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天堂有足球!别了,中国足球的朋友,阿维兰热!

交汇点   2016-08-16 22:59:30
         分享到: 更多

  北京时间8月16日晚间,多家权威媒体报道,前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去世,享年100岁。作为运动员,阿维兰热曾参加过两次奥运会。作为国际足联主席,他于1974年至1998年掌管国际足联达24年之久。

  阿维兰热为中国重返国际足联做过许多工作,关心并支持中国足球的发展,希望中国举办世界杯。这也是历届国际足联主席里,中国足球最为感恩的一个人。我们尊敬的称他为阿翁。

  国际足坛永恒的传奇:阿维兰热

  这个巴西人是国际足联历史上第一个非欧洲籍主席

  “愿天堂有足球,愿你有快乐。”“这位老人,真正的足坛教父、泰斗级人物,堪比斯特恩之于NBA,萨马兰奇之于奥委会。”“总的来说,他于足球运动推广和发展的贡献远远大过过失,一路走好!”阿维兰热去世的消息今天晚间八点多不胫而走,交汇点记者在专业足球网站“懂球帝”上看到无数条球迷悼念阿维兰热的热评。“足坛教父”是评论中出现频次最高的,足以见得,这位体坛传奇人物在球迷心目中的分量。

  阿维兰热,是全世界足球迷非常熟悉的一位传奇人物,在世界体坛,尤其在国际足坛是一位举足轻重的重量级大咖。1958年,阿维兰热当选巴西体育协会主席,在此期间巴西3次获世界杯冠军。1974年,阿维兰热当选国际足联主席,成为国际足联历史上第一个非欧洲籍主席。

  1998年阿维兰热卸任,在其在任的24年中,成功地将足球引入商业化,并将世界杯足球赛提升至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体育赛事。退休后,他被选为国际足联终身名誉主席。足球商业化、扩军世界杯,几乎可以概括为阿维兰热的两大功绩。

  1958年,刚刚当选巴西体育协会主席的阿维兰热展示巴西赢得的瑞典世界杯奖杯

  1997年,阿维兰热向罗纳尔多颁发世界足球先生奖杯

  里约奥运会!阿维兰热最后的生日礼物

  阿维兰热最大的梦想就是在家乡举办一届奥运会,里约奥运会就是送给他最后的生日礼物,愿天堂也有足球。

  阿维兰热先生要参加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的话,他不需要坐飞机,因为他就是里约人。1916年5月8日,阿维兰热出生在里约一个富裕人家。他爸爸福斯坦-阿维兰热从比利时移民到巴西,是一名军火商,而且在拉兰热拉斯地区(里约南区的中上阶级社区,是该市最古老的街区之一,创建于17世纪)拥有大量的地产。阿维兰热24岁时,从弗鲁米嫩塞联邦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律博士学位。

  阿维兰热在1974年至1998年之间执掌国际足联长达24年之久,不过他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的时间更长,他从1963年到2011年,担任了48年的国际奥委会委员。1936年柏林奥运会,20岁的阿维兰热以游泳运动员身份参赛,他参加的项目是男子400米自由泳、1500米自由泳,不过当时这两个项目他都没能通过预选赛。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他以巴西水球队队员身份参赛。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他是巴西代表团团长。

  今年里约奥运会的田径比赛主赛场,就曾被命名为阿维兰热体育场,这个体育场现在也被称为2016年奥林匹克体育场。

  2010年2月10日,加拿大,温哥华冬奥会进入倒计时第2天,阿维兰热出席国际奥委会新闻发布会

  他是中国人口中的“阿翁”:热切希望中国举办世界杯

  阿维兰热与中国体育很有缘分,不仅帮助中国重返FIFA,更是非常希望中国能够举办世界杯。

  阿维兰热一直对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国非常关注,对中国的足球市场更是寄予厚望。1974年,58岁的阿维兰热成为国际足联历史上第一个非欧洲籍的主席。正是在他的大力推动下,中国才得以重返国际足联大家庭。退休以后,阿维兰热回忆,“在我成为国际足联主席后,我就开始了让中国重返国际足联的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重回FIFA后,阿维兰热曾非常希望中国举办世界杯。2002年世界杯申办前,阿维兰热认为世界杯应该在亚洲举行一次,他曾经三次和中国的体育官员交流,希望他们能申办世界杯,但是可惜的是,种种原因,中国至今都没有走出申办的第一步。IOC前委员何振梁曾回忆:“阿维兰热对我说,他心目中的亚洲是指中国,如果中国提出申办世界杯,他将全力支持并看做是他当主席期间力求实现的最后一个愿望。不过我们权衡后,认为应集中精力申办奥运会而不是世界杯。他多少感到失望,不得不支持日本及以后的日、韩合办世界杯。”

  2002年中国足球世界杯出线阿维兰热“点赞”米卢

  成为国际足联的主席后,阿维兰热把足球由一项业余运动,转化成世界上仅次于信息产业的第二大生意,他认为这是自己值得骄傲的功绩。不过,随着足球和金钱密不可分,假球、黑哨、操纵比赛这样的不道德行为也就产生了。在2002年世界杯前一次中国之行中,阿维兰热曾给时任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阎世铎上课,“假球、黑哨、操纵比赛这样的不道德行为,应该由各国自己来承担责任。每个国家都应该解决好在自己眼前的这些丑恶现象的治理工作,这不是国际足联的责任。”这也正是阿维兰热有先见之明的地方。在中国足球2002年第一次进入世界杯后,阿维兰热曾赞赏了米卢,认为他是一个在世界范围内都得到公认的优秀教练,中国足协早就应该寻求他的“点金之术”。当时中国足球创造了历史,但阿维兰热还是给出了很多建议,他指出,中国足球要打开门户,积极走出去,到欧洲和美洲去多打比赛,让队伍在国际友谊赛中不断成熟起来。当然中国足球还要同时做好后备力量的建设,打好中国足球的根基。

