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读读几代人的高考日记 回想当年最真的“高考记忆”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2016-06-07 07:48:45
         分享到: 更多

  新华报业网讯 10年、20年甚至30年过去了,最真的高考记忆在哪里?就在日记里。高考前夕,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不同年代的大学生,请他们“翻”出了当年的高考日记。打开了尘封许久的高考记忆。

  ●心情记录型难道我的作文写走题了?

  1983年7月7日晴

  昨晚不热但蚊子不少,迷迷糊糊睡了四五个小时,今早骑着自行车赶到县城。8:45走进海安中学考场,摆放好手表和准考证,觉得与前两年不一样,整个教室20来个人,还有两个高挑的、穿着诱人、还散发着香水味的漂亮女考生,原来这个考场是一个“理科兼报体育”的专门考场,考生有点特别。

  9:00铃声一响,大家开始答题。约10:50,那两个女生提前交卷,而我70分的“基础题”刚刚做完,开始写作文(根据漫画内容,自拟题目,写一篇800字议论文),我一看是“挖水”,这里挖不到那里挖呗!但转念一想,全国高考作文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呢?我是不是应该立意高一点,写一写今年刚刚提出的精神文明、五讲四美什么的,拿定主意,一气呵成,铃声交卷。

  门口的同学们都在议论作文题,都说简单,不就是“找水”吗?锲而不舍、持之以恒,直到找到水为止……

  完了,高考最可怕的——作文走题,这最倒霉的事情难道要发生在我身上吗?

  毕竟是三进宫了,管他呢,下午好好考物理吧!

  作者故事:日记中的倒霉事成真

  (南京理工大学动商研究中心主任王宗平教授1983年参加高考)

  经过两次中考、两次高考失败后,1983年王宗平第三次直接参加高考,当年选择了理科兼报体育。

  文化考试结束后,他马不停蹄练体育,体育专业测试成绩不错。8月初,文化课分数下来了,468分。其中,120分的数学卷子得了108分。结果120分的语文卷子只得了49分,估计50分作文写走题了,日记中的倒霉事成真了。1983年王宗平考入南京体育学院。

  ●仰天长啸型明年此日青云去

  2001年5月29日

  教室在三楼最东边,有些微风吹来,带着夏初特有的气息,温和却不灼热。走廊显得狭长,透过栏杆的缝隙,依稀得见楼下的青石板路,路的两边是一丛丛栀子花,隔得虽远却还能闻到甜腻的花香。更远处,一棵香樟树肆意生长,繁复的树冠张开,好似一把欲盖众生的伞。

  课桌上摊开的是一张月考数学试卷,鲜红的分数格外刺目,似乎在无情地嘲笑着我、击败着我。想起父母的殷切希望,想起自己做过的如山般堆砌的习题,这一刻,我的内心充满了失落和无力的挫败感。这种负面感,如一个深邃的黑洞,誓要将我吞没、沉沦。而我,已无力抗拒。

  作者故事:数学学渣的他当了作家

  (俞伟腾讯签约作家2001年参加高考)

  上初中以后,爱好文学的俞伟,出现了偏科,数学成绩比较糟糕。2001年参加高考考入扬州大学,开始了“兴趣人生”,加入扬州大学理学院半塘报,成为编辑之一,利用业余时间坚持写作。近几年,顺利签约腾讯,成为专栏作家。“虽然我是一个数学学渣,但我仍成为一名作家!这也是我激励现在的学弟学妹的个人经历。”

  ●“喊口号”减压型化学必胜!

  2011年5月14日星期六

  今天早上做了南京三模试卷(去年),要是这种卷子给我作为高考试卷,那我本应该高兴。但是做下来填空题简答题还是错一题。

  圆锥曲线最后一问,关键条件险些看错,这些情况都是不应该发生的。在最后一段时间里,手感是做数学最需要的。而这恰恰又是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培养的,所以还是要大量地练习。下周一模考一定要充分准备,不留遗憾!

  化学必胜!

  作者故事:“喊口号”减压,我顺利考上了南大

  (南京大学2011级学生徐延2011年参加高考)

  “高中时比较擅长的科目是语文和物理,但化学是软肋。”徐延说,自己写日记时最为烦恼的时刻,大多和化学有关。日记里那句“化学必胜”,正是徐延通过“喊口号”的方式给自己打气的表现。“那个时候我正在为化学烦心,就在本子上乱画,不经意就写成了‘化学’两个字。”

  “记日记的习惯我坚持了6年,它也可以看作一本学习记录本,我自己的心路历程都写进去了。”徐延说,自己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我觉得写日记不仅仅可以加油打气,还是给自己舒缓压力的好办法。有的时候学不下去了,情绪波动了,就可以通过写日记的方法放松一下。”高考中,徐延以总分391分,物理A+,化学A的高分顺利从江苏省淮阴中学考入南京大学。

  ●秘密隐藏型欣喜!三模结束我离他近了一点

  2014年5月23日晴

  今天第三轮模拟考试结束了。老师刚发了答案大家就迫不及待地对了起来。大概算了一下自己的分数,嗯,还不错。离他又近了一步吧。欣喜着带着兴奋把错题又做了一遍。理综里最后一道物理题还是没有推出来,迫不及待跑到办公室找老师探讨。推开办公室门的一刹那看到了将近半个月都没有看到的他。他抬头看我的一瞬间,仿佛比上次跑操见面时还要好看,灰色的运动衣蓝色的运动鞋微微扬起的嘴角。红着脸走过去看到他也在问一样的问题,一向活泼的我竟然看到他说不出话来。物理老师让他把题目给我讲一遍,清晰,自然,逻辑缜密,他讲那道题的三分钟直到让我回到座位都在傻笑。我好想好想对你说,我这么努力只想靠你更近一点,再近一点。

  作者故事:被妈妈知道会被撕掉的日记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大二李倪(化名)2014年参加高考)

  应作者的要求,记者隐去了她的真实姓名。“如果被我妈知道,我一边备战高考一边暗恋男生,她会掐死我的。”小姑娘一脸惊恐。日记的男主角大概就是青春热剧《最好的我们》中的“余淮”,长相帅气成绩优异。李倪就是那个默默喜欢着他的“耿耿”。李倪说,最终结局以男方考上外地名校结尾。一场暗恋终究没有开花结果,“早恋的苗头被扼杀在了摇篮里。”李倪莞尔一笑,“回想起来,还是美好的。”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胡林杨甜子王璟蔡蕴琦

编辑:周莉娜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