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南通 泰州 扬州 盐城 宿迁 淮安 连云港 徐州 高新区
三网发布平台  >  江苏  >  人文  >  讲坛
碎片化时代,如何做到深度阅读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6-04-19 10:58:46  

  崔翔宇网名采铜,知乎网知名作者,心理学博士,微信公众号“采铜的铜”。已著有畅销电子书《深度学习的艺术》《开放的智力》,刚出版新书《精进:如何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

  核心提示

  ●你在阅读的时候,要尽量排除各种干扰,把手机切到飞行模式,让它变成一块砖头。保护你的心流,不要让它被随意打断。

  ●不是说这类畅销书不好,但对一个深度学习者来说,这点低密度的营养还远远不够,而且可能有些不是营养是反式脂肪酸。

  ●阅读绝不仅仅发生在把书打开又把书合上这两个动作之间的时间段,更重要的是书里的精华能否转化为属于自己的价值。

  一部智能手机在手,我们的时间就被分割得七零八落;每天五彩斑驳的信息如潮水般涌来,让我们无所适从,不知如何选择;我们的耐心越来越少,我们总是被标题吸引,打开正文后匆匆两眼又马上关掉;每天翻新的网络热点,无外乎性、谎言、奇闻和窥探,到第二天就被我们忘得一干二净;我们幻想在一篇网文中寻找“干货”,希望发财致富、人生辉煌的不传之秘能被一二三四五和盘托出,没想到只是又一次被骗了点击;我们总是在找更多的资源,搜索、下载、囤积然后闲置,错把硬盘当成自己的大脑……

  我经常在想,我们生活在一个肤浅的时代,人们普遍缺失了一样东西:深度。

  而且,这个时代肤浅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就拿阅读来说,有两个新变化是我在近两年才发现的:一个是知乎答案里面,各种“装饰性图片”变得很常见,这种图片并没有传达什么实质性的信息,比如文章里面插一张萌宠动物的表情、插一张暴走漫画的表情,或者插一张有着离奇台词的影视截图,一篇答案里面这种图片能插上五六张,文字倒没这么长。

  另一个例子是,有些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喜好用居中对齐这种文字排版。以前我们看的文字,都是左对齐的,我们的注视点也是从左至右的那么走。而居中对齐使我们的注视点都在中间,两边的文字就用余光扫一下。以前我们的阅读是看书,现在我们的阅读是刷屏,而且是嗖嗖嗖刷。

  我想,既然大多数人都这么做,那么我就有必要站出来,唱唱反调。我的意见就是要深度阅读。我初步归纳了五个方面:

  一阅读的姿态

  深度阅读的姿态,就是尽可能让自己沉浸进去,把手机放远一点,躲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安安静静看书。智能手机是苹果公司的伟大发明,但这个东西实在太好了,好到了有点坏,这就是物极必反。所以你在阅读的时候,尽量要排除这种干扰,把手机切到飞行模式,让它变成一块砖头。你沉浸到书里面去,进入心流状态,保护你的心流,不要让它被随意打断。

  二阅读的选择

  有一次我去我家附近的杭州西湖区图书馆,找心理学的书架,可是一眼看过去,没有几本书是可以看的,都是什么江湖心理学、伪心理学、心灵鸡汤。

  所以阅读的选择很重要。对于深度阅读者来说,畅销书要警惕。畅销书里面当然有很好的书,但也有很水的。我把很水的畅销书分为美式畅销书、日式畅销书和中式畅销书。美式畅销书就是本来一页纸能说清楚的道理,填充了很多案例硬生生撑起一本书。日式畅销书不是讲道理,而是从一个点出发,快速繁殖,生造出很多奇奇怪怪的概念,比如做某某事的n种方法,但每一种讲得都不透彻。还有一种中式畅销书,不是讲道理的,也不是讲方法、概念,而是讲情怀,把你的心灵扰动起来,给了你一些慰藉,就成功了。

  不是说这类畅销书不好,但对一个深度学习者来说,这点低密度的营养还远远不够,而且可能有些不是营养是反式脂肪酸。举例来说,“一万小时理论”经过畅销书的渲染在国内变得尽人皆知,甚至被奉为金科玉律。可是畅销书里讲这个理论,只是二手解读。我曾专门查过相关的英文论文,发现这个理论在学术界争议不少,有些论文里就说,他们自己的研究发现,有些人只要3000个小时就能成为顶级的音乐家或者棋手,所以一万小时这个数字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

  这就是一个深度学习者的阅读选择。他要去读那些思想源头、知识源头的东西,读第一手材料,不要读来读去都读那些二手贩卖的东西。这种精神就是“采铜于山”,也就是我的网名的来源。所以,大家在读书的时候,我有一个小建议给大家:想想你手头的这本书是作者一手的东西,还是二手的东西,这对你们甄别好书很有帮助。

