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常州 >正文

抓的是弟弟,判的却是哥哥?原来是裁定书上网时姓名出了错

来源: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作者:徐冠英  2017-04-10 08:37:48

  新华调查

  “抓的是弟弟,判的却是哥哥?”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一份刑事裁定书,引发一位读者的“顶包”疑虑。这位读者向本报“读者热线”(025-84701119)投诉后,记者4月7日到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采访,结果发现,不存在“顶包”——法官并未判错对象,而是裁定书上网时姓名出了错。

  这位投诉人反映的是一起生产、销售假药案。去年8月23日,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溧阳市巨神化学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神公司)、溧阳市昆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两名被告人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另一名被告人构成销售假药罪。巨神公司、两名被告人上诉后,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去年12月20日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这份“(2016)苏04刑终245号刑事裁定书”写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蒋志金”,并有多处文字表明其身份为巨神公司法定代表人。投诉人反映:“巨神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蒋志金的弟弟蒋志平。网上有蒋志平被批捕的信息,但‘下文’却是蒋志金被判刑,也找不到一审判决书,我怀疑有猫腻。”

  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记者查到,巨神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蒋志平,并且没有法定代表人变更信息。据此,巨神公司涉案时的法定代表人是蒋志平。一个是全国法院公布裁判文书的统一平台,一个是国家工商总局主办的涉企信息公示平台,都具有极强的权威性。为何这两个网上,同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两个人?

  此案一审裁判文书上,巨神公司法定代表人到底是谁呢?然而,网上却没有“(2015)武刑初字第1871号刑事判决书”。记者随后向相关法院求证。

  “一审、二审当事人一致,我们审理没有问题。”在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拿着从档案室调出的原始卷宗,对此案作出终审裁定的审判长谢唯立说。他将原始卷宗部分出示给记者。记者看到,纸质的“(2016)苏04刑终245号刑事裁定书”原本,写的是“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蒋志平”。卷宗中的一审判决书、终审宣判笔录上,“上诉人”也是“蒋志平”。代理审判员林青补充:“可以肯定,坐牢的是蒋志平。”

  纸上的“蒋志平”,怎么到网上就成了“蒋志金”?

  谢唯立指着裁定书说,“蒋志金”并非空穴来风——巨神公司的诉讼代表人是蒋志金,其姓名在裁定书开头部分就已出现,后面的上诉人“蒋志平”都变成“蒋志金”,看来是“重新制作的过程中出了问题”。根据规定,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时,应当进行技术处理,包括删除自然人的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等个人信息,按规定对部分人员进行隐名处理,因此有了“重新制作”这一说。

  谢唯立还打比方,“产品抽检没问题,是上架环节(出了问题)”。但他对上架“具体什么部门负责不清楚,怎么制作的也不清楚” 。不过,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很明确,网上公布的裁判文书,除依照规定进行技术处理的以外,应当与文书原本一致,办案法官对一致性以及技术处理的规范性负责。看来,上架后的产品什么样,生产者也还没有关注到。

  进一步调查后,该院宣传处工作人员叶健给了记者答案——院里的审判管理办公室负责文书上网,“省院的系统里有个隐名系统,文书一进去以后,自动隐名,系统把当事人的名字替换掉了,没校对出来”。他还说,以前发现过几次名字改错的情况,“这个隐名系统可能太自动了吧”。记者问,那几次是工作人员及时发现的,还是有人反映后才发现的?他表示“不清楚”。

  叶健介绍,此事已跟院领导汇报,具体处理措施“第一是立即跟省院联系,通过省院把错误的文书撤下来,替换正确的文书;第二就是要求工作人员提高责任心,加强校对,避免同类事情再发生”。对于此案一审判决书未在网上公开,叶健对记者说:“你可以跟武进法院联系一下。”

  在武进区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负责人卜昕介绍:“我们严格执行最高法的规定,该上网的都上网。流程是:法官对照最高法的规定,该上网的就提交一下,然后我们来上网。”工作人员进入系统查询,发现该文书“漏网”原因是“一审生效”未勾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2016年10月起,依法提起抗诉或者上诉的一审判决书、裁定书,应当在二审裁判生效后7个工作日内在互联网公布。此案二审裁定书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发布日期是去年12月22日,一审文书理应早已上网。

  意外的是,此案承办法官陈碧莲在电话中告诉卜昕,去年12月她已点击“一审生效” 。卜昕对记者说:“她那边点了,我们这边为什么没有(显示),不清楚。”一旁的工作人员接话:“有时系统会延时。”卜昕告诉记者:“裁判文书上网我们每个月都通报,该上网多少,没上网多少。没上网的要法官自查自纠,下个月我们再查一遍。”

  在武进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简要演示“隐名”操作时,记者看到系统出现“请您注意核对”的提示。据叶健介绍,全省法院裁判文书上网用的是同一套系统。

  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是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的重要工作。为此,2010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先后3次出台相关规定,进行规范。据报道,截至今年1月1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已公布裁判文书2600余万篇,网站访问量超过52亿次。其他众多法律专业网站,转载裁判文书。裁判文书上网,无疑有助于社会公众对法院的判决进行监督,倒逼法官提升能力、公正司法。

  一审判决书“延时”公布,二审裁定书“带错”上网,如果细心的读者没有反映问题,如果记者没有还原真相,一起普通刑事案件不就险些被看成“葫芦僧”判的“葫芦案”了吗?看来,相关工作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本报记者 徐冠英

原标题:“抓的是弟弟,判的却是哥哥?”原来是裁定书上网时姓名出了错

标签:

编辑:金勇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