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后,鱼塘为何再次大规模死鱼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7-04-26 08:43:47
         分享到: 更多

  

  新华调查

  “我家鱼塘又死鱼了!” 3月28日,句容市茅山镇纪盖村养鱼户朱兆成再次求助本报——4年前,本报曾以《污水处理厂冒出可疑暗排管》为题,披露句容市茅山镇污水厂排污致朱兆成家死鱼一事。此次鱼死又是何因?记者最近先后两次赶赴现场调查。

  死鱼持续一个多月

  4月5日,记者来到老朱近四十亩的木桥坝鱼塘,只见酱油汤似的水中漂着死鱼,埂边也是一堆堆死鱼,有的已经腐烂发臭。两眼血丝的老朱心急如焚,他告诉记者,养鱼总量大概6000斤,已死近3000斤。按照七八元一斤来算,至少损失2万多元。

  朱兆成回忆,2月26日一早,他发现塘里的鱼疯狂打转,蹿上蹿下。下午2点多,鱼塘水面渐趋平静,漂出不少死鱼。之后,每天都有鱼死掉。以他十多年养鱼经验看,“还没到夏天,鱼不可能因病持续死1个多月,肯定是上游污水进了塘”。 2月27日,句容市环境监测站来鱼塘取水样,可随后出具的检测报告却显示:水质无明显异常。

  对此,朱兆成并不认可。他拿出这张报告单对记者说,最关键的有毒物质、重金属污染等检测一项都没有,“鱼都不停地死了,水怎么可能符合标准呢?”

  木桥坝上游,连通18亩的梅家坝水塘,原本也是鱼塘,现在成了长满绿藻的污水池。污水通过滚水坝和连通田间灌溉渠的排水口,每天都会下泄到朱兆成的鱼塘。

  “你情我愿”的协议背后

  为了讨个说法,朱兆成多次找茅山镇环卫所所长袁忠平,均无果。3月29日,朱兆成再次找袁忠平,记者随之暗访。袁忠平怒拍桌子,呵斥朱兆成“村委会每年补偿你钱了,让你不要养鱼,你还养”。

  原来,村委会2012年8月3日与朱兆成签订协议:“镇政府在木桥坝上游建污水处理厂,集镇生活用水流入木桥坝,影响养鱼,经协调同意,村委会每年补偿朱兆成损失9500元,乙方不得再要求补偿损失。”

  对此,朱兆成认为,他承包鱼塘的协议共15年,到2019年2月截止,“承包费早已交清村委会,当时钱比现在值钱得多”。

  朱兆成便多次到茅山镇政府求助。分管副镇长戴显斌告知老朱,死鱼还得找签协议的村委会解决。对于赔偿全部死鱼损失的要求,城盖村支书唐聚生则坚称,“村里没办法做到”。

  四处碰壁的老朱无奈地向记者吐露隐情:4年前死鱼事件后,他自掏万元,在鱼塘东南角和西头连通上游的塘梢处分别建了土堤,并在水中铺设300米的塑料管,连通两个土堤。上游下来的污水,被土堤“阻断”后,通过这条“引污道”,排到东南角隔出的小塘内,最终淌向下游水系。“但在去年底,两条土堤都被冲断了。今年2月份的一场大雨让上游污水溢出来,把我的鱼塘彻底污染了。”

  其实,问题的实质不在于这份“你情我愿”的协议,而在它的背后——鱼是怎么死的、源头又在哪里?

  上游污染水到底来自何方

  梅家坝上游是外河塘,绵延近1公里。记者循河而上,只见水面满是黑乎乎的污染物和绿藻,俨然一条“污水通道”。3月31日,记者在村民指引下,终于找到了沿途3处排污口。

  污水厂西边约百米处一个排污口,源源不断地向外河塘流淌着污水。村民找来撬棍,打开排污口旁路上的窨井盖。只见镇区污水管淌来的污水,不时从岔管流向两米开外的排污口,下泄外河塘。

  往西再走约50米,河北侧,一处污水竖井破损了一个大缺口,溢出的污水不断下河。

  外河塘的西头,是一处长宽两三米、高近一米的溢水口。记者钻进溢水口内看到,镇区污水管的总管道进口就藏在其中。正常情况下,镇区所有污水管网收集来的污水,流到这里后通过沉井汇集,再流往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

  4月6日雨天,记者在现场看到,下大雨竟成镇里污水“大转移”的时候——大量的污水并没有进入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而是经溢水口排进了外河塘,并流向下游水系。

  工业污水来自离老朱家鱼塘2公里外的春城工业集中区,会不会是其中有化工厂排污“惹祸”?