  三阅读的定力

  我家里的藏书,不算多,也就五六个书架,其中一整个书架是我的核心书架,这里面的书都围绕着“学习、思维、创新方法”这个大主题。买别的方面的书,比如科学、文学、管理学这些方面的书,我是很慎重的,精挑细选,但是那个大主题下的书,我的标准反倒会放宽,就是凡事相关的书,我都尽量买来。也就是说,对于我最关心的那个阅读主题,我是不惜代价的,我需要信息上的穷举,没有遗漏。

  在核心书架之外呢,其他的书也大多与这个主题相关,只是没有直接相关而已。比如,科学家的传记,虽然这个传记本身不是为了探究思维方法的,但从传记里面可以看到这个科学家思维方法上的蛛丝马迹。可能一本书里只是找到了一个点,但对我就非常有用。类似的还有作家的访谈录,哲学类的作品,还有建筑学家、导演、人类学家等的思想或者经历,都是我的资源和素材。

  所以,在我家70平米的小房子里,挤了五六个书架,而这些书架里的书,也大都与我最关心的那个主题有关。这就是阅读的定力。我一般不会去看别人的推荐书单,也不会去在意畅销书榜,因为我很清楚,我需要什么样的书,社会上流行的阅读风尚是与我无关的。

  熊十力先生曾有一个著名的“海上逐臭”比喻,他在《戒诸生》一文中写道:“吾国学人总好追逐风气,一时之时尚,则群起而趋其途,如海上逐臭夫,莫名所以。曾无一刹那,风气或变,而逐臭者复如故。此等逐臭之习,有两大病:一、各人无牢固与永久不改之业,遇事无从深入,徒养成浮动性。二、大家共趋于世所矜尚之一途,则其余千途万辙,一切废弃,无人过问。此二大病都是中国学人死症。”

  四阅读的野心

  什么是阅读的野心呢?就是不要用仰视的心态去看书,而是应该平视,在阅读时,你既要能看到这本书的优点,又能看到缺点,并在此基础上,想想你是否有可能超过作者,写得比他还好。这就是你可以有的野心。

  我当初之所以设定“学习、思维、创新”这个大主题,其中一个促发因素是看了刘未鹏老师的博客,我想这个程序员太厉害了,写的有关心理学的东西比国内绝大多数的心理学者写的东西都有价值。然后我就很惭愧,心想我能不能也研究这个方面,而且我一定要做得更好。后来刘未鹏老师的博客集结成书,也就是《暗时间》,我看了之后就想,我以后写书,一定要超过《暗时间》,不然我的这本书就没有意义,没有存在的价值。

  有了这个野心以后,我在阅读时就更加挑剔,更加深入地去思考别人写的东西,去寻找更深层更源头的信息。当然我现在写的东西还不敢说超过了刘未鹏老师,但我正在这条道路上前进。

  五阅读的抵达

  不要把阅读当作一个孤立的事物来看,就阅读谈阅读没什么意思,我们要放在生活以及人生的大背景下,去阅读。

  阅读有许多的功用,有消遣娱乐的功用,有赚钱的功用,有满足单纯的求知乐趣的功用。但最重要的功用我觉得是改变,就是阅读是否对我们的生活、人生带来了改变。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的阅读就抵达了。

  所以阅读,绝不仅仅发生在把书打开又把书合上这两个动作之间的时间段,这只是阅读活动中最表层的部分,更重要的是,我们从书里读到的那些精华,我们是否用行动把它转化为属于自己的价值,我们的智慧是否得以增加,我们解决生活现实问题的能力是否提高了,我们的心态是否可以更加平和,我们与他人的关系是否得到了改善,这些都是我们可以从阅读中收获的东西。

  其实这种追求改变的诉求会反过来促进我们的阅读,牵引着我们的阅读走向纵深。因为很显然的,我们要改变,必然要对我们读的文本提出更高的要求,提出更多的问题,更加主动和迫切,这些都会让我们阅读得更深入。

  有些阅读是速食型的,它在短时间内赐予我们愉悦或者给我们以慰藉,但时间稍长一点后它的作用就消失了。而作为一个深度阅读者来说,他需要更多的能沉淀下来的东西,需要能给他生活带来长期改变的东西,并且有勇气促成这种改变。

  希望我们都能抵达。

  (本文编辑整理自崔翔宇2016年1月9日在苏州慢书房的演讲,内容已由演讲者审阅)

 
  相关新闻:
  
 
长江年龄多大?2300多万年!
长江年龄多大?2300多万年!
南京五大蔷薇观赏地大搜罗
南京五大蔷薇观赏地大搜罗
幕府山江边将建150米高达摩像
幕府山江边将建150米高达摩像
鸡鸣寺内药师塔曾在电视剧中“扮演”雷峰塔
鸡鸣寺内药师塔曾在电视剧中“扮演”雷峰塔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本报简介| 集团导航|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版权所有:新华报业网
技术支持:江苏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报业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