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改痛点,盼住房保障兜底止痛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6-05-19 09:26:13
         分享到: 更多

  53平方米住了三代16口人,拆了怎么买房安新家——  

  新华调查

  新华报业网讯 5月18日,在南京城北棚户区五佰村住了30多年的秦新宇搬家了,他把钥匙交给拆迁办,一家四口就此告别33.2平方米的老房子。今年全省计划新开工25万套棚户区改造。与老秦相似,很多棚户区居民房子太小,靠补偿款难以购新房,这些住房困难户如何安置,堪称新一轮棚改最大难点和痛点。

  53平方米旧房,

  住了三代16口人

  五佰村距南京市中心新街口仅七八公里。5月12日,记者走进这里,只见三四十栋两层红砖房,每一栋都被密密麻麻的小棚箍住了。记者询问近10户,绝大多数居住面积二三十平方米,最大的也不足60平方米。

  据南京市鼓楼区拆迁办提供的数据,五佰村共有1612个家庭及12家工企单位,房屋面积约7.3万平方米,户均居住面积不到46平方米。

  五佰村21栋101室,是高家。两间平房,53平方米,住着三代16口人。63岁的高家老三高更荣回忆,1969年,他们全家下放泗洪县,10年后回到南京,此时,自家的私房早已换了主人。1980年,高家被安置在五佰村。两间房,最小的弟弟住一间,他跟老四分一间——中间砌一堵墙,两家再各围着主房搭间小棚。半间房里搁张床,摆个衣柜,小棚用作厨房,这个没有窗户的家,他一住就是36年。后来有了儿子,又有了孙子,家还是以前的样子。老人说,两年前,儿子一家搬出去,这才宽松了些。

  高老四高云更家真叫挤。记者看到,隔出来的半间房和小棚相连,床和饭桌挨在一起,床的上方挂满衣服,那就是衣柜。屋里只要有一个人站着,再进来一个就要侧着身。

  高家兄弟姐妹七个,除了最小的妹妹嫁出去搬走,老二、老三、老四和老五成家后都在家附近搭棚住,五佰村是他们唯一能落脚的地方。“我家老二返城晚,找不到空地,只好在垃圾池旁搭个小棚安身。住在这里太受罪,进门出门要弯腰,洗澡用桶用盆。碰上大雨,阴沟水直往家里灌,“我跟老伴整夜往外舀水,做梦都想搬出去!”高更荣说。

  8栋208室,是王明富的家。他告诉记者,五佰村现有住户里,有七成是当年下放户,这些下放户大多有了第三代。鼓楼区拆迁办主任梁卫国介绍,伍佰村绝大多数房屋建于1978年,是政府为下放回宁人员盖的简易安置房,房屋使用期限为10年。如今,38年已过去,这些老房屋远远超出使用年限,砖瓦风化、墙体开裂、电路老化,早就被鉴定为危房。

  政府保障兜底,

  棚改居民拆迁不慌

  根据棚改计划,南京将在5年内完成全市棚户区改造,改造总面积达1500万平方米,涉及家庭近11.6万户。南京房产局安居工程管理处处长蔡熹蔚介绍,棚改不像城中村改造,城中村人均居住面积较大,尤其这一轮棚改地块,人口多,居住密度大,困难群体集中,政府改造难度大成本高。

  今年全国两会上,住建部提出鼓励棚改货币化安置,此后多次强调以棚改货币化安置推动商品房去库存。南京市鼓楼区、秦淮区拆迁办负责人均表示,当前南京房价高企,货币化安置难以解决棚改项目困难居民的住房问题。

  以鼓楼区为例,未来5年,棚改总面积为30万平方米,涉及6578户,平均每户面积为45.6平方米。“货币化补偿,可在评估价的基础上再增加20%的补偿款,但即便这样,所有补偿款也难在市场上买房。”蔡熹蔚说,南京正设法筹集更多的房源,让拆迁户能在货币化补偿和征收安置房之间选择,市政府正为棚改安置房建设做前期准备。

  鼓楼区副区长沈吉鸿介绍,此轮棚改惠民优先。在补偿上,评估价就高不就低,想尽办法拉高拆迁房屋评估价;在安置上,提供安置房源,从前期摸底看,超过九成住户希望住房安置。此外,对高龄、大病、低保等五类困难群体,区里再补助1万元至3万元。

  伍佰村马路对面的鼎新房产中介工作人员介绍,周边成套住房建于上世纪90年代,每平方米价格约1.3万元。五佰村房子太破旧,按正常市场价,每平方米能评估到1万元,就不错了。梁卫国透露,五佰村拆迁评估价在1.6万元至1.8万元。对南京市安居集团提供的房源,鼓楼区还会在房价上再打折。这样,有房屋权证的住户不需贴钱,就能拿到房子。

  还有相当比例的住户居住在自建的小棚里。梁卫国说,只要居民确实无住房,经济困难,一定会给予托底保障,途径主要有共有产权房和公租房,绝不会让他们没地方住。“拆迁组长告诉我,我二哥可申请公租房,其他人可考虑申请共有产权房,一家人都有新房住。”高更荣说,这几天,自己的心稍稍安定了。

  多几百元收入,

  就不能享受住房保障?

  五佰村6栋106室的黄春兰最近很着急,她希望女儿能买上共有产权房。但女儿月收入为3500多元,超过3120元的申购最高标准。“她一个月拿三千多块钱,怎么可能买得起房子啊?”黄春兰问记者,就相差几百块钱,为什么就不能让女儿去买共有产权房?

  黄春兰的问题正是夹心层的焦虑。五佰村社区主任杨秀群说,五佰村几乎所有家庭的住房面积都达不到人均15平方米的最低保障线,但在收入上,不少人因为多几百块钱而被挡在城市住房保障之外。

  五佰村杨定远一家五口,住房面积41.4平方米,此次棚户区改造,能分到两套房,一套65平方米,一套55平方米,一家人欢天喜地。但他们很快又犯愁了:买两套房,补偿款用完,还要再贴26万元。杨定远说,拆迁安置户银行不给贷款,他不知到哪去凑足这么多钱。

  伍佰村24栋居民季冬美也为钱急得睡不好觉。她家住房26.8平方米,住着她和女儿、外孙,本可以分到85平方米的大套,可要补10万元的差额。“外孙是男孩,以后肯定要有自己的房间。我每年住院,家里实在没有余钱。”老人说,实在想不到办法的话,就拿65平方米的小套算了。

  王明富房子里,挂着三家人的户口,姐姐一家住在棚子里。他说:“能申购到共有产权房当然好,但南京的保障性房源很紧张,2009年申请的还没安排呢。现在申请,不知哪年才能轮上?”

  本报记者 颜芳

编辑:廉昕朦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