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丹阳百年老宅岌岌可危 后人呼吁期盼社会关注

来源: 交汇点   作者:王拓 王甜 徐迅  2017-04-21 18:54:16

“徐家大院”实景图

  交汇点讯 日前,江苏省镇江市丹阳一位年近八旬的徐姓先生向交汇点记者诉说,自家的百年祖宅屋内进水、西侧屋顶坍塌了,不知如何是好。

  这座百年江南民居位于丹阳胡桥门楼村上岸徐家,距齐景帝修安陵、仙塘湾约2公里。始建于清光绪年间,距今已有上百年历史,两层、砖木结构,现存10间房。

  历经沧桑顽强挺立年久失修岌岌可危

  4月21日,交汇点记者来到徐先生所说江南民居的屋前,老宅基本形态依然可见,青墙黛瓦,木门木窗,古色古香。远观有气势,近看显精致,相比著名旅游景地西递、宏村的徽派建筑不相上下。特别是用高墙围起的一口大天井十分罕见,能够想象得出当时建造者们的匠心独具以及早年居住者迎来送往的热闹场面。

“徐家大院”屋檐实景图

  徐先生感慨说,这座房子历经了清、民国、新中国多个时期。经历过响马骚扰、日寇扫荡,扮演过地下党交通、信息站的角色,收留过受伤的游击队员。

  当年,日本鬼子怀疑里面藏着抗日游击队员,面对院子的高围墙无奈,等抢了高梯爬进去时,屋内的游击队员已从杂草丛掩护的西门逃离。气急败坏的日本兵一脚踹倒徐先生的母亲,并端起刺刀在她的头顶猛刺3刀。徐母血流满面,昏死过去。日本兵带着东洋大狼狗围着宅子一圈一圈转,并在后墙放起了火。徐母命大,后来苏醒。老宅墙高,火未燃进屋内。

  1945年10月,新四军奉命北撤,不久,国民党政府挑起内战,对在丹阳地区留守的中共党政军人员实行梳篦式“清剿”。丹阳地下党人、时任丹阳县中片武工队队长茅志清当年就经常在这间房屋内联络队员、开展工作。有时,队员们在这一住就是十几天。屋主总是细致周到地掩护好、接待好;一有风声,就及时报知队员们进行隐蔽潜伏,保存实力。屋主人机智周旋,每每都让国民党特务扑空而归。

  老宅在沧桑巨变中,默默保护了很多人。这几年梅雨季节降雨量大、来势猛,村上的排水系统难以保护该房屋的地基,西南侧屋顶已部分坍塌。门口的拴马石等也已被人盗走。徐先生眼睁睁看着日渐衰老的祖宅在风雨中飘摇心里很不是滋味。

“徐家大院”实景图

  老宅建造者曾为丹阳民族工商业者代表

  人们也许会好奇,徐先生所提老宅的建造者是哪一位?他有着怎么样的传奇人生?交汇点记者查阅史料发现,老宅建造者徐景贤,年轻时和民国时期丹阳实业家张祖钱、戴则均等共同做纺织生意,靠勤俭持家,致力发展实业,带领乡邻“赶生活”,并积累了一定财富,于1925年,为改善居住条件进而在原址进行翻建。

  徐景贤,性耿直,人仗义,善言辞,懂经营。从其遗留的照片看,他戴瓜皮帽,留山羊胡,目光炯炯,端坐屋堂,气宇不凡。四邻八乡谁家有个矛盾纠葛,都请他去评判,以能作个了断。景贤每每出行,其子陪同,自己则坐于小车。沿途四邻向之作揖招呼。父子二人俨然成为路边的一道风景。

  一百余年前,丝绸织造在丹阳兴起。宣统二年(1910年),阳绸(丹阳生产的丝绸)获得南洋劝业会头奖,民国四年(1913年),丹阳蚕丝、丝绸在巴拿马博览会展出,获得质良价廉美誉,“阳绸”名扬海内外。此后,急速发展的丝绸产业在丹阳架起了桥梁、破开了城墙、新建了城门、筑通了道路,丹阳城市格局也为之而改变,一个新兴的丝绸之城已是呼之欲出。丹阳的机户在织绸业刚刚兴起时多在麻巷门外及胡桥、大泊、荆林、前艾一带。

