”“文化”来冠名,让学生家长眼花缭乱,无所适从。

  谁都能办夏令营

  效果评估成空白

  培养孩子“领袖气质”,只需要5880元!这是一家全国连锁、号称“全球华裔孩子暑假首选”的夏令营机构今年推出的新产品。记者联系该机构一名张姓工作人员,对方称培训基地在溧阳的一处5A级景区,价格是“全国统一价”,至于培训内容则是“机密”。记者再三询问,才了解到有扎竹筏、皮划艇、真人CS等内容设置。

  “在这5天4晚的时间里,孩子们将真真切切地融入军营生活,体验终生难忘的露营观星、晨练拳法、国学感恩、超酷无人机、真人CS……”南京小学生小特种兵夏令营官方微信上的描述,让很多家长怦然心动。尽管2980元的价格不低,但报名情况火爆。整个暑假期间共将举办8期,前两期报名已满,其它的也只剩约10人名额。

  游学的、励志的、科学的、体验农村的、锻炼意志的、英语培训的、探索异国风情文化的……记者调查发现,各类夏令营在网络上、街头传单上、微信朋友圈里大肆推介。主题五花八门,价格从两三千到数万元不等,宣传语直戳家长内心,且主办机构都自称“有丰富的经验、良好的口碑和绝对的安全保障。”

  “只要有场地、教师资源和获取学员的渠道,谁都能办夏令营。”南京一家本土旅行社经理宋先生透露,近几年,不少旅行社把传统旅游线路嫁接一些高校讲座、博物馆参观等内容,“摇身一变”成“草原特色夏令营”“澳洲自然探索深度体验研学营”等。奥德曼青少年成长中心的负责人表示,正规夏令营都有医护、心理人员全程跟队,人员规模一般不能超过45人,按1:7的比例配置老师。但这些都不是强制规定,一些机构在安全配置上“缺斤少两”以降低成本,再用超低价吸引生源,对市场秩序造成很大干扰。此外,国内夏令营的效果评估几乎是个空白,不少机构和家长觉得“只要孩子玩得开心”就行了。

  市场化谁都不管

  主办方五花八门

  记者从省教育厅了解到,对于学校主办的夏令营,教育管理部门要求报备,报备材料包括活动方案、安全措施、办营内容等等。但对于社会机构举办的夏令营,审查资格不在教育部门,不能“越位”监管。而工商部门则认为,主办机构只要公司是合法登记注册的,不超过范围经营,就可以开办夏令营。如旅行社举办的夏令营,实质就是旅游,只是在名称上叫做夏令营,不属超范围经营。

  夏令营动辄数千上万的收费有没有“谱”?省物价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夏令营定价行为由市场调节,是否参加的决策权在家长,完全是自愿选择。只要明码标价就可以,不需要物价部门审批。“建议学生家长参加夏令营之前按国家规范的合同文本签订合约,一旦出现价格欺诈行为可进行投诉。”该工作人员进一步举例说,游学夏令营,说好3万,但游学中途主办方擅自添加内容并要求收费,这显然有问题。如果这趟游学定价3万,而你感觉只值1万,双方在游学前都是自愿签协议的,物价部门无法干预。

  记者了解到,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夏令营,费用支出大多都是交通费、住宿费、医疗保险费、餐费、授课费、证书费等,即使除去这些硬性开支,夏令营的利润也非常可观,平均可达30%至40%。与此同时,由于没有规范的准入制度可循,也没有政府机构负责监管,越来越多的“掘金者”争相涌入庞大的夏令营市场。光在南京市,目前组织夏令营的机构就有三四百家。主办方除了学校、教育培训或咨询机构、旅行社外,还有数量众多的各类商业公司、传媒广告机构等,甚至有学校和场馆资源的个人也能办。

  鱼龙混杂隐患大

  应设门槛来监管

  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张春龙认为,夏令营是孩子暑期生活的“动感地带”,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从小学到大学,不同年龄段都有专门的主题夏令营活动,成为课堂教育之外的必要补充。但国内夏令营市场鱼龙混杂的现状,极易导致“劣币驱逐良币”,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甚至留下不少安全隐患。

  “现在提倡简政放权,通过传统的行政审批手段来限制并不现实,可以参照国外的好做法,通过专业协会来引导规范。”张春龙介绍,成立于1910年的美国野营协会,承担着全美夏令营项目的认证、宣传、管理等职能,对每个夏令营活动的安全性、承办资质、活动预案等都要进行专业审查,集成社会力量共同对孩子负责。

  针对夏令营市场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乱象,民进扬州市委去年在一份建议中呼吁:一是国家要出台关于夏令营管理的规定,明确监管单位和监管职责。二是对其主体资质划定准入门槛,对活动方案、质量效果设定标准进行评估。三是建议物价部门监管夏令营活动的费用标准,尽量让更多的孩子“玩得起”夏令营。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胡小武教授表示,政府部门还可借助互联网、大数据手段,建立市场黑名单,实现评价可查询、过程可追溯,把商家活动组织情况纳入信用体系,进一步规范市场行为。只有让孩子们头脑长见识、心灵被激荡、安全有保障,这样的夏令营才有实际意义。

  本报记者 王世停 周静文 孟旭

编辑:廉昕朦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