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南京 > 南京时政 正文

南京虐童案养母称因案件被免职 企图自杀原因曝光

京华时报   2015-09-30 06:48:31
         分享到: 更多

  鉴定时间有误检方发纠违通知书

  下午2点,李征琴被带入法庭。与之前被取保时不同,她进入法庭时已戴上了戒具,法官让法警为其打开戒具后,庭审继续进行。

  9月27日、9月28日,在认定李征琴犯故意伤害罪方面,公诉方提交了《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以下简称伤情鉴定)、《关于施某某损伤程度的会诊意见》、《会议记录》等证据。

  李征琴的辩护律师王永杰、王常清表示,由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该伤情鉴定涉嫌鉴定时间虚假、鉴定人签名虚假、鉴定人数虚假等问题。

  在鉴定时间的问题上,律师指出,4月22日,公安机关曾要求李征琴签收伤情鉴定通知书,“当天是4月22日,可公安要求她倒签为4月5日”。律师指出,虽然伤情鉴定上的时间是4月5日,但是根据参与这份伤情鉴定的法医贾某的证言,其是在4月7日才开始参与鉴定的,而鉴定最终做出的时间是4月8日。律师表示,这就意味着,4月5日李征琴被刑拘时,该份伤情鉴定还没有做出,公安机关对李征琴的刑拘是违法的。

  此外,王永杰和王常清还指出,该伤情鉴定时间缺失。而前日出庭作证的法医张某也曾表示在鉴定时间上存在书写遗漏。

  对此,公诉人在法庭上回应称,针对施某某伤情鉴定的时间问题,浦口检察院已经就此向公安发出纠违通知书。

  法庭播放录音孩子想念养母

  下午的法庭上,施某某的律师许家斌当庭提交了施某某呼唤妈妈的录音,这份录音也在法庭播放。“妈妈,我好想你,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啊,你的事情处理好了吗,我不想住在表姨家,我要回家。”庭上,传出孩子想回家、想和父母一起到北京看姐姐,以及其再也不撒谎了等稚嫩的声音。

  李征琴也向法庭提交了经过法庭审查后为孩子脸部打上马赛克的照片,一共50张,李征琴一一讲解,其和施某某一起做手工、给其批改的作文、带其到海边玩等等,“那时,宝宝有着很天真的笑容。”

  李征琴的律师王永杰称,被害人生母给办案机关递交调解书,强烈要求公安机关撤销该案。另外,最高法、最高检等四部委出台的相关意见,对于家庭暴力案件,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应当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宣告无罪,“假设孩子被打成轻伤一级,但因双方和解,被害人不追究,公诉机关也不会公诉,法庭应尊重被害人的选择,依法撤销该案。”

  对此,公诉人称该案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最终,法庭驳回了王永杰的请求。

  此外,王永杰、王常清还当庭提交了取保申请书。王永杰称,李征琴只是保证其质证权,并没有企图自杀,且其情绪已经缓和,其丈夫将做起担保人,为防其高血压和心肌梗塞等疾病复发,望法庭能给予取保。

  法庭回应称,3日内将给予答复。

  称因虐童案被免职

  李征琴曾在法庭上称自己是一名记者。

  记者了解到,李征琴曾先后在某法治媒体驻地方记者站和某杂志社工作,自2010年10月至2015年5月5日,其任某报社驻江苏记者站副站长,负责该记者站的全面工作。

  2015年5月6日,李征琴被单位免职,单位为其开具任职表现是“积极完成报道任务,为人低调,待人温和”。而其同事则作证称,其责任心强,对孩子很好。

  李征琴告诉记者,自己被单位免职的原意,是因为牵扯进这起案件。她同时表示,单位领导曾表示,如果她被判无罪,可以继续回单位上班,如果自己被判有罪,将会失去工作。

原标题: 南京虐童案养母称因案件被免职 企图自杀原因曝光

编辑:王高峰、王瑶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