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陈丹青:我从来就是这个样子,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

来源: 交汇点   作者:付岩岩  2016-11-30 21:45:00

  交汇点讯 很多人说陈丹青总是愤怒的,因为他总看不惯,总在批判,总是能引爆新闻点,陈丹青在媒体上呈现出的外形也总是凸出的两只大眼、泛青的圆寸头,一脸愤怒,好像每一个细胞都在写着不合作。

  这是不是真实的陈丹青?11月29日晚,在先锋书店《读书与无知》分享会上,陈丹青自己给出了回答。

  14岁的时候第一次偷书,从此“劣迹斑斑”

  眼前的陈丹青身穿藏青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黑色高领毛衣,戴方形眼镜,眼神专注,不是传说中的经常瞪的很圆,脸上带有笑意。

  在跟观众简单打招呼后,陈丹青直奔主题,开始讲他小时候的读书故事。陈丹青说他读书的那个年代,没有别的娱乐方式,没有手机和电视,书也很少,所以当时就到处捡有文字的东西看,连医疗手册都看得津津有味。

  陈丹青回忆,当时学校图书馆的书大都是《战争与和平》、《牛虻》这一类,但这已经足够有诱惑力,14岁的那个夏天,他第一次在学校图书馆偷书,偷了一本《牛虻》,因为穿着比较单薄,书没法藏身上,他就用背心包着书顶在头上,装模作样地从学校门口走了出去。也许如孔乙己所说,读书人偷书不算偷,也许在那个贫瘠的年代书本的诱惑太大,有了第一次的偷书成功,陈丹青调侃自己从此“劣迹斑斑”。

  虽然陈丹青年轻时是书痴,但他却不想过分强调读书,他认为现在年轻人获取知识的途径太多了,问一个问题立马就可以百度出答案来。“如果我是今天的年轻人,我也很可能不看书,这是媒介的问题,任何一个新的媒介起来,老的媒介就会衰落。”陈丹青回忆,有一次他和王安忆聊天,王安忆感慨现在说故事的人少了,陈丹青说那是因为现在写小说的人多了,在书出现之前,人类就是靠说书人讲故事,靠口口相传的方式传播文化,书本出现后,说故事的人就越来越少,而现在电子书出现,纸质书也慢慢没落。

  “不过一本书拿在手里那种感觉还是不一样。就好像千年前,一个说书人在暗夜里点把火,在摇曳的火光中讲故事给大家听,那种曼妙还是无法替代的。”陈丹青说。

  近十几年没有逛过书店,一进书店就脸红

  与年少时对书的痴狂相比,陈丹青现在好像走入了另一个极端,他回忆近十几年没有单独进书店逛过,以前还会逛,后来因为自己出书了,一到书店就会脸红,觉得很不好意思,“比如来过先锋几次,但每次都是不要脸地讲一会就走了,从来没有买过一本书。”

  出了10余部书的陈丹青也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个作家,他认为自己只是个写作者。相较近些年写的书,陈丹青说他还是比较喜欢早前写的,那时候他还在纽约,整个人也是傻子一样,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哪些读者,所以写作也没有任何顾虑。陈丹青调侃现在见到的读者越多,自己进书店的功能也就越单一,只剩下坐那签书和让人拍照。陈丹青很羡慕木心的状态,“木心不知道自己的读者是谁,他见到过的读者不超过十个,这种状态很好。”

  《退步集》《荒废集》《草草集》……谈起自己书名中透露着的谦逊,陈丹青说,几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场合,有人给他递条子,说他这样讲来讲去有什么意思,是会退步的,他当时就脸红了,两年后出书就用了《退步集》这个名字。在起出名上,陈丹青也很羡慕木心,每一本书都能起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名字,如《九月初九》、《云雀叫了一整天》等,而陈丹青觉得自己很无知,想不到别的题目,所以起书名时也只能装孙子。

