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公诉席,检察长办案成常态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7-06-27 07:30:50
         分享到: 更多

  26日上午,备受关注的“路怒症杀人”案一审在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苏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闵正兵以国家公诉人的身份出庭支持公诉。

  这是司法体制改革以来,江苏检察机关院领导带头办案的一个镜头。站上公诉席,也成为江苏检察院入额院领导的新常态。截至5月底,全省三级检察院725名入额院领导直接办案3913件,人均办案5.4件,占检察官人均办案数的18.3%。

  检察长专攻疑难案件

  “第一次打斗中,对方的女性被害人是否有参与打架?”“你们第一次打斗多长时间分开的?”……26日上午10时,宣读完起诉书的闵正兵开始讯问被告人。

  此案是一起典型的路怒症引发的刑事案件。被告人手持钢管殴打被害人的行凶过程不仅被大量在场群众目睹,更被拍成短视频在网上疯传。如是司法体制改革前,该案移送到苏州市检察院后可能会随机分到检察官手中。去年10月,省检察院制定《关于检察长(副检察长)直接办理案件的规定(试行)》,明确要求检察长主要负责办理在当地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的案件或重大疑难复杂案件。于是,这个被无数双眼睛盯着的“烫手山芋”被闵正兵主动接下。

  和闵正兵一样,泰州市医药高新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何建明不久前也办理了一个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案件——靖江9·11环境污染案。一家由化工厂改造的养猪场地下,竟埋藏上万吨毒物。事件一经曝光,立即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公安部、环保部和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联合挂牌督办此案。

  刚拿到卷宗时,大量生僻的化学名称就把何建明难倒了。靠着学习专业书籍,向环保局工作人员请教,何建明硬是把吡虫啉、菊酯废液等危险废物从产生到处理的整个流程摸清了。挑战还不仅于此,由于案件时间跨度长达6年,涉及人员多,且主犯已死亡,如何认定填埋的危险废物数量以及3名犯罪嫌疑人的具体犯罪事实,都是难题。

  何建明先后4次翻阅十几本卷宗,两次来到养猪场调研取证,亲自讯问嫌疑人,逐一审查核实每份证据、每个细节,反复比对供述和其它书证,形成手写的讯问笔录和答辩提纲就有密密麻麻几十页。开庭前一晚,何建明又把案情仔细梳理一遍,当夜只睡两个多小时。

  正是有了十二分准备,何建明在法庭上打了个漂亮仗。旁听此案的靖江文联副主席史爱梅注意到,一名被告人在听完何建明的公诉意见后当场落泪。

  “何检不仅阐明被害人的犯罪事实,更深刻分析案发原因和应当吸取的教训,对被告人和旁听人员都是一场深刻的庭审教育和法治宣传。”史爱梅说。

  办过案决策更接地气

  宿迁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朱良平今年已办理3起案件,其中包括一件争议较大的故意杀人案。

  “既是决策者,又是落实者,这种角色的全面性,让我对检察业务的规律有更多认识,更了解司法实践需要什么。”朱良平说,以往一些检察官反映,统一业务应用系统运行速度较慢影响办案效率时,他感触不深,但轮到自己办案时,他才发现应用系统使用的确很不方便,自己向检察官助理求助才完成信息录入。这种切身感受,只有亲自办案才有。

  办案后,朱良平更能体会到,检察官办案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办案时不想被与检察业务无关的工作打扰。今年,宿迁市人民检察院尽量精简与办案无关的事务性会议。

  检察长在公诉席上与嫌疑人、辩护人唇枪舌辩,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指挥,这对其他检察官来说是无声的感染和示范。

  协助闵正兵办案,苏州市检察院公诉一处检察官助理潘成威觉得受益匪浅。闵正兵不仅指出潘成威在阅卷后没发现的问题,更考虑到被害人家庭困难的情况,最终给被害人家庭申请10万元司法救助资金。

  “今后办案,我要多思考,多往深处想,要考虑社会效果,减少犯罪给被害人及其家庭带来的创伤。”潘成威说。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建明认为,从听汇报到一线办案,这能让检察长对一线办案存在的问题、困难把握更准。当他们再回归到检察长的角色,无论履行组织、管理、领导、监督职责,还是制定改革措施,都能更接地气,更加符合司法规律。

  不办案检察长退出员额

  不断更新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是重回办案一线的检察长们共同面临的挑战。

  朱良平坦言,自己长期从事领导岗位后,再重返办案一线,感觉到业务生疏,对新法律关注的也不够,所以有了继续学习、终生学习的紧迫感。

  为熟练掌握与环境污染相关的法律法规,何建明重拾学生时代的硬功夫——背法条。办案期间,何建明每天早上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相关法条背一遍。

  为防止检察长办案流于形式,省检察院对入额后的院领导办案划出“硬杠杠”:办案方式上,要求必须完成案件侦查、案卷审查、讯问询问、出席庭审等事项,同时承担相应的司法责任;案件数量上,明确参照分管部门检察官人均办案数量,结合承担的管理工作任务,以具体数或比例数合理确定。

  3月初,省检察院出台相关办法,要求省检察院入额领导“直接办案”,除依照法律和有关规定履行职责外,需承担包括审查案卷材料,组织收集、调取、审核主要证据,依法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至少讯问一次等8项具体工作。

  检察长如何平衡亲自办案和履行检察长职务之间的时间矛盾?何建明的办法是:“挤时间。”办理靖江环境污染案件的1个多月里,加班加点成常态。为撰写近5000字的公诉意见书,他连续两晚加班到凌晨。而朱良平的办法是: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案子上。

  按省检察院要求,入额却不办案的院领导必须退出员额。省检察院将加强对市、县(区)两级检察院入额院领导直接办案的指导,动态跟踪掌握办案情况,推动全省三级检察机关入额领导办案工作的全面有效落实。省检察院还将组织观摩设区市院检察长出庭工作,由院领导带队,对各地区落实司法责任制改革情况逐一督查过堂。

  本报记者 顾 敏

编辑:周莉娜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