  徐景贤把握时机,以诚信为本,在丹阳、常州等区域经营纺织生意,产销两旺,供不应求,生意兴隆,与张祖钱、戴则均等合作、交往甚密。作为丹阳第一代企业主,他们共同致力丹阳纺织等工商业发展和业态环境的改善。出于对徐景贤的信任和徐家周边山水的欣赏,张家、戴家、贺家、林家等诸多社会名流将过世的先人都安葬在徐家的后山上,并委托徐景贤照应。

  每逢清明,张家、戴家、贺家、林家等便来徐家后山祭扫先祖,盛况空前。后来,他们有的人已远在国外,有的已经年迈不能亲自来拜,便通过书信、电报等形式委托徐景贤或其后人代理。此景,代代相传,徐家后山至今香火不断。

“徐家大院”实景图

  建筑是城市“活的记忆”江南水乡画被拍出两亿元

  交汇点记者注意到,当代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生于江南,长于水乡,对江南水乡有着浓厚感情。他的作品《周庄》在去年以2亿港元落槌,2.36亿港元成交,创造了吴冠中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同时刷新中国现当代油画最高纪录。江南水乡画已成为了人们追捧的“明星”,成为了人们一种内心的守候、精神的寄托和情致的表达。然而,现实中幸存的江南民居,作为原型,她们更具本色,理应得到应有的尊重和保护;其本色之美、稀缺之情和文化内核,是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

吴冠中作品《家》

吴冠中作品《周庄》

  近年来,老宅保护日益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各地古宅面临拆迁命运或者破坏时往往会引发。在丹阳,随着人们对建筑古迹的重视,总前委旧址(原戴家花园)、张家大院等民国建筑近年均已得到修缮和保护。

  与此同时,动员民间力量参与古民居保护已成为很多专家学者的共识。面对修缮经费不足的问题,古民居的保护需要创新思路,多渠道、多形式筹措经费。比如可以通过企业和个人合法认领来保护,同时还应对所有权和使用权进行细化规定,避免出现倒卖文物的现象。2011年,苏州市在潘世恩故居、德邻堂吴宅等12处古建宅试点,苏州古民居保护修复正式启动。政府主导,民间资本参与,是苏州古民居保护的特色。

丹阳市总前委旧址纪念馆(原戴家花园)

丹阳张家大院

  这座位于丹阳的百年老宅,昔日的居住功能渐渐少去,原先挺立的屋脊渐渐老去,百年老宅何去何从?是任由曾经的“巨人”在风雨中轰然倒下?还是能在有关部门、社会人士的支持帮助下将承载着记忆的古老建筑继续泽被后世?南京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江苏省文化厅文物保护专家组专家汪永平曾多次前往丹阳实地调研过当地的古建筑,他表示类似的老宅在丹阳地区比较多,只有一个单独院落的徐家老宅没有与村里其他古建筑形成可以进行整体保护的建筑群,其本身也未达到名人故居的级别。

  汪永平说,古建筑作为一种不可移动的文物,其价值的判断主要看三个方面:一是历史价值,也就是是否与重要的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相关;二是使用价值,老宅是否保存完好还能继续使用;三是研究价值,像江苏这一代明朝建筑非常少,只占到古建筑的1%左右,这些建筑就具有较大的科研价值。具有保护价值的古建筑,大多已经列入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的名录。南京及周边古建筑中,列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的并不算多,位于城南的宅子大多毁坏严重,有价值的古宅也只有几百处,主要集中在杨柳村、江宁和高淳老街。

“徐家大院”实景图

  对于老宅的修缮和维护问题,汪永平表示,徐家老宅作为还在使用的私宅,本着谁使用谁维修的原则,主人有责任和义务自行维护。丹阳市下辖的各个乡镇里存在着大量具有一定文物价值的砖木结构老宅,实施单个保护成本较高,确实存在一定难度。“可以充分利用这些老宅,结合建筑的周边环境实施整体保护。结合如今乡村人口流失较为严重的现状,相关部门可以借此通过维护古村落,开发旅游业。”

  徐家后人呼吁, “徐家大院”期盼得到社会的关注,继续发光发热,“活”下去,更“活”起来。交汇点记者拨打了丹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网上公布的相关电话,但截至发稿一直没有打通。

  交汇点记者 王拓 实习生 王甜 通讯员 徐迅

原标题:丹阳百年老宅岌岌可危 后人呼吁期盼社会关注

标签:

编辑:金勇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