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三网发布平台  >  江苏  >  江苏经济

江苏试水投贷联动破解科技型企业“融资难”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6-03-17 07:48:00
         分享到: 更多

江苏试水投贷联动破解科技型企业融资难

银行“小股权”撬动贷款“大债权”

  新华调查

  14日一早,盐城宏景机械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庞春华早早起床,再一次检查所有材料后,驱车赶往南京。下午两点,他坐在南京银行的办公室内,签下了一笔30万元风险投资和一笔2500万元贷款的合同,签下名字的那一刻,他紧绷了个把月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宏景机械是一家生产纸箱机械的公司,在业内居于顶尖水平,参与制定了行业标准,去年公司产值达到5000万元。前一段时间,该公司在某家大银行的2000万元抵押贷款到期,归还后再贷时出了问题。“大额度贷款审批权限已经上收到省行,就算能贷下来,也要一两个月。”庞春华说,可是公司业务不等人,新研发的电商纸箱机器正在进行交货前的测试。14日在南京银行签下的合同救了他的燃眉之急。

  他所签下的合同,是今年两会时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快启动投贷联动试点”提出的投贷联动。投贷联动,顾名思义,投即是投资行为,占有企业一定的股权;贷即是贷款,是一种债权行为,二者相连,就是股权与债权相结合联动融资。这种方式,尤其适合科技型企业。在以前,监管明确规定银行不能直接投资企业,只能以贷款方式支持企业。

  近几年来,为适应科技型企业的发展,市场上出现了很多风投基金。但初创型科技企业往往不是风投基金的目标客户,因为等待这类企业上市的时间太长,风投基金更希望在短期内获益。这一点,位于南京软件大道的橙红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刘义林感受颇深。2010年,刘义林从北京来到南京开设了这家以大数据平台运营服务为主要业务的企业,主要客户有可口可乐、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

  “科技型企业大多是轻资产,没有银行要求的质押物,也就断了贷款这条路。在资本市场虽然容易拿到钱,但风投基金的逐利性明确,期望短期实现高收益,迫使企业变得短视、杀鸡取卵。企业对风投真是又爱又恨。”他说,除此之外,与风投合作,在合同规定的时间内,资金可以很快到位,但是如果不在规定时间内,企业又急需钱,风投基金不会给钱。这些年,我一直在纠结到底选哪种融资方式,作为科技型企业,我偏爱的是稳健成长。

  投贷联动,探索的是在风投和贷款之外,为科技型企业的成长再铺一条新路。江苏是全国科技金融试点省份,我省南京银行、江苏银行纷纷探索投贷联动的可行性。南京银行旗下机构成立股权公司,由股权公司作为投资方,银行作为贷款方,联合起来放贷。而江苏银行则采用与政府机构、股权投资机构、上市公司合作等方式,设立了10支“投贷联动股权投资基金”。

  去年1月28日,南京银行向杭州一家科技企业发放了第一笔投贷联动业务,投资23万元,配套贷款500万元,目前该公司贷款余额已经达到3000万元,销售额突破8000万元。截至目前,该行已经与40家科技型小企业签订了投贷联动业务,带动了6亿元信贷投放。

  在南京银行小企业金融部副总经理朱华看来,这种探索对于银行自身的发展也大有裨益。“股权并不是目的,每一户企业的股权占比不足3%,更重要的是学习一种新的思维方式,银企双方可更深入地了解对方,银行也要像风投一样认真地研究一个行业、一个企业。从看当下的还款来源转变为看未来的还款来源,银行跟着企业一起成长。”他说,以前银行放贷款,很少去分批放,就是一把头放下去,到期收回来。这对于企业来说,也增加了融资成本。而现在量身定做,根据企业资金需求放贷款,大大降低了成本。

  “这笔2500万元的贷款分5笔投放,首批贷款先解燃眉之急。即便是以后急用钱也不烦了,银行贷款肯定会第一时间跟进。现在南京银行也是股东了,虽然占比不到2%,但感觉完全不一样,企业信用增加很多,无论是在竞标时的优势还是在风投基金面前的话语权都提升很多。”庞春华说。

  与庞春华感受一样,刘义林也认为南京银行的增信作用极大。他说,虽然只有70万的股权投资,在总股本中占比不足2%,但却是“点睛之笔”,意义深远。原来,去年3月份该公司进行A轮融资时,与几家风投基金在股权占比、公司估值等方面僵持不下。此时南京银行听说企业正在融资,谈判两次后决定投70万元。“真没想到,70万元变成了‘催化剂’,之前谈的几家风投基金立即让步,谈判顺利进行。”他说,最近正在进行二轮融资,风投基金追着公司要投钱。

  “不以金额小而不为,每一户的二三十万元的投资,都可以带动三五百万元的贷款。”朱华说。据了解,目前南京银行设立的1000万元基金,已经撬动了6亿元贷款,下一步将增资至2000万元。江苏银行投贷联动总规模已超30亿元,覆盖多个新兴产业领域,配套专项贷款超过350亿元,已培育上市或新三板挂牌科技型中小企业近300家。

  投贷联动业务开展一年以来,朱华也有一个担忧,从监管层面来说,对外投资要按照12.5倍进行资本折算,这也就意味着,1000万元的基金,南京银行在报表中要拿出12.5亿资金冲抵,资本消耗太大。这一点,他也希望能够尽快有政策解决。

  本报记者 赵伟莉 黄红芳

编辑:金勇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