  4月5日和6日,记者把工业集中区跑了个遍。十余家工业企业中确有几家化工厂。记者暗访发现,其中的句容市百事特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江苏星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均不产生污水。但江苏金巨龙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铝合金铸造产品的企业,一位车间工人说,加工铝银后的废水,就直接倒进厂区内的下水道里。而江苏兴春化工有限公司则是镇上最大的化工企业,生产橡胶防老剂、塑料抗氧剂等产品。厂东侧20米外,一位正在采茶的塔子塘村村民告诉记者,兴春化工“周围几百米外的几个鱼塘早就不养鱼了,因为根本养不活”。

  塔子塘村村民陈柏林回忆,他之前承包兴春化工60多米外的鱼塘,那时镇上还没污水厂,兴春化工的污水曾直排入他的塘中,死鱼好几百斤,“后来就不敢再养了”。

  4月6日大雨,村民帮忙撬开了兴春化工厂附近的污水窨井盖。记者看到,正在生产的该厂,不断地往市政管网排着污水。朱兆成怀疑自家死鱼,就是兴春化工的污水从镇区污水管“漏”排进了外河塘,并流入他的鱼塘。

  4年前承诺为何没有兑现

  朱兆成不信任当地的水质检测结果。4月6日,他委托一位朋友,将鱼塘内取的水样送到了位于南京市的江苏省百斯特检验技术有限公司检测。与当地的检测水样类别相比,这里多出了硫化物、锌、汞、氰化物、亚硝酸盐、挥发性酚等多项有毒物质、重金属的检测。

  经过10多天的严密检测,4月17日正式出具水质报告。记者从报告上看到,鱼塘内的水样检测结果对比国家《渔业水质标准》(GB11607-89),氰化物和挥发性酚指数超标严重,前者超标7倍,后者竟超标达70倍。

  “这样的水质根本无法养鱼。”扬州大学动物科学与技术学院水产养殖学系主任孙晓君教授分析,死鱼是上游污水逐渐流入鱼塘,有毒有害物质被排到了塘里,日积月累,各种污染、毒素逐渐聚集,导致鱼塘持续大规模死鱼。孙晓君认为,当地政府应追踪污染源,严格整治,给村民一个说法。

  “氰化物和挥发性酚指数超标,上游化工厂排放的嫌疑很大,当地政府应该严查。”东南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副院长周钰明教授解读报告称,工厂如乱堆乱放废料,渗漏也有可能造成氰化物和挥发性酚指数超标。

  控污、截污、清污、补水是污水整治的一贯做法,可当地有关部门做了吗?

  4年前,茅山镇政府曾在本报后续报道中表态,将对梅家坝水塘等污染逐步进行治理。报道中,省住建厅城建处也指出当地存在污水管网不健全、雨污分流工程不到位等问题。然而4年后,梅家坝水塘黑臭却愈发严重,镇区污水管网控污、截污依然不到位。

  副镇长戴显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外河塘属于黑臭河整治的范畴,归镇农业服务中心管,整治尚未启动。

  茅山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王小军却说,外河塘整治,他也不太清楚,还是得问镇政府。

  其实,早在8年前,作为太湖水系治理的一部分,投资1790万元、日处理规模2000吨的茅山镇污水处理厂就建成投用,但目前日进污水仅1300吨,还有大量污水没有进厂集中处理。而这些漫溢的污水,最终流向哪里了呢——这些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事,当地有关部门怎会一问三不知呢?

  因老朱举报,镇污水处理厂西侧外河塘的两处排污口,日前已被封堵。本报记者黄勇

编辑:邓晓琦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