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本网原创 >正文

南京任克明之死:19年老城管队员倒在母校大门前

来源: 交汇点   作者:樊玉立  2016-09-23 22:01:23

  交汇点讯 任克明是南京这座城市里首位因遭遇暴力抗法而因公殉职的城管队员。在夏秋交替之际,这个悲伤的故事牵动着众多人的心。

城管中队的墙上,任克明的头像和简介还在

  同为城管的好友为他的遗属在网上众筹平台发起捐款,许多素不相识的城管系统的队员、市民打来电话询问能否参加他的追悼会……交汇点记者连日来走访了任克明工作所在的街道、中队、玄武区城管局和事发地点,还原一个真实的任克明。

  接到热线投诉出去巡查,曾和该小贩多次打过交道

  玄武区城管局相关工作人员说,他和任克明都是1997年通过公开招录进入城管系统的。“任队是黑龙江克山县人,母亲最近刚回黑龙江老家。他是南林大本科毕业的,2015年1月起,担任锁金中队副指导员。”

玄武城管锁金村中队今年7月在事发地周边的一次夜间巡查

  这个温厚不多话的指导员,最后就倒在了自己母校的北二门门口。“21日晚上我11点多接到的电话,队员告诉我,任队走了。我当时没反应过来,还问队员‘走了?去哪里了?他今天晚上不是应该在办公室做台账吗?’后来听到队员哭了,我才明白出事了。”玄武城管大队一位队员和记者谈起21日晚上的情况。

  本来负责在办公室整理台账的任克明,接到了12345热线的投诉电话,才和队员在晚上10点一起出去巡查的,而不是之前网上盛传的“被上级领导要求夜间突击执法”。

  该队员说,接到通知,他迅速赶到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但当他驾车到医院时,再次接到电话通知他去板仓派出所。一进派出所的门他发现,区城管局、区政府不少领导都已经到场。“当晚区里就成立了四个小组,分别负责安抚家属、撰写任队生前相关情况材料等工作。而我从21日夜里就开始搜集、整理材料。到现在(23日早上)为止已经两个晚上没回家了。”

  事后,有与任克明一起执法的队员给他看过事发时现场的照片。“现场太惨了!一刀下去,鲜血直喷。我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据他描述,当时在现场的所有人都蒙了。队员上前扶住任克明时,他已经说不出话了,眼睛到最后一直还睁着。”

任克明生前工作地

  大家赶紧打了110、120,但120急救车来的时候,任克明的瞳孔已经放大了。送到医院时,急诊室医生说,出于人道主义接着抢救。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人已经救不回来了。

  “21日晚上任队本来应该在办公室里值班的,因为当时他手上有队里的台账要做。偏偏因为接到了12345的投诉电话,他就又跟着其他队员跑出去巡查了。如果一直在办公室做台账就好了……他那天为什么要出去巡查啊!”这名队员告诉记者。

  在场的队员后来也讲述当时事发非常突然,不然以任队多年从事一线执法的经验,他肯定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如果看出小贩有意要伤害我们,相信我们队里每个队员都会有防备意识。可是那个小贩的行为,让大家措手不及,任队他们从2013年就和这个小贩(葛某某)打过交道了,这个小贩也被处罚过三次,其实双方也算‘熟人’了。不明白为啥当晚他离开后,还要开车逼停执法车。”

  南京城管队员:我的眼泪,一半是为自己而流

  9月23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锁金村街道城市环境管理中心。在门口,墙上已经贴出了一份由玄武区城管局发起的“倡议书”。

  任克明殉职后,留下了无固定工作的妻子和正在上小学的儿子,还有一个年迈的母亲需要赡养。倡议书上写着:“为了向任克明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玄武区城管局向全系统干部职工发出倡议,以自愿方式向任克明家庭提供关心援助,各直属单位将捐款收集齐后,统一交至区综合科。”

  在21日事发之后,就陆续有市民来到中队,自发为任克明捐款。其中,还有任克明曾经的执法对象,一名双腿行动不便的男子朱先生。据他回忆,之前因自己在小区搭盖过违建花坛,任克明一次次上门做工作,态度很温和,后来他心甘情愿地拆除了自家的违建。

  街道一名社区主任也告诉记者,她在工作中与任克明有过多次接触,“任指导员为人谦和,工作很讲究方法,同事们都很尊重他。多年来一直在一线工作,就像生前接受电视里采访时表现的那样,任队不是执法简单粗暴的人。”

倡议书

  在网络众筹平台上,好友老戴也为任克明发起了爱心捐款。截至23日上午,一天时间内已筹集到六万多元捐款。老戴说:“筹款的帖子发到朋友圈后,全国各地很多城管系统的队员、家属都来捐款。现在我正在收集相关材料,以便完善程序,尽快把爱心善款转交给家属,也算自己出了点力。”

  除了捐款、在社交媒体上点燃蜡烛图标,许多城管队员还希望能去追悼会现场悼念任克明。

  南京玄武区一位城管队员,在自己的实名微博上发表文章称:“此前四天,我也遭遇摊贩暴力抗法,对方被行政拘留十天。一周之内两起暴力抗法事件,又如此相似,我突然感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下一个可能是我,我仿佛是在参加自己的葬礼。我的眼泪,一半是为自己而流。”

  任克明生前曾接受采访,谈小贩如何与城市共存

  任克明21日晚与葛某某发生冲突的地方,在新庄公交站台、南京林业大学北二门口处。记者连续两天走访,发现这里地处交通枢纽,新庄高架桥转盘、三号线南京林业大学地铁站、新庄广场南等多条线路的公交车都在此汇集。地铁站出口周边一直是流动摊贩眼中的“风水宝地”,也给食品安全、出行环境秩序等带来一定隐患,也成了锁金村城管中队重点整治的区域之一。

事发地南林大北门口

  记者查询“南京玄武城管”官方微博也发现,在今年7月22日和4月8日,城管大队官微就曾发布过两条关于城管对新庄地铁站出口“开展夜间占道摊点整治”的微博:“玄武城管锁金村中队针对新庄地铁站出口周边夜间流动摊点占道经营问题开展专项整治,并将此问题列入辖区重点治理对象,加强夜间流动摊点管理力度。”

  “要正视小贩的生存权,但他们如何与城市共存?”任克明生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说,直接驱赶小贩会让其愈加抵触,需要找到源头上解决问题的方式。他留下的问题何时才能解决?

  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吴亦明教授在接受交汇点记者采访时表示:小贩与城管的矛盾,不只是这两个群体之间的利害冲突,更是城市现代化、经济发展带来的社会问题在小贩与城管“关系场”里的折射。

  “城市管理不能只靠堵,而更该想想如何疏导矛盾。经过这次痛心的事件,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这样的暴力抗法事件为什么在全国屡次发生?”吴亦明认为,在城市化发展迅猛的今天,小贩暴力抗法的出现,更多的是经济、社会、政治上的深层原因,仅靠公安、城管这一两个部门,显然无法根治。

  除了部门协同层层治理,吴亦明还提出,城市管理的执行和管理制度的设计上,应该在考虑到各方利益协调下,达成共识后完成。“尽可能满足各方的正当利益,才能从根本上避免暴力冲突的发生。”

  交汇点记者 樊玉立

原标题:南京任克明之死:19年老城管队员倒在母校大门前

标签:

编辑:廉昕朦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