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 转型从修复生态开始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6-12-21 07:17:04
         分享到: 更多

  新华社发

  新华报业网讯 12月19日晚8点,捧着下班路上买的一份披萨,南京网友“我爱陈老斯”现身腾讯直播平台。“今天我蛮准时的吧,晚饭还没来得及吃呢,宝宝好可怜的。礼物来一发嘛,好不好,么么哒!”动感音乐的伴奏中,“我爱陈老斯”的卖萌随即引发一大波“礼物潮”,噌噌上涨的礼物数,可以直接换成金钱,这就是女主播今晚的兼职收入。

  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一个麦克风,有时甚至就是一部手机,女白领就这样变身女主播。当晚,“我爱陈老斯”一边聊天,一边吃披萨,补妆,喝水……内容毫不特别,但当晚观看她直播的网友还是超过了千人。

  移动+社交+直播,已成为2016年最火的网络化生存方式,并呈现快速繁衍之势。而透过直播,背后可窥多样而复杂的网上生态。

  热闹的“网红”,频踩的“红线”

  “本来是闲着无聊玩,但发现一群看直播更无聊的人,然后无聊+无聊就不无聊了,何况还有钱赚,呵呵。”“我爱陈老斯”这样评价自己的这份兼职。

  “无聊”“有钱赚”,正是网络直播兴盛的主要原因。有人说,2016年是“网红元年”,从网友熟知的Papi酱开始,网络红人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自由职业者投身网络直播,受众出于八卦心理和空闲时间无从打发的原因,趋之若鹜追“网红”,弹幕互动+打赏,成为观者的“基本动作”,招揽的人气越多,挣到的“打赏”也越多。而在利益驱动下,博眼球、博出位的所谓“网红”也不断涌现。

  统计显示,目前内地各类直播平台已突破300家,用户规模高达3.5亿,直播APP的日活跃用户数达2400万,部分“网红”主播的年收入则高达千万元。互联网风口之下,各大商业网站也在争抢视频直播市场。可是,直播脱衣、直播酒驾、直播吸毒等乱象,也不禁让人对网络直播这个新生事物的未来充满担忧。

  “我爱陈老斯”对业内一些“潜规则”早有耳闻:“说起来,都是靠才艺吸引粉丝。其实,最主要还是看脸。甚至不排除有的主播‘秀下限’。当然,说话技巧和方式也很重要,要能哄着网友玩,尤其是要哄着那些愿意给你刷礼物的网友玩,不然怎么赚钱呢?”

  网络是自由的,直播却不能任性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坦言,当前直播市场的急速膨胀、激烈竞争导致大量低俗、色情等劣质内容的出现。利益驱使,让部分主播在镜头前变得“疯狂”。正因为粉丝数量等能为他们带来真金白银的收益,所以才会挑战社会道德和国家法律的底线。

  纷扰乱象之下,有关部门终于出手。12月13日,文化部印发《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要求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向省级文化行政部门申请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不具备内容自审及实时监管能力的,不得开通表演频道;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要求表演者实名注册,并采取面谈、录制通话视频等方式进行核实。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依法保护表演者身份信息。

  “这就给乱象纷呈的直播平台戴上了紧箍。”于斌告诉记者,在过去4个月内,相关政府部门相继出台文件,为直播行业制定标准、权威的措施。直播平台运营需要获取《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新规要求直播平台需要取得“双资质”,并在许可范围内提供服务。

  对此,南京资深新闻评论员魏明深以为然:“此前,正是由于准入门槛几乎为零,才会导致网络直播乱象频出。网络世界是自由的,但网络直播不能任性。要建立准入制、黑名单,不仅要对违规主播加以处罚,更应对直播平台和网站施以强有力的处罚措施。”

  新兴舆论场,主流媒体不可缺位

  修复生态,是网络直播转型的第一步。当前,不少商业网站、新闻APP都在抢占直播市场。AR、VR等各种新技术层出不穷,也为网友打开新的“视觉空间”。在这一新兴舆论场上,主流媒体不可缺位。

  “交汇点”新闻客户端今年尝试了多次视频直播。视频直播负责人潘海兵告诉记者,“从传统的图文直播到视频直播,再到最新的VR直播,读者通过我们客户端,可以体验到最新科技成果带来的‘临场感’。今年的省党代会、世界智能制造大会,我们的直播吸引近百万网友现场同步观看。这样的尝试,为全媒体融合转型做出关键性探索。”

  江苏经济报组建的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新华90VR团队,虽然人员不多,但成果却很惊人。采访现场,工作人员拿出U盘大小的全景相机,连接手机接口,轻点拍照,一张360度全景照片即刻生成。“该设备不仅能拍摄全景图,还可进行实时直播。”工作人员何源介绍说,“目前,我们已先后涉足VR+新闻、VR+旅游、VR+电商、VR+会展、VR云等多个领域。以旅游景点介绍为例,通过VR技术的融入,能让游客体验‘身临其境’之感。目前,我们已为南京夫子庙、总统府等景点制作VR视频,反响非常好。”

  于斌认为,最严监管政策的出台、主流媒体进入直播领域等措施,将进一步铲除劣质平台的生存土壤,加速网络直播行业洗牌。他分析认为,中小平台面对新政冲击、市场竞争很可能会抱团取暖,加速市场平台的分化、融合。新政给低俗“明星平台”敲响丧钟,而竞争的消耗、内容的匮乏、管理的混乱正在加速其退出进程。于斌认为,随着新规逐步落实,直播行业将走出不规范的竞争格局,走向良性循环、健康向上的发展业态。而对直播平台而言,内容为王才是长期持续的生存之道。

  本报记者董晨朱秀霞汪晓霞

编辑:周莉娜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