  交汇点记者王梦然

  中国记者师旭平在阿维兰热家中客厅采访

  番外篇:一位中国记者眼中真实的阿维兰热

  但凡采访过阿维兰热的中国记者,无一不为“阿翁”的平易近人所钦佩,央视著名体育记者师旭平曾在1999年采访阿维兰热后评价他说,“前知道阿维兰热是个铁腕人物,是个足坛强人,在电视上看到他的形象总是很严厉的面孔,原来他平时是这么可亲,这么有人情味儿的一个老头儿。”

  师旭平1999年采访阿维兰热后,在《世界体育报道》栏目中播出了电视节目:”我是巴西人的儿子,我以世界的名义“,很快就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当时,不少观众为其真性情以及品格所折服。

  近几年,师旭平在整理采访手记,回忆起这位老人时,用了采访前后几件小事,说明阿维兰热的为人和品格。

  以下是师旭平在《阿维兰热采访补记》中写到的内容:

  “由于不知道阿维兰热在巴西的联系方式,我们往国际足联发了传真,请他们帮助联系。传真于1998年10月9号发出,大约两个月过去了,没有回音。当时想,也许是国际足联不屑理睬,也许是阿翁本人没兴趣,总之,这事没人提了。没想到12月初,意外收到一封苏黎世来信,拆开看,是国际足联名誉主席专用信纸,有阿维兰热亲笔签名。这封写于11月23号的信中说,《世界体育报道》10月9号的传真已经送到了他在巴西的办公室,但他一直在海外,只是在回到苏黎世后才刚刚看到。11月29号至12月12号这段期间他会在巴西,很乐于接受采访。信中还附有巴西的地址、电话及传真。接到这封信已是12月上旬,来不及办理去巴西的签证,所以无法在11月29日至12月12日期间前往巴西。于是我在12月14日又发了一份传真,希望在1999年的2月至3月进行采访。1999年2月初,阿维兰热又寄来一封信。仍旧是英文打字、亲笔签名,仍旧是有国际足联标记的名誉主席专用信纸,落款是2月1日。信中说:“我将在3月2日和3日在里约热内卢的办公室接受采访,采访时间可以从10点开始。”阿维兰热在信中写道:“我将通知里约热内卢的市长发出邀请信。以使你们的摄制组成员能够在巴西驻中国的大使馆办理签证。”

  “阿维兰热甚至提出,3月3日中午和他共进午餐,然后他亲自带领我们去他的公司和家里拍摄。这仅是彗星公司在里约的停车场之一,大约有50辆大巴。阿翁似乎是常来,他和每个人打招呼,握手,有时聊上三五句。我对摄像师的一贯要求是“不停机”,所以我拍到了这样两个镜头:其一,一个工人正用橡皮管子洗车,见阿维兰热走过来,赶紧关掉水龙头,两手胡乱在工装裤上蹭几下,湿漉漉地握住了阿维兰热伸过来的手。其二,临走时,阿维兰热和一位60多岁满头银发的女士依依惜别。阿翁的右臂轻轻挽住女士的肩膀,边走边说着什么,然后互相亲吻面颊告别。“她是电话接线员,已经工作了40年,是公司最老资格的职工。”黑人司机悄声说。

  阿、维、兰、热,拆开看,四个极普通的汉字,但当这四个字组成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它就具有了震撼力。多少年来,这个名字和崇高声望、显赫威权、巨大影响、钢铁意志以及无人能及的功业联系在一起。我只是在电视上见过这个名字的拥有者,他露面的时候,身边不是王公贵族,就是国际政要。在世界体坛呼风唤雨的各路强豪,在他面前只配称臣。而今,在里约热内卢的一个停车场,这位83岁的老人领着我登上一辆大巴士,拍着座位对我说:“我的公司在巴西是最大的,……靠背可以放倒,长途旅行的客人晚上会休息得舒服些……”语调平静、自然,好像那个领导国际足坛长达24年的铁腕儿掌门另有其人,而他,一直就是里约热内卢的一个普通商人。

  阿维兰热的彗星长途客运公司是巴西数一数二的大型客运公司

  随后在阿维兰热家里的拍摄也十分顺利。因为要赶飞机前往圣保罗,下午4点多我们起身告辞。阿维兰热住在10层楼,他一定要送我们到楼下。仍旧是那辆陪伴我们几乎一个下午的出租车,阿维兰热嘱咐司机直接送我们去机场,同时从灰色西装上衣口袋里掏出钱来,交给了司机。这是完全没有想到的场景,他竟然在为我们付出租车费!我赶紧看摄像师在干什么,他正在拍摄这一场面,没有停机。

  回国后不久,收到了一封阿维兰热亲笔签名的信,这应该说是这次巴西之行的最大意外。

  信仍旧是英文打字,用的是国际足联名誉主席的专用信纸,发自里约热内卢。

  全文如下:

  亲爱的师旭平先生:

  非常荣幸3月2日和3日同你在里约热内卢见面及接受采访,我们谈到我任国际足联主席期间发生的一些事。

  此外,你极有兴致地了解了我的家庭和我作为一名商人的能力,我希望你的采访达到了目的,你的节目在中国将会获得成功。

  希望你在回国途中的旅行是愉快的,你的记者生涯将会继续取得重大成就。

  顺致我本人最良好的祝愿。

  若奥·阿维兰热

  1999年3月8日

  采访过的体坛大人物当中,阿维兰热是唯一在事后写一封跨洋信件表达“最良好祝愿”的人。

编辑:廉昕朦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