交汇点记者正在对话陈丹青。

  不怕被人说无知,为不了解鲁迅却多次讲鲁迅感到羞愧

  陈丹青说这次分享会的题目《读书与无知》是他自己定的,读书和无知,指的都是自己。

  陈丹青认为自己读的书很少,阅读量经常不及此前带过的学生,他自己家里虽然有一整面墙的书,但是他读过的不到百分之一,而且读过的那些书大都是从纽约带来的。

  “我从来不怕别人说自己无知,而是怕自以为有知,话已经说出去了,最后才发现自己是无知的。”陈丹青回忆,十几年前,北京鲁迅博物馆的馆长孙郁叫他去讲鲁迅,他不知轻重就开始讲了,后来这次演讲被鲁迅的儿子周海樱和长孙周令飞知道,此后便不断地邀请他去讲鲁迅,2011年他做过的7次鲁迅演讲集在一起出了书,名叫《笑谈大先生》。陈丹青说,现在回忆起来,他很脸红,觉得自己太无知了,“要了解鲁迅,得把他放回那个空间,而我正好不太了解民国,不太了解鲁迅,竟然开始讲了,这是让我羞愧的地方。”

  我从来就是这个样子,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

  “此前在一些报道中,你给人的印象总是犀利和愤怒,今天见到感觉很温和,哪个才是真实的你?”在提问环节,交汇点记者抛出疑问。

  陈丹青大笑,“我从来就是这个样子,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比如前面这个在摄像的记者,我知道他拍的是仰视的角度,他如果从100张中挑取一个我没有在笑甚至有点愤怒的样子,这一张会被传上千次,那么我在那些人的印象中就是一个愤怒的人。”

  “我们知道的鲁迅,我们看到的照片看到的回忆录,我们所知道的所有信息,都是被挑选后呈现给大家的样子,并不一定是真正的他。”

  认为苏格拉底那句“我知道我不知道”最牛

  陈丹青说,他当然也会有不那么尽然配合的一面。陈丹青回忆,两年前他参加了南方周末的一个电视节目,而那个节目他本不想去,只是因南方周末过去十几年对他很好,特别是木心回来及木心故去后,南方周末给了他好几个版面登木心的文章,感觉欠下人情。

  陈丹青说,那个节目的名字叫《我知道》,是年轻人的闯关类节目,他跟崔永元、郭敬明坐在那里,脸被化妆得像个汉奸。节目的形式是,台上一个很高的模特拿着“这个小岛在哪个地方”“某个皇帝哪年发生了什么事”之类的题板考问着年轻人,最终获胜者可以拿到100万。

  当这些无聊的问题一个个抛出后,陈丹青终于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说到:“你们考的这些事情知道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你们考的这些我全都不知道,而且不想知道,我是无知的一代,但是凭我知道的事情我可以画出画来。只要看过一点书,真的想做一件事情,就可以做到。不要觉得要知道所有的事情,你才像个人物,这是很糟糕的一个价值观。”陈丹青说他痛恨考试就是因为考试就是个悖论,以“你知道吗”开始,以“你错了”结束,所有人变傻就是从这里开始,所以他最佩服苏格拉底的那句“我知道我不知道”,认为这句话最牛。

  《局部》是自己的梦,《局部II》有望明年三月出来

  当陈丹青谈了一个多小时的《读书与无知》时,现场一个突然的提问让陈丹青把话题转向了绘画。

  陈丹青2015年曾主持一档讲述中西方名画名作的电视栏目《局部》,节目更新到去年便停止了。台下的观众便问:“《局部》还会有后序吗?”

  面对这个问题,陈丹青有点激动,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局部》是他认真在做的一个节目,只因《局部》第一期做完后拉不到广告而搁浅。陈丹青说,当时一个眼镜公司让他戴他们的眼镜讲,陈丹青满口答应,节目也拿到了50万的赞助费,但是此后就没有了下文。

  还有一个意大利车的汽车公司,开出300万的价码,让陈丹青到意大利讲,陈丹青也爽快答应,并做好了关于文艺复兴的功课,不过这个赞助在最后时刻被取消了。陈丹青调侃这个公司取消的赞助很对,他们开始以为《局部》的受众是中国买得起意大利车的阶层,但是陈丹青认为他的节目是给像他自己一样的“屌丝”看的。

  没有广告,所以今年节目也没有做成。陈丹青有点遗憾,不过他透露《局部》第二季应该会在明年的三月份跟大家见面,讲解地点选在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埃及厅、中国厅、欧洲厅、一个厅一个讲,但大都会博物馆很牛逼,具体方案还在洽谈中,如果纽约方案不行,就转到意大利托斯卡纳,最重要的文艺复兴地区都在这个小地方。”陈丹青说,《局部》是他的一个梦,明年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交汇点记者 付岩岩

原标题:陈丹青:我从来就是这个样子,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

标签:

编辑:廉昕朦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