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不能没有水草!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6-12-09 09:23:28
         分享到: 更多

  太湖水草锐减带来严重生态隐忧,专家疾呼

  新华报业网讯 经多地长达三年的集中清除和常态化打捞,太湖水草锐减。水草大量减少,导致今年太湖虾产量只有往年的十分之一。更为严峻的是,少了水草这个“天敌”,太湖蓝藻控制将更加不容乐观。中科院多位湖泊生态专家表示,水草大量减少将引发生态危机,如再不采取果断措施,明后年太湖蓝藻大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专家们呼吁:立即叫停打捞,让太湖水草休养生息!

  “虾只有往年的十分之一”

  “太湖已经不长水草了”,西山岛渔民沈龙福告诉记者。没有水草的太湖,还是太湖吗?11月下旬以来,为了找寻水草,记者坐快艇抵达太湖多处远离陆地的水面,原先水草生长最茂盛的东太湖,没有了水草;南太湖、西太湖同样只见水天茫茫,不见水草身影;徒步太湖西山、横山、阴山诸岛湖岸,也难觅水草踪迹。倒是在局部湖湾水面,记者发现了蓝藻。

  沈兴财在东太湖养螃蟹,“我们这里只有胥口湾一个地方有水草了,养蟹要大老远开船去拖草。”他告诉记者,“水草少了,鱼虾都养不大。水草吃浑水,起风打浪的时候,有水草的地方水清。”而据沈龙福介绍,东太湖水草以前长势旺盛,但目前已基本绝迹。在水草里寻食吃的鱼、虾、蟹也少了,影响最大的是湖虾,产量只有往年的十分之一;青、草、鲢、鳙四大家鱼明显生长缓慢,个子比往年小,只有白鲢多到卖不掉,一公斤只卖到1元。太湖渔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吴林坤介绍,每年太湖水产产量约5万吨,今年依傍水草生存的鱼虾螺蛳减少了,青虾减产幅度最大,螃蟹也减产了。

  1.5米深的水草被斩草除根

  太湖里为何不见了水草?是被鲢鱼螃蟹吃光了,还是由于天气转凉等自然原因?沈龙福说,鱼、蟹吃掉的水草毕竟有限,天冷湖面草会少,现在的问题不仅是湖面,就是湖底的水草也没有了,“是被打捞光的”。这一点,得到了有关水草打捞队的证实。吴中区金庭镇夏家底水草打捞队莫云龙告诉记者,“水草全被我们打捞队打光了”。该镇共15名队员,8艘打捞大船,经过连续三年的打捞,现在太湖没有水草了,只有两艘大船还停在本镇。东山还有几十艘打捞大船,吴中区东渚、光福等沿湖乡镇都有打捞队。

  记者了解到,太湖上的水草打捞船几百、几十吨位的都有,船上的全自动装置对水草分离切割,将水下1.5米深水草全部清除。打捞船由水利、环保等部门向社会招标,划定清理水域网格化管理。部分招标公告要求,打捞必须先割掉水面上的水草,再将割下漂浮的捞上船只,保护水草根部不受破坏;而更多的水草打捞,则根本没有设定限制,这直接导致了水草被斩草除根。

  根据吴中区一次100多艘船只太湖水草集中打捞行动的报道,“全自动水草收割船,可随船头下沉式传送带的转动,将湖面湖底成片水草迅速打捞上来,效率是人工打捞的十多倍”。据了解,今年4月份一个月,无锡太湖沿岸出动水草打捞船71条、打捞人员398名,打捞水草1.3万余吨,较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太湖水草,就是在这样的“清剿”中,濒临绝迹。

  太湖需要水草

  太湖曾遭受蓝藻爆发之痛,当年曾准备花数千万元聘请中国水草专家、国家重点野外实验室于丹教授团队种水草,如今相关各地却大规模清除水草,这是为何?苏州吴中区水利部门表示,清除水草是保证湖面清洁,航道通畅。相城区农业局相关人员则反问道:夏天水草烂在太湖里,不捞水源不就被污染了吗?

  湖泊生态专家可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太湖水草目前的生存状况非常令人担心,大规模的人工清除,导致水草大量减少,损害了湖泊自净功能,将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导致生态恶化。多位专家表示,大规模打捞水草是错误的决策,太湖应立即停止打捞水草。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湖泊生态专家刘正文表示,如果水草没有了或大面积死亡,以后几年,太湖富营养化将更加严重,蓝藻大爆发是可以预见的大概率事件,政府必将为此花费巨大处置成本。

  太湖总面积2300平方公里,平均水深2米。国土资源部生态专项调查显示,太湖有很强的自净功能,水草对湖水、水质生态平衡系统有重要保护功能。太湖湖泊生态系统研究站站长秦伯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太湖需要水草,水草对湖泊健康的生态系统,保护生物多样性,尤其是堤岸边净化水质作用无可替代。而在刘正文看来,近年太湖水草不是多了,而是少了,从上世纪50年代到现在,太湖水草越来越少。最可惜的是,水草优质种群苦草、黑藻、马来眼子菜、微齿眼子菜也被捞光了,这让刘正文很痛心。他说,太湖长蓝藻的原因就是富营养化,水草与蓝藻是竞争关系,它们在生长期相互竞争,都要吸收水中氮磷营养,水草少了,蓝藻就多了。

  也许是一个小小的例证:到12月5日,已持续一个多星期的蓝藻越聚越多,漂满了太湖西山岛的湖湾河道,沈龙福告诉记者,这在往年冬季并不多见。

  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湖泊环境与工程室研究人员表示,东太湖胥口湾水草原来覆盖达70%,渔民捞水草养螃蟹,就能平衡生态。太湖浅水区湿地发育较好,有大量挺水植物,净化水质功能强,即使腐烂死亡,分泌的物质也是遏制蓝藻生长的;沉水植物分布面积大,对水的净化功能和水体自净能力保持贡献最大,水草腐烂后,短期水质差一点,也不会对水体造成大的影响。在大量水草沼泽化情况下,水草才需要打捞,而太湖不存在沼泽化现象。

  多位湖泊生态专家表示,针对太湖作出的决策,不应也不能只考虑某些地区或部门利益。即便打捞,也应是严格限定打捞范围、草种、季节、方法的局部打捞,而不是大规模的“清剿”。比如,为了确保通航航道局部打捞,漂浮水面的水草影响美观可稍作打捞,但必须严禁用打捞船深度绞割。

  让水草休养生息

  记者了解到,为保护良好的自然生态,杭州西湖建立有“水生植物示范保护区”,列入“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大量栽种48种水草,生态、景观效果的改善令人瞩目。刘正文的团队做过苏州新区水生植物荇菜的相关课题,结论是太湖荇菜不是多了,而是少了,苏州太湖原本水草很多,能做好保护就可以了。

  有关太湖治理恢复水生植被规划,都是增加水草种植。无锡太湖水域曾大量种水草,但在目前也仅能在岸边做一点恢复,代价很大。湖泊生态,破坏容易恢复难。专家介绍,如果割掉一亩水草要花1万元,种一亩水草则要花10万元甚至更多。无锡太湖的贡湖湾就是个典型例子。贡湖湾100多平方公里,2002年前水草覆盖率达到40%,因望虞河调水等因素,水草被大量淹没,2007年出现蓝藻危机,由于水生植物被严重破坏,经多年修复改善,效果仍不明显。

  太湖水草虽然在大量减少,但幸运的是湖底还留有水草苗种种源。专家呼吁,加大水草保护力度,让水草休养生息。除了叫停太湖水草打捞外,因太湖常年调控在高水位运行,光照少不利水草生长,明年春季应将湖水调控到较低水位,以保证春季水草嫩芽发育,多长水草。

  有数据表明,为治理太湖,我省8年投资了1600亿元。一方面是重金治太,另一方面却是一些部门管理粗放、急功近利,花钱清除水草,带来生态隐患。专家们表示,这种好心办坏事、花钱损害太湖生态的做法可以休矣!

  本报记者 丁蔚文

编辑:廉昕朦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